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空山基 你究竟想看什么?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既非女神崇拜也非男性幻想,而是人类的副本。——“空山基:大都会”

空山基 《无题》 1982 绘画板丙烯

上海夏季有一个展览赢得了非常多的关注,就是昊美术馆的“空山基:大都会”,展览6月开幕,将延续至11月底。作为空山基在中国的首次大型机构个展,本次展览展出了艺术家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至今的创作,包括绘画、雕塑、装置,以及近年来最新的作品。

空山基是谁?他是日本最著名的插画家。1969年艺术学院毕业后,进入广告公司工作,《星球大战》上映之后引起机器人热潮,空山基受到商业委托,于1978年创造出了女性机器人——机械姬 (Sexy Robot)的形象。之后空山基延续这个形象的探索,不停发展自己的绘画和展现技巧,形成一种独特的金属质感美学,并且延展至生物领域,在1999年与索尼合作,创造了全球首个电子机械狗“AIBO”,后者在2001年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永久收藏。他的机械姬也变身为实体雕塑,在展览和公共空间频繁出现。

一进入昊美术馆,我们就面临一座5.88米高的机械姬雕塑,这个巨大的机器人女性形象,泛着金属光泽,微微展开双臂,如同未来要飞升的女神。之后展览进入第一个板块“机器人化的生物”,里面包括空山基的恐龙绘画和恐龙机器形象,机器人化的生物是空山基一直以来的兴趣和题材。

在恐龙雕塑旁边,可以第一次亲眼看到空山基的绘画,给我留下了如同电脑绘制一般的精细印象。细节真实,题材又颇超现实主义,色彩的晕染过渡自然完美,这是一双绘画匠人之手的作品啊!

后来看到空山基绘画的纪录片,果不其然,艺术家用铅笔、丙烯和喷枪笔创作出一幅幅如此生动的作品,其中有无数的细节。虽然以上世纪出现的海报女郎为主要的起步灵感,空山基对机器化的生物的描绘确是自己独立摸索出来的。1983年出版的机械姬的第一本画册惊艳了众人——金属表面的光滑、柔软却无法滲入的质感。关于这一点,他提到:“我没有助手,也没有导师。”而他的精细的绘画技巧,手绘的匠心精神,也同样表现在后来的雕塑作品中,透露出一种独特的手作的复古感。

所以在展览中,无论是我们看到的数个机械姬的雕塑,还是在最后一个空间里的镜面反射效果,我都特别注意到,由玻璃纤维增强塑料、铁、铝、树脂等材料构成的雕塑本身处理的细致,以及镜屋表现的取巧之完美,可以说,精细的手工感和凭借人的巧思达到的幻觉,比起今天大部分的声光电沉浸式体验而言,具有更强的复古未来主义,在怀旧的同时,让人产生时空的无限之感。

但是在空山基傲人的绘画技术背后,最为核心的仍然是他塑造出的系列机器人女性的形象。展览将空山基与大都会列为并列标题,正是提供这个形象解读的核心密码:大都会指德国导演弗里茨·朗1927年的电影《大都会》,而空山基的机械姬形象,受到《大都会》中女机器人形象的影响。在展览现场,我们还可以看到空山基对《大都会》致敬的绘画。

空山基 《机械姬》 真人尺寸站立模型 2015 玻璃纤维增强塑料,铁,LED霓虹灯

在《大都会》中,统治者委托科学家制作出一个圣母玛利亚的翻版机器人,但是这个机器人却成为破坏整个机器世界的导火索。电影历史中第一次出现女性机器人诞生的桥段,而这个机器人角色,在这里既为人所造,又不受控制,既挑起欲望,又催生邪恶。

展览中机械姬绘画和雕塑的亮相被放置在灵感来自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的场景空间,亮洁无比,室内装饰却相对复古。在这个虚构的环境中,机械姬雕塑或坐或站,表现出撩人的姿势,但是她们的表情却如同泛着合金光芒的金属表面一般,并无投射任何的情感,在墙面背景上,陈列着空山基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绘画作品,他的成名的丙烯加喷枪的手绘系列,以及用这种手法表现的各种机械女性形象。

在这里我们不仅想象,这些有着几近完美的身材和战胜肉身的机械构成的性感女性,她们究竟是新时代的女神,还是男性幻想的某种投射?我个人觉得两者都不是。如果说女神崇拜来自于原始母系社会人类对繁衍和生存的希望寄予,那些裸体女神类似图腾一样可以保佑后人;而男性幻想投射下的女性,则完全是某种视角下的产物,供人异化对象和消费对象。

而空山基的作品则呈现出一种更为复杂的关系。于私而言,这一系列诱人的形象必定是艺术家本人欣赏和喜爱的,他通过机器人的外表来探索裸体,也毫不避讳他的喜好,他曾说“想象一下一个冰冷的机械美人对你一笑时的感受”,似乎所有男性对女性的夸大的幻想在这里都会得到某个瞬间的满足。

说到海报女郎,这个绘画形式也许可以追溯到慕夏的平面作品。随着《花花公子》等杂志和商业消费社会的发展,一个或者甜美性感,或者蛇蝎美艳的女性形象,总能刺激眼球和消费,带来一种独特的美感,标志形象就是1953年出现在《花花公子》上的玛丽莲·梦露。空山基在1982年也绘制了玛丽莲·梦露版本的机械姬。

女性的自我审视则从来并非简单的性感,如果我们看女性艺术家的自画像,我们就知道,女性把自己的躯体自由地呈现在镜头前,带有一种狡猾的目的,要么通过姿势,要么通过眼神,对观看者进行挑衅和质疑,你们究竟看到了什么?你们又想从我这里看到什么?观看的人总会感受到那么一丝丝难堪。

而空山基的绘画似乎缺失了某种性别反思的挑衅,置换以对未知物的复杂迷惘,女性似乎变成了第三类人,她们远离于人类,但又臣服于艺术家。她们几乎完美,但是并非完满,她们总是让我们想到外太空,以及我们幻想又恐惧的一切,在这一点上,如同《大都会》中揭示的,她们不具备人类的灵魂,只是女性形象的副本。

这种感受在最后的镜屋般《机械姬-悬浮》装置中得到了完美体现。总共只有4件雕塑作品,因为镜面反射变成了无数个,这个黑屋子非常适合迷失在其中,分不清真假而困惑,就像在电影《上海小姐》中,女主角逃入一片镜子的空间,变成了无数个分身。不过在这里,轮到我们自己迷失,如何逃避成为副本,可能并非疯狂自拍可以解决。

(原标题:空山基的机械姬:女人还是女神?文字、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