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专大规模个展 长征空间开幕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吴山专:今天是平面主义宣言的节日

二百多幅绘画作品,来自汉堡、雷克雅维克、上海,分七次发送抵达北京长征空间,展览标题为:“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Today Became a Holiday),既然是“节日”,那七批抵达的作品,便就是“礼物”,是节日的礼物。

“节日:Holiday”来源于古英语单词hāligdæg(hālig “ 神圣 ” + dæg “ 天 ”)。该词原只针对特殊的宗教日。英国朋克乐队 Green Day 在其专辑《American Idiot》(美国白痴)中有首《Holiday》的同名歌曲。歌词中,表达了在神圣之日的当天撕毁了神圣的面具和谎言,并把当日这种行为,称之为“这就是我们在神圣之日的生活”(This is our lives on holiday),很显然,撕毁本身就成为了新的神圣。

▲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展览现场,摄影:张颖

▲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展览现场,摄影:胡黎明

在此次长征空间跨度时间半年的大型个展:“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以两百多幅绘画作为主题,似乎正是某种对当今“艺术正确”的世界主潮流提出的某种宣言(如果这世界上有“政治正确”,那么也会有“艺术正确”)。正如这种“艺术正确”曾宣称过的:“绘画已死”,一种对材料终结的“正确”。或许可猜测的是,该展览具有某种“艺术政治”的意味,或者其本身就暗含了这样的意图(当然只是笔者的猜测)。不过我们仍有迹象可循。

在该展览中,艺术家吴山专将其命名为“世界平面日”(World Flatday),并提出过“平面主义”。在吴山专几十年来的创作中,“平面”(绘画)始终是他最重要的创作媒介,艺术依附于画笔和画布之间产生联系。在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上,吴山专的绘画并不是单纯的、形式语言上的绘画,而是一种倾向于观念性的绘画。而观念性,在“艺术正确”的主流中,意味着打破绘画的边界,鼓励艺术家使用边界之外更多更丰富的材料或媒介进行创作,绘画图像被退居二线,大脑的观念性在艺术创作中被推居为首位。

▲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展览现场,摄影:张颖

在这近三十年来的其中两百多幅作品中,吴山专以其作品本身,阐释了另一个观点:所有的观念性,都可以被压缩进二维平面中。换句话来说,在当代艺术领域,所有的观念性艺术,通过绘画媒介,都可以被收纳其中。这是一种对“艺术正确”主流思想的返回式的拷问。两百多幅绘画作品,在长征空间主展场的内外,铺满了所有的墙面。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性力量,向当今“艺术正确”发出艺术家个体的宣言,或者说是口号。

▲ 长征空间创始人卢杰在展览现场与媒体交流,摄影:张颖

长征空间创始人卢杰在其展览现场表示,吴山专的创作是能够以完全敞开式的方式向世人展现的,而非其他一些艺术家以创作片段的选择性展出示人。这表明了一种艺术家对其自身的信心。它意味着一句话:这是敢于被直视,敢于被审视的。如同一种证据展示,或是对数学定理的证明推导过程的全展现。数学定理的信服,来自于对数学推导过程的逻辑检验,它既包含统一性又包含完备性。它指向了对最终论点的结论的不可回避性:所有的观念,都是可“平面化”的。于是,该节日否定了过去自当代艺术诞生以来“艺术正确”的神圣宣言。

▲ 《从超市中偷一千种红》Steal One Thousand Kinds of Reds From the Supermarket,1991-2017,布面丙烯,200 x 300 cm

于是,该展览“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被展开。在卢杰的现场交流中,有一个例子很好地展现了其观念性如何嵌入进绘画之中的。在该《从超市中偷一千种红》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艺术家对”中国红“思考。中国红是由一定比例的红加上一定比例的白与黑构成。而艺术家在其西方的红中,发现其与中国红的不同颜色配比率。于是,吴山专在超市中抽取出不同的“红色”,并把这所有的“红”并置在同一个平面之中。在这里,我们几乎分不清中国红和其他红之间的区别。这是一种典型的观念性作品。在安迪·沃霍尔的汤罐头中,也使用了并置排比不同汤罐头的矩阵,来达到观念性的阐述。

▲ 《正在投出彩虹的人》People Throwing Out the Rainbows,2015,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总体 Total:  200 x 420 cm ,由三部分组成 Composed of 3 panels, 每个部分 each 200 x 140 cm

▲ 《潜词,别人正在搜索》Subwording, Others are Searching and More,2007-2013,布面丙烯,199 x 197

而在另一张 《正在投出彩虹的人》中,画中人物与彩虹的构图,形似古希腊神话中拉孔奥与其儿子和巨蟒搏斗的姿势。而在这里,画中形象则来自于当时希腊所爆发街头运动中时抗议群众的身影。两种不同形象被融于一体,而彩虹与上世纪嬉皮士年代,抗议人群用鲜花对峙警察的画面异曲同工,而又神似英国当代涂鸦艺术家班克西的投掷鲜花的场景。

吴山专的观念性在他的绘画中几乎无处不在。在《潜词,别人正在搜索》中,艺术家使用了地铁交通图与人类关于性的潜台词联系在一起。每一个人都在其各自的“地铁线”上运动着,一种以性为主导的潜台词以及行为模式的锚定,而每一个潜台词又在其各自的“换站处”引申出各种不同可能分支的潜台词岔路。在这里,性的潜意识与行为之间组成某种巨大的网络,人们在搜索他们关于性的锚定时,如同在搜索各自想要去往的站台。

▲ 《今天下午停水 26/28》Today No Water 26/28,2015,布面丙烯,由8件组成,每件:200 x 140 cm

▲ 《清扫透视的人们》People Cleaning the Perspective,2015,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总体 Total:  200 x 420 cm ,由三部分组成 Composed of 3 panels, 每个部分 each 200 x 140 cm

▲ 《仰望这五个鸡蛋炒十六个西红柿的天空2016.05.16》Looking Up at the Sky Fried by Five Eggs with Sixteen Tomatoes 16.05.2016 2016,布面丙烯,200 x 300 cm

▲ 《被容者容一切,白色内容》A Contained Contains All, White Content,2015,布面丙烯,200 x 250.5 cm

这30年左右的近200幅绘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吴山专其丰富的观念性创作,在整个布展结构中,一些具有亲缘性的作品被并置于一处,但更多的发散性和分支性却笼罩在整个展厅。吴山专的观念性世界究竟有多庞大?在这里,作品标题,就是其观念性世界的清单。吴山专与其他艺术家有所不同的时,对他而言,作品标题似乎有着某种不同忽略的作用,它成为一种观众进入画面的引导词。在这里,我们便能依稀从中读出什么来了。

《在等于公共力量窥视的厕所》、《一个单性主义者及他的(她的)工具》、《包化的人,一个操影者》、《一个被透视的时间的截面的倒下》、《一个小透视正遭遇一个比它更大的透视》、《肉在那里把爱放在那里》、《今天下午停水的作者正在洗澡》、《星座坠落及它的复原态》、《两张为权利的正面的脸》、《由一个遗失在森林中的说明所形成的图示》、《一个在地的非政府组织人员在本地的森林中》、《这些周长以米为单位》、《授粉者们》、《粉红、一堆为革命的小纸片成了花样》、《当新闻照片成了静物》、《今天是所有已经消失的今天的一个截面》......

▲ 《第一个容器确实存在》The First Container Does Exist ,2011,布面丙烯,200 x 300 cm

▲ 《有一块名为003的肉,蝶蛙》A Meat Called 003 Butterfrog,2007,布面丙烯,200 x 139.5 cm

▲ 《为大众国字幕的海量搜索》Mass Searching for Caption of the Massland,2016,布面丙烯,200 x 300 cm

▲ 《今天是所有已经消失的今天的一个截面》Today is a Section of All Todays that have Passed,布面丙烯,2018,120 x 160 cm

在这里玲琅满目的作品标题中,我们可以读出艺术家其三十年来的丰富性。在其中既有对日常生活的情景谜语,有社会性政治议题的非线性阐释,有绘画语言观念性的解构与再读,有人性情感的地图与矿藏,有哲学片段的白日梦境与游戏,还有历史与当代的时间拓扑与重叠......我们或许可以说,在此次“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的展览中,所宣言的那个平面主义,正是一种万花筒式的平面宇宙。

▲ 《当投火者成为图式(红调)》When the Flame Thrower Becomes Pattern (Red Tone),2013,布面丙烯,214.5 x 135.5 cm

▲ 《博斯窗线,雨伞,飞机,蝴蝶,青蛙》Bosch's Window Line, Umbrella, Airplan, Butterfly, Frog,2013,布面丙烯,168 x 168cm

在这里,笔者似乎想到了圆锥曲线的世界,一种关于投影的数学命题。当我们描述其圆、椭圆、抛物线、双曲线等图示式,实际上,我们也同样在描述这所有图示的三维来源:圆锥曲线“的切面。这种数学命题指向了一种可能性:二维投影向三维本体的返回。简单来说,任何高维事物,都可以通过降维的方式,使其拓扑性质不变。正如所有的几何命题,都可以划归为字符意义上的代数命题,正如笛卡尔的心形图案与其公式的关系,也正如描述多维空间结构的矩阵,都可以划归为线性代数的行列式结构。

这是一种隐喻,意味着人类思维的观念性,在某种程度上是可拓扑为二维平面世界之中元素之间的关系表达式。于是,线条、颜色,成为一种元的概念,可容纳进所有的宇宙万物世界。从另一个意义上而言,一张纸与一个宇宙,是可以形成投影同构关系的,在这里,它们可以被视为同一物。于是,吴山专的宣言正是在此意义上被展现或是揭示。或许可以说,这正是一种解析,对平面主义自身的一种阐释。

▲ 《赤字革命委员会》Deficit Revolutionary Committee,1985-2005,油漆帆布,200 x 200 cm

▲ 《信息是人回收到的被人已发送的那个东西》Information is the Thing that Someone Recycled from What Has Been Sent by Someone,2005-2010,油漆帆布,100 x 100 cm

▲ 《我在商品中使用商品》I Use Goods in Commodities 2005-2010,油漆帆布,100 x 100 cm

▲ 《存在就是被收到》Being is Being Received,2005-2010,油漆帆布,100 x 100 cm

▲ 《但仍然是红的》But Still Red ,2005-2010,油漆帆布,100 x 100 cm

▲ 《亲这条信息真红》Honey This Sms is Really Red ,2005-2010,油漆帆布,100 x 100 cm

现场200多幅作品,笔者无法在这里细细阐述每一张,因为它们的言说是如此的多样和复杂,笔者只有通过简单的几张作品的解读,给予一种引导式的观看启示。在这里,至少有一些方法论上的线索。吴山专擅长使用多观念的重组,特别是对于既定符号的解构和重塑。这种概念,在他早期的“赤字”与“亏空”的词意游移中可以看出端倪。在“红色幽默”里,艺术家使用了“红海洋”中的“赤字”(红色的字)与财务术语中的专有名词联系起来。并在此语言概念的实验推演下,发展到对现实世界现象的连接,从物权宣言,到物权词典,再到“造句”,从“买就是创造”到“权利=物所当然”等。我们可以看到,吴山专的创作手法,正是一种观念到概念的语言游戏回到绘画之中的过程。

从句法的逃逸线中生发出新的图示和概念,并与亲缘或家族符号谱系联系起来,形成全新的复合型观念符号。在这里,我们可以说是一种后现代主义式的创作手法。这些平面世界,构成艺术家吴山专的特有立场,一种为绘画艺术正名的立场,正如一种对节日的畅想和预言。

▲ 《当世界地图上什么也没有的时候》When There is Nothing in Map of the World ,1995-2008,布面丙烯,139.5 x 187 cm

在《当世界地图上什么也没有的时候》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在最下方所书写的“把自己国家印在中间”。这正是艺术家对自我艺术之路的态度,在一片已成荒芜之地的世界之中,让自己的世界放置于最中。同时,它也是一种对世界政治语境的同构解读,正如每一个国家都在世界地图中把自己放在最中间,也可以从左上和右上的消费符号的互补读出另一种意味。所以,吴山专的作品从来都不止有一种面向,而是多重面向的集合,在这里,他甚至巧妙地把自己的隐喻植入其中,而让人们在谜语的迷宫中打转,而寻找不到所有的宝藏,尽管他把地图已完全敞开给观众。

吴山专的绘画艺术展现出一种对绘画的新的立场和态度:没有什么观念性的艺术是不能通过绘画来表达的。这种表达的完全是可能的,一种康德式的问句,而它是如何可能的?证据就是这长征空间200多幅30年来的画作之集合。那么,今天后来能成为节日么?当然,这个判定的主宰权,在时间。

▲ 《一张自拍》A Selfie,2017,布面丙烯,112 X 158 cm

▲ 《从方便面碗到即时世界图景》From an Instant Noodle Cup to an Instant World Mapping,2017,布面丙烯,90 X 120 cm

▲ 《一个蝶蛙》A Butterfrogor,2012,布面丙烯,200 x 200 cm

展览信息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

艺术家:吴山专

策展人: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

展览设计:陈超

展览时间:2019年3月16日—10月13日

展览地点:长征空间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