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累了?来深呼“锡”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趁年轻,你选择哪座城市奋斗?”这个问题的答案,放在十几年前,大约还是“北上广深”,近四五年,杭州、成都、武汉、郑州......这批“新一线”城市早已攀上年轻人才更为青睐的城市名单前列。那么,再往后呢?当人们意识到那些经济排名榜上前列的城市并不能完全覆盖对美好未来的想象,当生活的质感与内心的充盈逐渐成为如今这个时代更为珍贵的存在——经历过“逃离北上广”, 经历着“后疫情时代”的年轻人们,如今在选择一座生活的城市时,早已在内心建立了新的标准。

图 | 梁溪山羊

上个月,华尔街日报发布了一篇题为《无锡缘何成为中国年轻人才的新磁极》的文章,讲述了几位青年人才选择无锡工作的故事,引起近二百家海外媒体转载。在城市竞争的舞台上,向来不止一个主角,但这篇文章似乎是个小小的信号,看未来十年,我们不妨大胆地预言:下一个时代,或许可以看看无锡。

无锡的“锡”引力

与其说“可以看看无锡”,不如说无锡从未离开过人们的视野。作为长三角中心城市之一,无锡东临苏州,西接常州,南濒太湖,北依长江,自宋元始,就已有繁荣之姿,开放之态,不仅是鱼米之乡,还兼具百业,到近代更是动辄与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同台较量,可谓通江达海,兼济天下,“太湖明珠”是也。

图 | 梁溪山羊

江南之地,大多都是如此,既有温柔富贵的面子,也有强经济作为骨骼,把里子撑住。在这方面,即使四周“高手如云”,无锡也丝毫不惧:2020年无锡人均GDP为16.58万元,排名全国第1,把北上广深也甩在了后头。从总量上看,无锡GDP达1.2万亿,排名江苏第3,在全国地级市中排名第2,仅次于苏州。这个成绩,不可谓不亮眼。作为中国近代工业发源地之一,无锡是有些“老资格”在的。比如曾经面粉业、纺织业的兴盛,乃至之后全国最大的乡镇工业集群在无锡渐渐形成,经济总量曾连续14年居全国之首,也由此孕育出华西集团、红豆集团、海澜集团等大企业集团。

图 | 汤S同学

但无锡不是“啃老族”,时代的潮头在哪儿,无锡就望着哪儿,没退缩过。千禧年初,总投资20亿美元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项目落户无锡,使无锡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高地之一,是中国第二个集成电路产业超千亿级产值的城市,物联网产业营收约占全国的1/4。长三角如果是个班级,那么在许多学科上,无锡都算得上是个“尖子生”。2020年,无锡科技进步贡献率以66%的成绩位居江苏省第一,这已经是无锡连续八年拿下这个冠军了。除此之外,生物医药、物联网等高新行业也稳中带升,即使在疫情冲击之下,无锡还在坚定地投入着资金物力,这种毅力与决心,确实不是谁都有。

图 | 梁溪山羊

无锡当然也吃过苦头。比如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湖水污染直接导致当地居民用水困难,用无锡人自己的话说,“无锡几乎是以一种剔骨刮髓的决心”,全部拆除或迁移了太湖沿线的化工企业。那是一段困难而迷茫的瓶颈期,任何一项积极的探索都有可能遭受到现实严苛的考验,但就像人一样,似乎总是要遇到些困难,才有机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要往哪里走。我们被无锡吸引,似乎也是因为无锡具有这样立体而生动的“人格魅力”——如同一位出自书香世家温文尔雅的公子,有良好的家境与学识,一路跌跌撞撞成长,经历过时代变迁,经历过打击伤痛,但心中仍有不熄灭的理想,有一定要去的远方。

图 | 汤S同学

“家里”有底子,心里有着落

无锡这种骨子里的“温文尔雅”,换一个词来形容,大约就是“内秀”。放以前,内秀的性格或许是无锡发展的一块短板,但在如今网红经济盛行的年代,无锡的这种内秀就显得尤为动人可爱。这也是当代年轻人颇为看中的一点。与上一代不同的是,这一代人与互联网一同成长起来,视野宽广,对自身的身份归属感很强,加上物质生活普遍提升,也更有余力寻求文化认同。所以,当选择一座城市生活的时候,他们会考虑这座城市是否有足够的文化底蕴,未来的精神生活是否有去处,有着落。

图 | 汤S同学

而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江南,既充盈着古老悠然的旧梦,又写满了风云世界的繁华,永远昂扬,永远尽兴,永远骚动着人的心。无锡,当然是将将好,恰恰灵的江南水乡。无锡头枕太湖,包孕吴越,是吴文化的发源地。古运河穿城而过,如同一条纽带,串联城中大小河流三千余条,汇聚出的是东林书院的经世致用,是钱氏家族的一门七院士,还有那些文化长河中熠熠生辉的明珠:东晋画《洛神赋图》的顾恺之、慨叹“粒粒皆辛苦”的李绅、“元四家”中的倪瓒,一曲《二泉映月》催人泪下的阿炳,“二胡鼻祖”刘天华,俱是无锡人。

图 | 汤S同学

传统文化爱好者或许知道,无锡博物院的古代书画收藏非常丰富,这也许算是无锡“内秀”的另外一个证据。别的不说,一个地级市能拿出“博物院”,光这级别已能显示出“家底丰厚”。而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几乎是个“冷知识”:无锡博物院是官方认证的中国八大书画收藏博物馆之一,馆内收藏宋元书画十余幅,超过了大部分省级博物馆。明清书画更是序列完整,吴门四家、清初四僧、四王吴恽、扬州八怪……尤其是文征明及其家族的书画,其丰富程度,即使单开个展也是绰绰有余。有这等家底,想来郭沫若先生说无锡是“太湖佳绝处”,绝不是单指太湖风光啊。

图 | 汤S同学

走到近代,要触摸无锡的温度,就要去中山路与解放环路组成的“龟背城”,那是无锡的老城区,也是无锡的原点。那里,生长出无锡第一家电影院,第一条公交游览客线,第一条柏油马路,第一个城市花园,还有第一座图书馆。那儿曾是个钟楼,每到整点,楼中自鸣钟发出的悠扬钟声,几乎响彻全城。那是无锡城的呼吸,与老无锡人的脉搏同频。坐落在锡山的龙光塔,日夜守望着它的城市。那是无锡风光画龙点睛之塔,也是无锡人心里不可转移的,家的坐标。往东南方向走一走,就走到南禅寺了。古运河与环城河在此交汇,沿着南长街,再次汇入京杭大运河。这里原来没有步行街,商圈是眼见着慢慢发展起来的,如今也一派霓虹璀璨。站在城南遥望无锡,似乎能穿越回旧时光,想象一艘艘印着“嘉兴”“湖州”“常州”的商船在此经过,停留,满载着商货离开,再满载着期待回来。

图 | 梁溪山羊

无锡的文化,是水汽淋漓的鲜活,也是岁月不移的沉稳。那烟雨江南的古巷,与高耸插云的楼宇生长在一起,有旧,亦有新,新与旧层层叠叠,浸润在街巷故里,浸润了人家心田。能感受到温度和过往的城市,或许更能让人感到精神有所依托,对生活的想象有处落脚吧。

要城市建设,也要人间烟火

当代年轻人对定居城市的想象中,还有一点,也是无锡的优势所在。那就是舒缓的城市节奏。

图 | 梁溪山羊

无锡很小,面积在江苏只能排倒数第三,连北京三分之一都不到,曾有无锡人吐槽,“无锡哪里算得上城市,简直就是个公园!”这话几年前听,或许还算得一句“嫌弃”,若是现在再听,却有股“凡尔赛”的意味出来了。且不管有多少权威榜单把无锡列为内地宜居城市第一名,就看看当今在所谓的“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抱怨吧:“如果你住通州,你的对象住海淀,那你就相当于谈了个异地恋。”“在杭州没日没夜工作快五年,只有刚来的那周去了趟西湖。”“想过一种跟朋友约吃饭喝酒不必提前一天约的日子,已经是一种妄想了。”“你们外地人想象的成都是快乐的,但成都也开始慢慢的不快乐了。”

图 | 汤S同学

当“内卷”“躺平”诸如此类的网红词汇在一线城市大量“繁殖”,当年轻人被飞快的城市速度裹挟,感到迷茫,当我们感叹“附近的消失”,遗憾生活中烟火气难寻时,某乎上一个“如何评价无锡这座城市”的问答里,却是另外一番面貌:“真的觉得无锡超级舒服,住太湖新城,附近5公里有三个湿地公园,2个还算过得去的商圈,日子很悠闲,很舒服。虽然没有一线城市那么多高薪岗位,但真的很宜居。”“只要你能找到还不错的工作,来无锡生活不要太舒服。用上海天涯海角,南京普通地段的价格,可以在无锡太湖新城买个不错的房子,每天生活就在山和太湖蠡湖以及未来各种高大上的购物中心和写字楼间穿梭,关键是这种生活还一点儿不贵。”“无锡的生活成本和长三角的其他城市来比较的话也许不是最低的,但是是性价比最高的,对于现在各地都大力支持的创业,无锡有很多优惠政策,尤其对于女性和应届毕业生,小到比如住房补贴这类的也有详细的政策,真的很绝了。”

图 | 汤S同学

或许,在无锡,我们可以尝试拥有这样一种生活:

工作日的清晨,早起,捧着辘辘饥肠去家附近的菜市场要一碗开洋馄饨,冒着热气端上来,先迫不及待啜一口汤,那鲜甜,足以唤醒灵魂。周末,如果有闲心,可以去爬爬惠山,去二茅峰上喝杯热茶,舒展舒展筋骨,山景阅遍了,就溜达着下山,去古镇喝一碗豆腐花,或者去忆秦园要屉小笼,慢慢吃。如果喜欢热闹,无聊时就逛逛南长街,那是无锡的“平江路”和“南锣鼓巷”,即使在清明桥上看看夜景,看看来往的游船,也很舒畅。如果喜静,那么可以去免费开放的博物馆,图书馆,充实地呆上一天,或是看看最近大剧院是否有新戏上演,换一身正式的衣服赴一场文化的宴,也是属于平淡生活里小小的仪式感。

图 | 梁溪山羊

所有关于理想生活的描绘,也许有人会说“无锡也不是全然这个样子的”,是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无锡有这样的期待,认为它有这样的潜力,在未来担当起理想城市的风向标。当我们说,下一个时代或许可以是“无锡时代”的时候,其实我们在表达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渴望。越来越多的人在思考,除了北上广深,除了没日没夜的拼命,除了不断地“内卷”,我们是否也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更具体、更舒缓、更有温度的生活。与其说我们“认为”下一个时代要看无锡,不如说我们“希望”那个城市可以是无锡。如果可以,我们希望那个城市不仅可以是无锡,还可以是贵阳,是青岛,是宁波、泉州、哈尔滨、昆明、厦门......可以是我们每个人的家乡,是我们热爱的城市。

图 | 梁溪山羊

归根结底,我们希望的是,下一个时代能够承接我们理想生活的城市,可以是一个舒服的,惬意的,进一步可以入喧嚣成林,为梦想打拼,退一步又可归静谧山水,让内心自在的地方。拭目以待,期待无锡!

(原标题:无锡时代。图片及文字来源于谁最中国和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