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吃的广东人到底吃什么?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广东人什么都吃」其实是千年饮食文化传承下来的见证

广州人爱吃也懂吃,早起来个广式早茶一盅两件,潮汕牛肉火锅的牛肉要涮多久,大沙地街边哪家牛腩煲更地道,员村和文明路哪家糖水店才叫老字号,多少人特地坐高铁打飞的,只为领略「食在广州」的精髓。

什么都吃的广东人到底吃什么?

当一名广东人坦言,自己不吃某种食物时,大概率会迎来旁人惊诧的目光。

大意是:「居然也有你广东人下不了口的东西」,就像看到吸血鬼说「本人晕血」一样不可思议。

广东人就应该什么都吃,这甚至已经被视作一种常识,一种「内心的默认」。仿佛世间万物在广东人眼里,皆是食物。

别人看《动物世界》是《动物世界》,广东人看《动物世界》就是看《舌尖上的世界》。

别人听到机器人餐厅,会想:「嚯,机器人做菜好吃吗?」;而广东人听到机器人餐厅,第一反应是:「咩话?机器人都可以入餸吗?」

一句说完就觉得,别人都是关心鸟飞得高不高,而广东人只关心这鸟该炖汤还是红烧。

斩料

没有一只家禽可以活着离开广州

广州人总是开玩笑说:没有一只鸡可以活着离开广州。

烧腊可以很平民。从天河到荔湾,在每个肉菜市场都能觅得几家烧腊铺子。在学校或者公司饭堂,烧腊档口前肯定大排长龙。

烧腊也能很高端。不论你参加何种宴会,传菜员递出的第一盘绝对是各种烧腊拼盘。

整个广东的烧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远在唐朝之前,当时岭南地区的人们便在京都腊味基础上,创制了具有地方特色的腊味,但是风格尚未定型。

唐宋时期,当时到广东传经和经商的印度人和阿拉伯人带来了灌肠食品,广州的厨师将灌肠制作工艺与岭南腌制腊味的方法相融合,做出了后来我们吃到的广式腊味。

许多初来广州的人都是在港式茶餐厅里初次见到烧腊。广式烧腊其实分为烧味类、卤味类、腊味类三种。

烧味类有:乳猪、烧鹅、烧鸭、乳鸽、叉烧等。用蜜汁的酱汁腌制过后,再放到炉里烤,口味略甜。

一般港式茶餐厅里一到餐点常会供应三宝饭。三宝就是三种烧味,通常是叉烧、红肠、豉油鸡各两三件,再配上半颗咸蛋和少量蔬菜。

平时看港剧,总会听到一句话:“今晚斩料,加餸!”翻成普通话就是今天晚上去烧腊店,买烧腊回家改善伙食。因为在父辈年轻时代,肉类矜贵,普通家庭只能在逢年过节或者家中办喜事才能买上一份烧腊回家。

尤其是农历新年之前,街上的烧腊档口都排着队,每个人都喜滋滋地都等着斩料回家吃团圆饭。

广东人什么都吃但前提必须“有啖靓汤”!

岭南之地,暑湿所居,粤人笃信汤有清热去火之效,以至于饮食中不可无汤。

宁可食无菜,不可食无汤,用来形容广东人喜爱喝汤的饮食文化再合适不过,而在广州,人与食物的美好缔结从一碗汤开始,吃饭之前,一碗清润甘甜的老火汤下肚,味觉才能最先被唤醒。

老火靓汤

深深扎根于广州人的心里

坚信药食同源的广州人,用一罐老火汤把相生相克的药材结合得无比精妙,放眼全国,也许只有在广州的菜市场里,才能买到瓜果鱼肉的同时也能买到各式药材,罗汉果、陈皮、虫草,这些本应出现在老中医药箱里的名字,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酱油铺隔壁的汤料摊上。

但对于广州人来说,这些药材却一点也不陌生,在煲汤大陶罐的文火威严下,每一种神秘兮兮的药材最终都会变成汤渣,香气和药性早已在汤水里散开,汤色透亮,喝上一口甘甜无比,每一颗味蕾和细胞配合着拍手叫好,今天又健康了一点。

无论春夏秋冬,热衷以食物养生的广州人,总能找到最适合的汤来对抗变幻莫测的岭南气候。

比如说近来回南天潮气厚重,衣服晒不干事小,体内聚湿浑身酸痛才事大,自家门前的木棉花树可不是仅供观赏而已啊,木棉花1朵、瘦肉适量、白扁豆适量、茯苓适量、荷包豆适量、蜜枣1颗,一碗木棉花祛湿汤最适合不过了。

对于广州人来说,老火汤更多代表了家的味道,每一户岭南人家都有一套老火汤料的配搭,提起老火汤,广州人总是先想起家人,其次才是汤的功效和口味。

无论工作有多忙碌,无论怎样嫌麻烦,都要在周末的傍晚挣扎着冲进菜市场,煲一碗汤水鲜美、汤色清凉的老火靓汤,滚烫着喝下一口的瞬间,积郁了一整个星期的疲惫烦闷,都溶解在甘甜的汤水中。

时常也会好奇,一件事到底历经多久才能沉淀成传统,老火汤又在时间里涤荡了多少年,滚沸了多少次才历久弥新。但毋庸置疑的是,老火汤早已经深深扎根于广州人的心里、碗里,一直经久不衰地包裹着家庭的意蕴,并一直传承下去。

(文字、图片来源广东新华阅读会,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