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马到墨西哥城 5个新展线上展出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五个必看的蓝筹画廊线上展览

Frida Orupabo, installation view 

of ""12 self portraits"" at Sant'

Andrea de Scaphis, 2020.

Photo by Roberto Apa.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vin Brown's

Enterprise, New York/Rome.

作为 Artsy #ArtKeepsGoing 活动的一部分,我们发掘那些因画廊空间关闭而受波及的展览。每周,我们将介绍五个你可以通过 Artsy 平台在线观看的展览——通过艺术家或 Artsy 作者们的视角。此次,从罗马到墨西哥城,我们选取了五个蓝筹画廊的新展。

玛玛·安德森

卓纳画廊,纽约

Mamma Andersson,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Lost Paradise"" at 

David Zwirner, New York, 2020.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玛玛·安德森在卓纳画廊展出的新画作让人浸入到自身的孤独里。2019年的作品《Solo》中,那匹马正像是当下的我们每个人:弱小、形单影只、保持社交距离。它凝视着广阔的沙漠,棕色的草和深绿色的灌木斑斑点点。对艺术家来说,油画棒和丙烯是相对陌生的材质,她早期的作品更习惯用调色板。通过工具的转换,艺术家得以让感觉的表达优先于具体事件。

Mamma Andersson

Solo, 2019, David Zwirner.

这位瑞典艺术家以场景阴郁和色调晦暗而著称。她想象的风景或室内画面,都唤起了人们对特定时间地点的怀旧情绪。

尽管展览的名字“The Lost Paradise”指的是三件呈现女性背影的作品,但一如安德森的所有作品,都弥漫着一种缺席感,似乎是讲到中途便匆匆结束的故事。—Alina Cohen

Frida Orupabo

Gavin Brown's Enterprise 画廊,罗马

Frida Orupabo, installation view 

of ""12 self portraits"" at Sant'

Andrea de Scaphis, Rome, 2020.

Photo by Roberto Apa.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vin Brown's

Enterprise, New York/Rome.

Frida Orupabo 在 Cavin Brown's Enterprise 画廊的展名为“12幅自画像”(12 Self Portraits)。这是有意为之的误导。在这间罗马画廊里展出的雕塑拼贴画并非什么自画像,而是来自于历史影像。“这些作品中没有我本人的形象,”艺术家在画廊网站的音频里解释道,“我用了其他人的形象,但我把它们打散了。”

“打散”的游戏,让展览名字更加有误导性。作品中的形象被人为割裂,人体的部位被打乱重组,看不到一个具体的“自我”。

Frida Orupabo

Untitled, 2020, Gavin Brown's enterprise.

对种族和殖民暴力的追问,交织着形而上学的思考。作品中出现的究竟是某个“自我”,抑或是某个被重组后的东西?人能否自由地漂浮于某处,或植根于某处?更尖锐的问题是,这些雕塑原本的所描绘的对象,已经从其身体和历史中被剥离出来,此时它们将如何被赋予“自我”?这些作品究竟是画像,还是某种被占有物?——Justin Kamp

Pia Camil

Galería OMR 画廊,墨西哥城 Mexico City

Pia Camil, installation view 

of ""Ríe ahora, llora después"" 

at Galería OMR, Mexico City, 

2020. 

© 2020. Photo by David Díaz

Medina.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OMR, Mexico City.

Pia Camil 的涂鸦中,有狂乱力量的喷薄,而同时又有幽闭之感——这与社交隔离的感受何其相似。展览主题为“眼下欢笑,哭的事情以后再说”(Ríe ahora, llora después),Camil 于墨西哥城 OMR 画廊的展览完美阐述了自我控制的意涵。作家 Gabriela Jauregui 称这些作品为“喜悦和痛苦的盒子”。—Shannon Lee

芭蒂·克尔

贝浩登画廊,纽约

Bharti Kher,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Unexpected Freedom of 

Chaos"" at Perrotin, New York, 2020.

Photo by Guillaume

Ziccarell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errotin.

10000个螺旋状的圆片(额痣)被小心翼翼地安放着——这是时隔八年后芭蒂·克尔在纽约的首次个展“The Unexpected Freedom of Chaos”。墙上装置的作品《Virus I》(2010)是一个连续的系列,艺术家为该系列设设计时间跨度为2010-2039年,她将作为印度教标志的第三只眼,和逐年的预言与回顾结合起来。对于2020年,这位来自新德里的艺术家写道,“右翼的意识形态成为了全世界的引领之声。天气变化导致的气候危机,成为地球及其生态系统的主要威胁。”面对当前可怕的现实处境,Kher 以幽默应对之,并强调修复和重启的意义。—Harley Wong

Jorinde Voigt

König Galerie 画廊,柏林 Berlin

Jorinde Voigt,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Real Extent"" at 

König Galerie, Berlin, 2020.

Photo by Roman März.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Tokyo.

在新近的作品中,柏林艺术家 Jorinde Voigt 提出了对当下不确定性的反思。她在柏林 König Galerie 画廊的展览“The Real Extent”(以及同期在纽约 David Nolan 画廊的展览“The State of Play”)延续了她一直以来的探索:我们的个人体验和认同如何与外部世界/外界环境相联系。当我们求索于全球大流行的冲击之际,Voigt 提出的主题让我们审视自身与周边的关系。

Jorinde Voigt

Immersion XI (3), 2018, KÖNIG GALERIE.

《The Real Extent》,正如 Voigt 的多数作品一样,旨在为那些关乎我们所在的世界、却往往难以解释的事物,提供一个不带偏见的感受。Voigt 迷人的纸上作品展现出柔和的线条,螺旋蚀刻作品则是对宇宙和谐的描摹。—Daria Harper

(图片来源Artsy官方 ,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