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双年展首位非洲策展人因癌症去世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凤凰艺术 | 永别了,威尼斯双年展第一位非洲策展人奥奎·恩维佐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3月15日,出生于尼日利亚的国际著名策展人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因癌症去世,年仅55岁。他是第一个以非洲策展人的身份,策划了第十一届卡塞尔文献展(2002)及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2015)的策展人。并于2010年在ArtReview的艺术权力榜中排名第42位。可以说,在当下的社会语境下,奥奎德去世无疑是全球文化多样性的巨大损失。对于中国艺术界而言,同样也是个伤感的事实。

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于1963年出生于尼日利亚卡拉巴尔,并在埃努古长大。他于1982年搬到纽约,并从现在的新泽西城市大学获得政治学本科学位。他一开始善于写作和诗歌,并很快就进入了艺术批评的道路。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他开始定期策划展览,并于1994年在布鲁克林与人共同创办了《Nka:当代非洲艺术杂志》。

奥奎曾是德国慕尼黑美术馆馆长,纽约大学艺术史学系全球杰出教授。他也是双年展策展届最有经验、最受认可的策展人之一,策划的大型国际展览包括:第二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1997)、第十一届卡塞尔文献展(2002)、第七届光州双年展(2008)、“交点6”(2011-12),巴黎东京宫的巴黎当代艺术三年展(2012),以及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2015)。而即便在生病中,他仍然担任今年即将举办的本届威双中加纳首个国家馆的战略顾问。

其在学术领域的成就也非常显著,曾担任纽约大学美术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和匹兹堡大学等高校的客座教授,并在2005至2009年间担任旧金山艺术学院的院长。恩威佐在影像、纪实摄影、新闻摄影、档案学和博物馆历史等专业领域的研究成果显著,还对现代的殖民主义后期的迁移理论,特别是非洲城市在此时期的建筑和城市规划有着深刻的研究。

2018年6月,奥奎与慕尼黑美术馆签署了分离协议,其中部分原因便是他与癌症的斗争发生了激烈的转变。

奥奎是第一位策划威尼斯双年展的非洲出生的策展人,也是第一个以非欧洲人的身份,负责卡塞尔文献展的策展人。他所策划的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为:全世界的未来。

▲ 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颁奖现场,“凤凰艺术”专访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奥奎·恩威佐(Okwui Enwezor)

奥奎在国际的策展圈是非常特殊的一个人。他出身于非洲一个很小的国家,是个黑人。最早他在纽约办一本社会政治杂志,他的很多朋友都是美国康奈尔大学、杜克大学的黑人教授。他们也对种族问题、移民问题特别关注。

后来他介入艺术界,策划过“约翰内斯堡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光州双年展”等。他每次策划展览都很受关注,也确实很有特点,比较深入。卡塞尔文献展是特别欧洲、特别西方中心的,2002年第11届卡塞尔文献展由他这样一个黑人策展人来策划,成为了一件很轰动的事。——徐冰

▲ 奥奎与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

奥奎曾在2015年双年展的声明中表示:“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不会选择某一事物作为双年展主题,而是选择由各种不同参数的三层滤网组成的滤光器,用来象征人类想象以及现实生活中的涉及的各种活动。”这三层滤网分别象征了:“Liveness: On Epic Duration”(活性:史诗般的持续)、“Garden of Disorder”(无序的花园)和“Capital: A Live Reading”(资本:现场解读)。

▲ 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颁奖现场,“凤凰艺术”采访双年展策展人奥奎·恩威佐(Okwui Enwezor)。

在恩维佐的设想中,这次展览“像一个舞台,在这里可以探究历史与反历史的种种问题。”看上去,这里提到的问题政治性较强。“如今,全球的各个角落都充满了破裂与不和的关系,这让人想起,曾经的那些灾难所留下的废墟很快就被人遗忘了,”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道。“过去的两个世纪里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使得艺术家、作家、电影制作人、演员等纷纷把令人着迷的新想法当作作品主题。我们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将是全世界的未来,”他宣布。

奥奎并不是一个追星的策展人,在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展中,他很少选择大腕艺术家,也较少选择时代新星,更不强调利媒介使用的最新性——以个人经验的观察来选择艺术家似乎是他的方法。在那一届展览中,他选择了徐冰、邱志杰、季大纯和曹斐这四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 截图自策展人黄笃朋友圈

▲ 截图自艺术家曹斐朋友圈

在实践方法论层面,我完全不反对激进主义。然而,激进主义不是在任何环境中都行得通的唯一策略。就中东和北非的情况而言,我感到有趣而又有说服力的,是从以激进分子为基础的(activist-based)实践到我认为是以公民为基础的(civic-based)实践之间发生的微妙而难以觉察的转变。艺术家从没说过他们的作品是以公民为基础的,但他们提出一种新的视角对我很有启发,我希望能在自己的策展研究中将其延续,提出一种思考形式,而不是将占领华尔街与“能改变世界的艺术”掺和在一起,就此来说是这样。我将“政治范畴(the realm of politics)”和“政治性范畴(the realm of the political)”区分开来:前者是表达与行动的主体化;后者却是一些组织结构,人们可以通过它来行动。所以,我谈到的政治性是对阿兰·巴丢(Alain Badiou)称作“政治作为真理过程(politics as truth procedure)”的范畴的发展。艺术无疑是对话性和辩证性的,处于“政治作为真理过程”的进程内部,所以我希望以这种方式获得一种更复杂的政治与艺术观,简而言之是“政治生产(the production of politics)”。——奥奎·恩威佐

可以说,在当下的社会语境下,奥奎德去世无疑是全球文化多样性的巨大损失。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