时尚艺术类院校为什么成了留学生们的“香饽饽 ”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时尚艺术留学竞争越激烈,中介就越疯狂

又到了一年留学申请 offer 季。

近年来,越来越多中国学生倾向于申请国外的时尚艺术类院校,进修和服装设计、艺术管理等时尚艺术相关的专业。侨外出国与百度教育联合发布的《2018 出国行业白皮书》显示,国内赴海外的时尚艺术类留学生数量已经连续 3 年以 100% 的比例翻倍大幅增长。

随着中国时尚艺术类留学生人数的飞速增长,相关的留学培训机构也开始蓬勃发展。近年来,整个时尚艺术留学中介产业链愈发复杂和多元,市场也趋于 “饱和” 状态。从最初帮助学生准备作品集,到现在组织学生参加设计大赛、服务家长,甚至在毕业后继续帮助留学生完成归国就业,中介的服务范围、商业模式正在不断拓宽。

作为时尚艺术教育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一环,留学培训中介的演变也体现出中国时尚产业(或者更大范围的创意产业)在过去数年间的极速发展。

图片来源:VCG

时尚艺术类 “海归” 热衷回国开中介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下大部分开时尚艺术类留学培训机构的也正是有着海外时尚艺术专业背景的学生。90 后女生樱子自高中起便出国留学,大学时期在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攻读服装设计后,继而进入 Celine 设计部开启了服装设计的职业生涯。

回国后,樱子发现国内的时尚设计行业仍处于早期,又看到朋友的留学中介机构正在招聘作品集指导老师,她便踏入了时尚艺术留学中介领域。然而,她看到的是这个行业的各种乱象,比如机构利用国内外的信息差赚取服务费用,但艺术课程指导环节却非常薄弱,且当时大部分的时尚艺术留学中介才刚起步,优秀院校毕业的留学生少之又少。

于是,樱子决定与另一位合伙人共同开设一家名为 “因涂” 的艺术留学中介机构,从申请计划到选择学校,再到文书申请,一对一作品集培训以及后续的留学签证和住宿问题,为学生提供一套完整的申请服务,甚至包括学成归国后的实习以及工作计划。部分语言水平较弱的学生可能还需要先从雅思、托福培训开始,至少提前 2 年准备申请。

樱子表示:“想要从事时尚艺术行业的留学生每年都在变多,相应地北京、上海等艺术留学中介机构趋于饱和状态,而这些城市的师资力量也是最强的。相比之下,杭州的艺术留学中介机构正经历 10 家每年的增长,慢慢变饱和。”

伦敦艺术大学

不断拓展的时尚留学中介产业链 

成立于 2014 年的一沙国际创意教育(下文称 “一沙”),是杭州地区较早成立的时尚艺术留学中介机构之一,目前在南京、上海和宁波也设立了分支机构。每年帮助 300 - 500 名时尚艺术类留学生申请海外院校。

虽然现在艺术留学中介的申请链路变得越来越长,且越来越细分,但一沙仍集中专注为艺术、设计、影视传媒与创意管理类专业的学生提供作品集培训和海外升学服务。通常学生需要准备 4 个作品集项目,这一切都由老师和学生一对一完成,每个项目咨询价格为 2 万元。

一沙教育公关 Rachel 透露,原本艺术类留学生在申请院校时只需准备作品集和文书作品。随着行业慢慢发展,学校对学生软性素质的要求也特别高,不仅需要交出富有创意的作品集,还得提供设计类背景的证明。这也为时尚艺术类留学中介产业链的拓展提供了机遇。除了帮助申请者准备作品集,中介也开始有机会提供额外的软性服务,帮助学生打造更加完美的简历。

以一沙为例,该机构就选择跟阿里巴巴、上海时装周等平台合作,举办产品设计大赛、服装设计大赛等设计相关的行业大赛,邀请业内设计师作为评委评选,然后让自己的学生参与其中,从而获得和时尚设计相关的经验和背景。

师资方面,艺术留学中介更愿意招聘毕业 2 - 3 年的艺术类硕士留学生,大部分以兼职教学为主,且授课时间通常安排在双休日或工作日晚间。招聘这类学生作为指导老师的主要原因是毕业 2 - 3 年的留学生更了解学校作品集的申请标准,熟悉学校的教学环境和教学风格,还可以把自身的体会分享给即将踏上留学之路的学生。

此外,一沙每年会邀请 5 - 10 名来自英国伦敦艺术大学、帕森斯艺术学院的教授,为学生授课,组织 workshop 或者提前审核,并给出修改意见。能够邀请到知名院校的教授,也开始成为体现本土留学中介的竞争力标准之一。

图片来源:VCG

仍然有人坚持 DIY 申请 

95 后女生 Yvette 毕业于帕森斯设计学院,在大学期间攻读了主攻服装设计专业,辅修了油画专业。高中出国留学的她没有求助中国的艺术留学中介,自主申请了 5 所美国的艺术类院校,最后接受帕森斯的 offer。

Yvette 说:“国外时尚艺术院校本科的申请难度并不大,一些国内学生没有途径充分了解国外的艺术类院校,只能寄希望于留学中介,而有些本身足够优秀的学生依旧依赖于留学中介,实则是寻求一个心理安慰。”

相比求助于留学中介的学生,像 Yvette 这样在美国读高中的留学生申请时能充分与艺术院校的老师提前交流,知道自己更适合哪一类学校,而中介不一定能匹配到最适合你的院校,由排名驱动申请的可能性更大。

“当时在美国上高中的时候,我把全美每所想去的学校我都亲自去过,然后跟教授面谈,直接把我的作品给他们看,会得到一些很直接的反馈,这对我的申请非常有帮助。” Yvette 说道。

回国后,Yvette 曾在一家艺术留学中介机构实习,为学生提供作品集指导,实习期间薪资在 3000 元左右。然而,她在所在机构遇见被当做作品集枪手的情况,便选择立刻中止实习。

经观察,Yvette 发现国内学生提交的作品集风格与国外学生提交的风格大相径庭,前者关注哲学、生死等相关话题,而北美地区学生更倾向于做与人权、平等、性别相关的艺术作品。而校方老师可以从作品集中一眼辨别出学生自发申请和机构帮助申请的区别,院校也存在生存压力,从而对申请适当 “放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帕森斯设计学院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中国。

帕森斯设计学院

疫情后,英国院校更加吃香了 

2020 年,一场疫情瞬间打乱了部分留学生的申请节奏。

尤其是那些拿到 offer 却无法顺利出国读书的学生,最终只能选择线上授课。而时尚艺术原本是一个实操性非常强的领域,在国内线上授课的方式无疑让他们的专业学习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而且相比普通留学生,时尚艺术学生选择出国,更大的原因是感受当地的氛围和文化,比如去美术馆、博物馆看展览,去当地著名的设计类企业实习。疫情环境下,这些学生大大减少了实操经验和吸取当地文化、感受时尚艺术氛围的机会。

一沙国际创意教育免费为学生提供了学习工位,方便学生 24 小时内随时随地来上网课。机构购置的作品集设备工具也均开放给学生使用,让他们一边上课一边操作,有一定的实操性。

据 Rachel 透露,疫情并没有削减学生去国外学时尚艺术的热情,整体的留学生数量有增无减。近期因美国与中国的政治局势比较严峻,部分学生在申请院校时,会更倾向于申请欧洲和亚洲国家,比如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其中,日本和韩国的留学生申请数量呈上升趋势。

“美国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去年英国方向的留学申请变得比较热门,大概有 80% 的人会选择英国,首先英国学制比较短,费用少成本低,其次英国的艺术类院校较多,选择相对多一些。也有学生选择美国和日本,或者美国和英国一起申请的情况,拿到结果之后再根据当下的政策情况决定去哪里。” Rachel 说。

相比学生,家长是更需要安抚的一个群体。对于家长来说,他们最担心出国后的安全问题。一沙国际创意教育机构通过每周开设线上直播交流的方式,提供一些客观的分析和建议,希望家长不要过于情绪化。部分家长和学生处于观望状态,最终选择 GAP 实习一年,等疫情稳定后再出国。

专业选择方面,服装设计、建筑设计和交互设计成为较为热门的专业。小部分学生选择申请音乐、电影相关的艺术类专业。

Central Saint Martins

中国创意产业大爆发下的时尚艺术就业前景 

Rachel 向 Vogue Business 分享了一个跨专业的学员案例。一位本科在浙江大学攻读食品工程专业的学生 Alex,因热爱音乐,曾在大学时期组建过一支名为 “气球人” 的乐队,还发表过音乐专辑。他一直怀揣着一个音乐梦,然而父母帮他决定了专业的选择。为了从事音乐类的工作,Alex 在 2015 年顺利跨专业申请到了纽约大学音乐制作的硕士专业,如今在字节跳动从事音乐制作相关工作。

事实上,家长们正在逐渐适应孩子学习时尚和艺术这件事,令他们较为担心的仍旧是学成归国后的就业问题,认为学习时尚艺术难以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然而随着创意驱动型产业的爆发,无论是大型公司还是独立设计师团队对有着艺术留学背景的学生仍是拥抱态度。

为了减轻家长和学生的顾虑,部分艺术留学中介会为学生提供实习、工作方面的推荐服务。一沙早在 2015 年成立了 “未来设计师计划”,主要于国内各大设计行业推荐合适的人才,帮助留学生解决回国就业断层的情况。

“随着时尚艺术留学生越来越多,中国的设计逐渐跟国外接轨了。而且去年疫情情况下,国外没办法办秀,上海时装周却没有停下来。其实国内时尚行业对设计师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的,国内一些本科院校也开设了服装专业,所以对整个时尚设计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 Rachel 说。

(文字、图片来源Vogue Business,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