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欢喜让你忧 他们选择这样跨年...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在新冠新型变异病毒奥密克戎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2022年的跨年庆祝注定和往年不会一样。日本人依旧延续去寺庙做新年参拜的传统或是为“箱根驿传”现场助威;瑞士人与亲朋好友玩着传统游戏跨年守岁;纽约、芝加哥这样的美国大城市则在烟花和音乐的狂欢盛宴中步入新年,尽管代价是美国日新增病例突破百万。但是,全球更多的地方选择取消新年庆典,避免公共场所的大规模聚会,或是低调地小规模庆祝,这样的自律和负责无疑值得称道。

日本:新年“规定动作”满满

看“箱根驿传”,让人感觉到,日本的热血青年都集中到这儿来了,日常见到的日本年轻人则多是佛系的

在日本跨年,能体验到许多颇有仪式感的事。首先说新年“吃”这件大事。12月31日,也就是日本的除夕,笔者做好了吃海鲜火锅年夜饭的准备。当天下午去家附近的商店街逛逛,发现一家商店门庭若市,原来是低价甩卖御节料理——原价一万日元左右的料理,竟然降价到一两千日元,怪不得人们趋之若鹜。虽然家中已经准备了海鲜火锅的食材,笔者还是买了一套三重的御节料理。

御节料理是新年祈祷当年丰收而做的料理。若是自家制作,那么家庭主妇在年末就要忙上好一阵,准备几十种甚至上百种食材,在除夕前做好,让全家正月里吃上两天。日本明星木村拓哉的夫人、歌手工藤静香新年之际在社交网站上晒出了自己制作的御节料理,让网友大呼专业又奢华,高级海鲜、肉、虾、螃蟹等等应有尽有。

如今因为日本家庭里夫妇一同外出工作比较普遍,主妇们为了节省做家务的时间,开始流行订购现成的御节料理,许多家庭实际上是在新年前一两个月就开始预订御节料理。食品公司或者料理店在一年中最后一个季度就忙着制作御节料理,而做得过多,难免有剩余,于是就出现了除夕甩卖御节料理的情况。

御节料理一般有两重以上,寓意着多重祝愿重合在一起,食材非常丰富。笔者买回御节料理后,仔细研究了料理说明书,上头写得非常详尽,堪比一篇论文。每一重都有十多种食物,具体用了哪些调味料和佐料都写得一清二楚,机器人说明书也不过如此了。御节料理很方便,摆上桌面,打开就能吃,看上去营养搭配得很好,但并不是大鱼大肉,每一种量少,似乎没有什么油水。在日本过新年,吃御节料理,估计是胖不起来的。

日本人跨年,家家户户还得准备一些新年装饰物,如家门两边摆上门松,即松枝、竹子做的装饰品,象征喜庆和长寿。年末各家要做大扫除,干干净净迎新年。正月花店生意特别兴隆,用鲜花装饰家,也是很普遍的。元旦这天,日本还有写字抒发新年抱负的传统。眼下人们提笔写字的机会非常稀少,新年练练毛笔字,感觉神清气爽,笔者也一直坚持每年新年研磨挥毫。

日本人新年有三大集团行动:首先是1月1日,大家基本都去各处神社参拜,这是一年中第一次参拜神社,叫做“初诣”。元旦的神社里人山人海,人们祈愿、抽签、算卦……寺庙里也一样热闹,香火旺盛。但疫情以来神社、寺庙不得不采取防止感染的对策,比如网上直播神社迎接新年的实况,让大家用电子方式支付供奉给神社的赛钱(香火钱)。

位于东京涩谷区的明治神宫,每年新年约有318万人次前往参拜,去年新年之际,明治神宫在网站上宣布,民众来参拜一定戴上口罩,并使用放在各处的消毒液进行手的消毒。今年明治神宫恢复了除夕夜到元旦整夜参拜的传统,所以参拜民众比起去年遽然增加。尽管明治神宫呼吁,新年人流非常多,希望大家分散参拜神社,但民众的热情仍有增无减。据手机公司软银的数据显示,今年元旦参拜明治神宫的人数比去年增加了91.3%,但是比起新冠流行前的2020年元旦少了44.2%。

位于东京中心地带千代田区的东京大神宫年前在报纸上刊登大幅广告,盛情邀请人们新年前去参拜。但是新年却传出让人担忧的消息:该神社有11名职员感染新冠,31日发现有一名感染者,到元旦又发现另有10名感染者,为此东京大神宫不得不从3日起关门直到16日。由此可见,新年参拜神社存在着感染隐患。

新年的第二个集团行动就是1月2日的“新年一般参贺”——每年的这天,天皇及其一家都会在皇宫接受百姓的参贺,人数有近10万人。数年前,笔者也曾在1月2日去过皇宫,一大早就有数千人在皇宫外排队,当天皇以及其他皇室成员出现在外围大玻璃窗的宫殿长廊向民众挥手时,人们欢呼雀跃,使劲挥舞小国旗。但是因为疫情,“新年一般参贺”已连续两年中止,改成天皇和皇后通过录像向民众问候新年。今年元旦,天皇回顾了一年来日本的抗疫形势,鼓励民众继续采取有效的防疫对策。

新年第三个集团行动就是1月2日、3日举办的大学生接力赛跑——“箱根驿传”,这一赛事历史悠久,今年已经是第98届了。“箱根驿传”诞生于1920年,是由日本的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倡议发起的,目的在于“培养世界通用的选手”,且很看重团队协作精神。从神奈川县箱根町到东京大手町的《读卖新闻》社所在地5个区段,共计109.9公里举行返程赛,沿途都有观众欢呼加油,成为不可或缺的新年景象。

笔者通常是1月2日在家看“箱根驿传”电视现场直播,第二天再到现场感受气氛。去年因为疫情无法到现场,今年1月3日,选手即将到达终点时,笔者还是来到了大手町。据媒体报道,今年沿途观众约为60万人,而去年只有18万,2020年元旦则有120万观众在沿途为选手加油助威。看“箱根驿传”,让人感觉到,日本的热血青年都集中到这儿来了,日常见到的日本年轻人则多是佛系的。今年沿途观众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大声呐喊,而是当选手跑来时,大家热烈鼓掌以示声援,掌声响彻云霄。

原先日本企业要在岁末年初举办忘年会和新年会,这两年这样的聚会基本上取消了,以往每年举办的各业界新年会也大部分化为泡影。有的改成线上祝酒会,只是网上碰杯比起面对面干杯自然少了氛围和情趣。

日本的百货店还有新年销售福袋的传统,几种商品放到一个福袋里,以较为优惠的价格出售,消费者必须整袋买下。但是福袋销售有硬性推销滞销产品的嫌疑,从价格上来说虽然优惠,但整个福袋里并非都是自己需要的东西,笔者一般是不愿问津的。

岁末年初,也是日本政府和民间团体救济生活困难者、流浪汉的时节。2019年末和2020年新年,笔者曾在东京东池袋中央公园采访过由志愿者运营的、已经成立20年的NPO法人TENOHASI,他们专为流浪者以及低收入生活困难者提供帮助。新年之际,他们在公园等地为低收入者分发食品和衣物,并提供免费医疗服务。东京其他地区在新年也会举办类似的支援生活困难者的活动,为居无定所者提供免费饮食,而且展开生活、工作等方面的咨询服务。日本有大批日常从事派遣工作的临时工群体,按天数收取报酬,节假日就没有收入,所以新年之际他们特别需要帮助。因为疫情,生计困难者更是急速增加,日本各地方政府都把为困难者提供支援当成新年的一项任务。

美国:圣村的跨年夜静悄悄

跨年狂欢夜之后,新冠病毒的感染率多半会继续攀升,美国各地的日子不会好过。果然,1月3日,美国单日新冠感染病例突破100万,这是自由的代价,且已经超出了很多人可以承受的心理极限

辞旧迎新,总是令人兴奋和神往。可是,2022年新年的到来,却让人惶恐不安。众所周知,新冠变异病毒奥密克戎在全球范围内大肆流行,让原本疲惫不堪千疮百孔的世界村,更加不堪重负。

美国的情形更是不容乐观。12月末,圣诞节加新年,原本是美国人最期盼的喜庆假期。可是,随着家庭朋友节假日聚会的增加,奥密克戎势如破竹,在美国各地攻城略地。根据《纽约时报》报道,12月30日,美国一天的新增病例超过58万,仅笔者所在的巴恩斯犹太医院(圣路易斯最大的医院),就有113个新冠住院病人。而整个圣路易斯地区有725例新冠住院病人,其中157人在重症监护室,105人上了呼吸机。

就在这样的险恶形势下,美国一些大都市还是冒着超级传染的高风险,继续跨年狂欢,比如举世瞩目的纽约时代广场狂欢夜。这个被世人称为 “世界的十字路口”的时代广场,最早承办新年庆典要追溯到1904年,其最具标志性的水晶球新年倒数落球仪式(Ball Drop)是从1907年正式开始并延续至今。水晶球从位于时代广场1号楼顶特制的旗杆顶下落,从半夜11点59分开始计算,落地时间正好60秒,着地即宣告新的一年的开始。114年来,这一仪式是一代又一代美国人心中的重要庆典时刻,每年在电视机前跟着倒数9,8……3,2,1,也成为每年跨年的一种温馨期待。

面对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病毒,前纽约市长白思豪当时不情愿取消时代广场的新年庆典活动。在疫情持续的今年,这一庆典似乎被赋予了别样的意义:展示纽约的坚韧和对未来的期盼!不过,纽约市政府还是做了大幅调整,入场人数控制在1.5万(平时可以容纳至少5.8万人),参与者必须持有完整的疫苗接种证明且必须戴口罩才能在下午3点入场。要知道,2018年可是有200万人在时代广场迎接新年,那空前的盛况,恐怕只能留在人们的记忆深处了。不管是熟悉还是陌生的人们,在苏格兰民歌《友谊地久天长》的优美旋律中拥吻。这一习俗据说来自古老的欧洲——半夜拥吻可以驱逐恶魔并且传递爱,新的一年你就不会感到孤独。记得2011的新年,我们在美国佛罗里达群岛最南端的基韦斯特小岛上度过,旁边的一个陌生小伙子就在新年到来的时刻给了我一个吻,虽然我先生就在我的身边拥着我。今年时代广场的跨年夜,恐怕只有热恋中的爱人,才敢旁若无人地保留这个半夜拥吻的习俗吧。

在美国各地,除旧迎新的传统跨年晚会大都以音乐为序幕,以欢乐的人群为背景,在烟花爆竹的轰鸣高潮声中迎来新年。美国的第三大城市芝加哥今年也决定继续新年的烟花盛宴,从穿城而过的芝加哥大河上的五座大桥以及两条支流的发射点点燃烟火。而赌城拉斯维加斯,因为取消了2020-2021的新年狂欢派对,今年不顾节节攀升的奥密克戎病毒感染危险,发出以“狂野”为主题的新年狂欢邀请。拉斯维加斯大道的烟花从八个赌场酒店的楼顶发射,伴随着激情四射的音乐,三十万人狂欢迎接新年。

跨年狂欢夜之后,新冠病毒的感染率多半会继续攀升,美国各地的日子不会好过。果然,1月3日,美国单日新冠感染病例突破100万——这是自由的代价,这样的代价,已经超出了很多人可以承受的心理极限。

当然,值得称道的,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城市,比如亚特兰大以及我所居住的圣路易斯市,因为奥密克戎病毒的迅猛传播,及时取消了新年庆典活动。我们圣村位于密西西比河边有着“西部之门”美称的大拱门公园,取消跨年狂欢,我自己作为一名医护工作者,举双手赞同:避免公共场所大规模聚会,不知道能减少多少病毒的传播,救下多少条无辜的生命!

在全球大瘟疫的背景下,停止暂时的狂欢,给本来就超负荷运转的医疗系统减轻一点点负担,是当前人人应尽的义务和职责!

圣路易斯的跨年夜,静悄悄的。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我所居住的圣村的Clayton,响起了零零星星的鞭炮声。我轻轻推开儿子的房门,拥吻十岁的儿子:新年快乐!

瑞士:不再放心玩闹,而要严密应对

瑞士人也是要守岁的,至少得醒着到新年跨过的那一秒。守岁的传统节目一定是要一起玩儿,电子产品都不要打开,大家围在桌边玩各种桌游和传统游戏。这是人和人之间用语言深度交流,在一起度过的时段

12月31日是瑞士的除夕Silvester,相对阖家团圆的圣诞节来说,新年不是家庭庆祝日,而是和情投意合的朋友们一起欢庆的节日。2021年的新年,因为疫情而没法聚集在一起庆祝新年;2022年元旦前夕,又一波疫情来袭,眼巴巴等了整整一年的瑞士人还是受到了防疫政策的限制,只能举行少于10人的聚会。大家小心又小心,聚会前检测,或者就是自己小家庭庆祝,总之节日不再是放心玩闹、舒服享受的无负担时光,反而是需要严密组织和应对的事情。

瑞士的公历新年和其他欧洲国家差不多,算是个现代的节日,并没有很多古老的传统,但是瑞士东北方比较保守的阿彭策尔州的一些山村还保留了一个送走旧年妖魔的除夕习俗。除夕当日,天刚蒙蒙亮,村民就开始唱阿尔卑斯“约德尔调”的传统民歌,然后他们戴上面具和头饰,穿上用松柏树枝、松果、鲜花编制的“盛装”,挂上大铃铛,在村子里唱歌游行。这些山村民风守旧,出去送走旧年妖怪的活动只有男性才能参加。

笔者居住的伯尔尼新年晚餐传统大菜是一道叫Gesternsuppe 的大麦浓汤,黄油融化以后加入韭葱和洋葱炒香,再加入大麦、芹菜、胡萝卜、菜豆和腌火腿,用高汤煮沸以后小火炖煮,最后在汤里加入奶油。这是一道奶味浓郁的咸香菜品,配着新鲜的面包、沙拉或者土豆食用,相比起圣诞节大餐还是会觉得很简单淳朴。

吃完晚餐,瑞士人也是要守岁的,至少得醒着到新年跨过的那一秒。守岁的传统节目一定是要一起玩儿,手机收起来,电视关上,电子产品都不要打开,大家围在桌边玩各种桌游和传统游戏。这是人和人之间用语言深度交流,在一起度过的时段。我们家的传统游戏是每人在脑门上贴一个神秘身份,通过相互提问来猜自己的“身份”。小孩子们一起玩儿纸牌版的狼人杀、大富翁和传统拼字游戏scrabble。

除夕的助兴项目当然还包括预测一下新年的运势,瑞士人会玩一个传统的新年占卜游戏。完成这个游戏需要一把金属勺子,一根蜡烛,一些锡块和一碗水。点上蜡烛,用金属勺子形状的容器装上锡块,在火上烧炙,等锡完全融化以后把它迅速地倒进冷水里,锡冷却后凝结成各种奇怪的形状,不同的形状对应不同的寓意,把它捞出来对照说明书看看自己来年的运势如何。孩子们很喜欢这个像化学实验一样的热闹游戏。

新年晚上,很多人家圣诞树上的蜡烛还没有撤走,重新点上蜡烛,放上欢快的音乐,和静谧宁静的圣诞气氛完全不一样,新年是个更欢腾喧闹的节日。庆祝也不一定要在家里,不少人选择出去听古典音乐会、参加热闹的电音派对、到酒店吃自助餐或者到夜总会酒吧这些热闹的地方去庆祝新年。虽然因为疫情,可以聚集的场所减少了,而且有疫苗护照的限制,还是有不少人到外面过节,但是人数和气氛与往年相比,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时间慢慢逼近午夜,教堂钟声齐鸣。不管在家庆祝还是在外聚会的人都会准备好香槟——瑞士人青睐意大利的起泡香槟prosecco, 大人喝有酒精的版本,孩子们也满上无酒精的起泡葡萄汁。大家开始燃放新年礼花,不能放烟花的人也会放一种不会燃烧的在室内可放的“桌上版纸焰火”。在钟声、烟花、音乐和香槟酒杯相碰的声音中,在烟花绽放出的光华和烟雾中,就这样跨过了新年。

(原标题:2022花式跨年 有人欢喜有人忧。文字、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