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里窗外 让艺术融入生活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您有一份春天速递,请开窗签收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说:“我们透过一扇窗户与外界沟通。” 近日您是否有了更多的机会,从寓所或办公室的窗里外望,于早已熟悉的风景中捕获不同的心境?现如今这一特殊时期,似乎世人皆在尝试面对新的现实,新的挑战与机遇。

现在,就请随佳士得一起探索昔日的中西方艺术大师们如何表达其透过窗户对外界的感受,以及偶尔的遗世独立感。同时,我们亦诚邀您参与“与佳士得一同创造艺术”的线上互动,让艺术融入生活,让创意造就美好。

《柏灵顿荒地》

卢西安‧佛洛伊德

卢西安‧佛洛伊德(1922-2011)《柏灵顿荒地》,油彩 画布,71.1 x 71.1 cm,1970年作。2014年11月12日在佳士得纽约以7,781,000美元成交。©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Bridgeman Images

卢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的父亲恩斯特‧佛洛伊德(Ernst L. Freud)是一名建筑师,也是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第四个儿子。其父于1970年逝世后,佛洛伊德开始绘画排屋和工厂,并在同年创作了《柏灵顿荒地》(Waste Ground,Paddington),以他一贯创作裸体画和肖像画的手法,用审视的目光仔细描绘画室窗外的垃圾堆。

佛洛伊德其后忆述:“当我透过屋后窗子向外望时,发现越来越多人搬走了,窗外变得越来越空旷。” 随后两年中,他在这些看似平凡的伤感景观中得到慰藉。

《落地窗前的小狗》

皮埃‧波纳尔

皮埃‧波纳尔(1867-1947)《落地窗前的小狗》,油彩 画布,107.3 x 63.2 cm.,1927年作。2017年11月13日在佳士得纽约以4,212,500美元成交

皮埃‧波纳尔(Pierre Bonnard)在他人生的最后二十年里,每天都与妻子马莎(Marthe)在寓所二楼的小客厅里共进早餐和午餐,从那里可以俯瞰戛纳海湾的景色。二人于1926年买下这栋小树丛别墅(Le Bosquet)时,波纳尔已年近六十,翌年便创作了《落地窗前的小狗》(Laporte-fenêtre avec chien)这幅画作。

这栋简朴小屋可谓波纳尔晚年最主要的灵感来源,他的侄孙米歇尔‧特拉斯(Michel Terrasse)曾表示,波纳尔以饭厅为题创作了59幅作品、以客厅为题创作了21幅作品、以浴室为题创作15幅作品,还以睡房为题创作6幅作品。

《雨天下午的新桥,系列一》

卡密尔‧毕沙罗

卡密尔‧毕沙罗(1830-1903)《雨天下午的新桥,系列一》,油彩 画布,81.2 x 65.4 cm.,1901年作。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纽约以6,517,500美元成交

1900年12月,卡密尔‧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搬到巴黎太子广场28号二楼,透过公寓窗户,能看到塞纳-马恩省河最古老的桥梁即新桥(Pont-Neuf)。之后三年间,他于公寓窗前,以新桥为主题创作了13幅画作,分别描绘新桥在阴晴、雨雪、霜雾时的风景,其中即包括了这幅《雨天下午的新桥,系列一》(Le Pont-Neuf, après-midide pluie, 1re série)。

毕沙罗曾如此形容这一景观:“这是一个精致迷人的题材。搬到巴黎后,我可以在窗前无间断地工作。” 

《奥斯曼大道阳台上的男人》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1848-1893)《奥斯曼大道阳台上的男人》,油彩 画布,116.5 x 89.5cm.,1880年作。2000年5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以14,306,000美元成交

阳台是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最钟爱的主题之一,亦代表了十九世纪巴黎中产阶级的生活,因为那时只有富人才能站在阳台欣赏街景,炫耀身份。卡耶博特曾这样写道:“我们透过一扇窗户与外界沟通。” 

在《奥斯曼大道阳台上的男人》(L’Homme au balcon,boulevard Haussmann)中,他描绘由自己的公寓向外望的风景,以细腻笔触呈现公寓阳台栏杆和顶篷设计,并以同样手法处理对面的房屋。

《汉普斯特德路的窗外风景》

史宾沙‧佛德列克‧戈尔

史宾沙‧佛德列克‧戈尔(1878-1914)《汉普斯特路的窗外风景》,油彩 画布,35.5 x 25.4 cm.,1911年作。2008年6月18日在佳士得伦敦以115,250英镑成交

《汉普斯特德路的窗外风景》(From a Window in the Hampstead Road)描绘汉普斯特德路和拉特兰街,一名女佣在擦洗通往医生诊室的阶梯。

史宾沙‧佛德列克‧戈尔(Spencer Frederick Gore)于1911年夏天暂住在艺术家华特‧席格(Walter Sickert)位于伦敦北部卡姆登的家里,期间创作了这幅画作。这次短住亦令戈尔深受启发,一年后更决定搬到这里。

《威尼斯窗外风景》

克里斯托弗‧内文森

克里斯托弗‧内文森A.R.A.(1889-1946)《威尼斯窗外风景》,油彩 画布,64.8 x 77.4 cm.,1934年作。2013年11月20日在佳士得伦敦以100,900英镑成交

1930年代,克里斯托弗‧内文森(C.R.W. Nevinson)摒弃其创作生涯早期和战争时期的抽象风格,改为以更写实传统的方式绘画。他于1934年在威尼斯泻湖岛屿朱代卡岛旅行时创作了《威尼斯窗外风景》(From a Venetian),描绘睡房窗景。

内文森曾表示:“(威尼斯)是启发我成为艺术家的第一个地方,也可能是最后一个。” 回想起那次旅行,他声称:“虽然我疾病缠身,但还是决定前往,并在那里完成一些我人生中最出色的作品。”

《Andromeda Galaxy Hights》

奈良美智与杉户洋

奈良美智(1959年生);及杉户洋(1970年生)《Andromeda Galaxy Hights》,压克力 画布,55 x 50 cm.,2004年作。估价:港元 2,000,000 - 3,000,000。2019年5月26日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拍卖中以5,045,000港元成交

《Andromeda Galaxy Hights》是奈良美智与杉户洋合作之初的创作,描绘了《绿野仙踪》里的桃乐丝邀请观者一同前往奇妙的宇宙,充满着象征宇宙之丰富广博的图案,完美地融合了奈良美智和杉户洋的视觉元素和象征语汇。

在此作中,小女孩的头部成为了一个有着充沛的能量与灵感的家园,每一扇门和窗户,都是人们记忆与情绪的重要象征。该作有着丰富而充沛的视觉语言和情感表现,个体的焦虑和幸福、人性的奇妙和复杂都被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浅草田甫酉之町诣》

歌川广重

歌川广重(1797-1858)《浅草田甫酉之町诣》,出自《名所江户百景》,彩色木版画,大判纵绘:35.8 x 24.5 cm.,34.6 x 22.9 cm.。2014年3月18日在佳士得纽约以40,000美元成交

此版画来自歌川广重最后的杰作《名所江户百景》,描绘十九世纪江户城(现东京)的名胜古迹和文化节日。画作描绘一家妓院二楼的窗前,一件艺妓的衣服随意地放在前景中,一只猫正望向浅草稻田上盛大的公鸡节巡游。

《溪岸人家》

吴冠中

吴冠中(1919-2010)《溪岸人家》,设色纸本 镜框,51 x 40 cm.。2019年11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以4,325,000港元成交

此作描绘了透过竹林远眺,溪岸边的人家于静谧中安静祥和的景色。吴冠中作为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中西合璧的一代先驱人物,受到早年于法国留学的影响,其作品风格中既有西方油画的色彩与构图,也有中国水墨传统中的轻灵与变化。

《西湖城隍山》

李可染

李可染(1907-1989)《西湖城隍山》,设色纸本 镜框,45.2 x 40.7 cm.。2019年5月28日在佳士得香港以4,685,000港元成交

1950年代,李可染致力于变革中国画的写生之中,走遍南北各地写生作画,探索出有系统而完整的对景写生、对景创作经验;也是在这个年代创作出许多描绘城市街景生活的惬意之作。《西湖城隍山》即是这样一幅描绘江南春天的画作,举目望去,绿树成荫,人们闲适地步于山间小径。

《明亮房间窗边坐着的艺术家妻子》

卡尔‧维尔姆‧霍尔索

卡尔‧维尔姆‧霍尔索(1863-1935)《明亮房间窗边坐着的艺术家妻子》,油彩 画布,81.9 x 90.2 cm.。2015年10月28日在佳士得纽约以167,000美元成交

与同辈画家维尔姆‧哈莫修依(Vilhelm Hammershøi)一样,丹麦画家卡尔‧维尔姆‧霍尔索(Carl Vilhelm Holsøe)亦以描绘简约宁静的室内场景著称,透现反思和隽永的意味。不同的是,哈莫修依经常以关上的窗户象征与世隔绝,而霍尔索则相反,在这幅《明亮房间窗边坐着的艺术家妻子》(The Artist’s Wife Sitting at a Window in a Sunlit Room)中,绘有一道打开的门,将自然风光引入室内,让观者看到阳光普照的花园。

《田野里犁地的农夫子》

文森特‧梵高

文森特·梵高(1853-1890)《田野里犁地的农夫》,油彩 画布。50.3 x 64.9 cm.,1889年作。2017年11月13日在佳士得纽约以81,312,500美元成交

在1889至1890年接近一年的时间里,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在法国南部亚尔附近的圣保罗疗养院休养,每天透过房内唯一一扇窗户看到这片景色。1889年8月底,他开始创作《田野里犁地的农夫》(Laboureur dans un champ),仅仅花了数天便完成此画,这对他来说是极大的进展,因为他在精神崩溃后已有六个星期没有执笔绘画。

梵高在9月2日致弟弟西奥(Theo)的信里解释道:“昨天我开始再次绘画,画一些我在窗外看到的景物。绘画比其他事情更能分散我的注意力,如果我能再次全情投入创作,可能是最佳的治疗方法。”

《巴黎街道(为亨利·伯恩斯坦而作的挂屏:第二组,文蒂米利亚广场)》

爱德华‧维亚尔

爱德华‧维亚尔(1868-1940)《巴黎街道(为亨利·伯恩斯坦而作的挂屏:第二组,文蒂米利亚广场)》 。水胶漆颜料碳笔纸本、裱于木板,200 x 49.6 cm.。2018年5月8日在佳士得纽约以3,852,500美元成交

剧作家亨利‧伯恩斯坦(Henry Bernstein)委托爱德华‧维亚尔(Edouard Vuillard)创作四幅作品,于是艺术家在自己位于蒙马特边陲的四楼公寓中,绘下邻居充满活力的日常生活。维亚尔在此组作品完成后五年中,不断以公寓窗外的公园风景为题绘下多幅画作。

其中两幅画作现藏于纽约所罗门‧古根汉美术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另外两幅《巴黎街道(为亨利·伯恩斯坦而作的挂屏:第二组,文蒂米利亚广场)》(Les rues de Paris, panneaux pour HenryBernstein: Seconde série, La Place Vintimille)则在2018年5月8日佳士得纽约举行的佩吉及戴维‧洛克菲勒夫妇珍藏(The Collection of Peggy and David Rockefeller)拍卖中亮相。

(图片来源佳士得,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