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蓝天之间的“一日”与“十年”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泰康在这个离京城最近的“天堂”策划了“一日”和“十年”

海德格尔在《谁是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中提出了《如是说》研究中的一个决定性问题。他的看法是,永恒轮回是这部书的根本思想,而这个思想所针对的乃是所谓的“复仇精神”,尼采要解脱于西方传统根底处对时间和生命的怨恨。简言之,西方传统中对于永恒的理解是超时间的,这就使得时间之内的世界和生命失去了自在的意义,成了否定的对象。而尼采要在时间之内理解永恒。永恒不是不动,而是永动,不是静止不变的彼岸,而是生命永不枯竭的自我更新、永恒轮回。这种“永恒与变动”、“存在与时间”关系的转变,在尼采那里,就是从怨恨生命到肯定生命、从病态生命到健康生命的转变。不论是多伟大的思想哲学家,在去运用时间这个概念时总会“留有余地”。本雅明在《柏林童年》中曾经写过“在这些地方,一切原本即将来临的事物仿佛都已经成了过去。”这些地方指的是哪些地方?而即将到来的事物又是什么?为什么却变成了过去?这是否是前述所题的永恒轮回的概念呢?

▲ 展览现场

此次泰康空间策划的展览“度日 Long Day”是一个关于时间的展览,但在这里时间于此不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所有人共同拥有的具体的一天——清晨、正午、黄昏、日暮。在这个被称为是距离京城最近的“天堂”阿那亚,在这样神圣又带着一丝静止意味的桃花源中,我们更能理解到本雅明“一切原本即将来临的事物仿佛都已经成了过去”的真正含义,时间被更具象化的表达出来,那些原本赋予“一天”的自然意义,最终被勾连与放大,不仅是那些可以循环的二十四小时,也更是每个人生命体验中有着不同质地的亲密时刻。本次展览特邀11位活跃的青年艺术家展示其作品,包括陈维、陈哲、高倩彤、关小、胡晓媛、黄永⽣、刘任、陆平原、童义欣、姚清妹、张如怡。他们通过多元媒介的作品,如影像、装置、摄影、行为等,从视觉艺术的角度探讨日常与时间的相对感知和私人体验。

▲ 泰康空间策展人刘倩兮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在这次展览的策划和筹备过程中,我们将展览的主题“时间”与场馆特殊的空间结构相结合,从场馆底部入口向上依次是从一天的夜晚、黄昏到清晨的逻辑关系。泰康空间一直以来有两条关注的线索,一个是历史的线索,另一个是关注年轻艺术实践者。——泰康空间策展人刘倩兮

不得不说,这样的策划主题是“危险”但却迷人的。人们总是搞不懂时间被放大后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而一些看似永恒不变的时间结构又如何影响着人生中的每一环节。事实上,阿那亚透露着一种看似与外界相连却属于这个地方的 “时间节奏”,泰康空间选择在阿那亚运用如此抽象化但又距离我们认知最近的“时间”为主题,再把概念进行具象化演绎,这无非也是在做着一种“跨越时间”的尝试。阿那亚艺术中心是一座在街边看似平常的建筑,走向内部后却发现这是一个到处充满着神秘意味的通道,不论是为观众创造的贯穿“一日”的感官通道又或是建筑本身螺旋上升的流线通道,你会发现,这个建筑本身便是一个贯穿了具有抽离性概念:“时间与宇宙”的空间。

▲ 阿那亚艺术中心

“今晚去哪儿?”伴随着一句入夜的问话,艺术家陈维将午夜城市的街景中充斥着的出了故障的LED广告牌,重新编辑制作成一组流动的抽象光影,让这些错误的图像在夜晚重新焕发新的生命。艺术家关小运用类似公路电影的方式来拼凑一个个的片段,将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转化到了人对图像的人之中,所有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被平凑起来构成了一个没人知晓的故事。

▲ 陈维,《今晚去哪儿(故障)》,LED显示模块、LED控制板、铁盒,多种尺寸,2018

▲ 关小,《平凡一日》,3通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26分35秒,2019。《平凡一日》于2019年受香港大馆当代美术馆委托创作。致谢上海天线空间,柏林 Kraupa-Tuskany Zeidler。

▲展览现场

艺术家童义欣的作品是在美国驻留时做的一个行为,他使用低速长曝光摄影技术拍下自己急速走过一片田野时不断打开和关闭手电筒的行为过程,相机只接收到有光时的奔跑速度,并在相纸上留下一道道长度不一的虚线。另一件作品将一夜之间潮汐的自然变化做了拟人化处理,并赋予了幽默的诗意。这种幽默又荒诞的叙述创作,也像是在呼应展览主题“度日”,度过的每一天是否都有着如此荒诞但却迷人的瞬间?

▲ 童义欣,《作为一条虚线疾走过一片田野》,行为在美国卡茨基尔山执行于2014年9月7日满月之下,灯箱,100x150cm,2014

▲ 展览现场

比起寻常的白盒子美术馆,阿那亚艺术空间有着显而易见的特点,空间内的窗户四四方方像是老式电视机一样的形状,但与外界透露出的光感形成了油画般的质感,透过窗户我们能感受到由昼转夜的临界状态黄昏,笔者认为这也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之一,但同时也是稍纵即逝的一瞬。艺术家刘任用油彩在收集来的报纸上写出“黄昏”的字样,随着时间流逝,字会渐渐渗入这些承载着每日海量信息的报纸之内。

▲ 阿那亚艺术中心的窗户

▲刘任,《黄昏》,报纸、油彩、综合材料,326×252×4cm,2018

在信息爆炸的背景下,实体的“物质”感正在遭受着“虚拟”黑洞的吞噬,而“黄昏”就像这被吞噬前最后的那一个时间状态,既美丽又悲伤。而艺术家陈哲以日本作家安部公房的小说《赤之茧》为母本,从图像、文字和声音三种媒介,看与读的两种感官体验同时出发,去无限解构这个发生于黄昏的小说文本。

▲ 陈哲,《对<赤之茧>的拓写尝试(看)》,喷墨打印,7张照片,尺寸可变,2016

▲ 展览现场

告别稍纵即逝带有诗意的黄昏,我们进入到另一条理性科学的线索:24小时。地球任何角落,都有24小时之分,而地球24个时区的不同时刻也都是按部就班的按照零点到零点来流动。艺术家黄永生用20多台旧电视机连接着不同时区的摄像头的实时影像,直播着不同地域的日出日落。另一件作品收集了曾经一天中每一秒被上传到网络上的图片,并按上传的分秒进行排列。他用最直接的方式让观众们感受到了地球上不同地区的时间。艺术家高倩彤则以一种看似自相矛盾的方式去挑战人们心中对一些固有的图像和背后象征意义的认知:她把通常象征美好希望的日出风景变成黑白影像、把小孩房间内常用的发光壁纸的光源遮住、模仿商店里的霓虹灯招牌,却做成“关门24小时”。这种打破人们一直以来惯性认知的做法,是否又是一种对现代性的反讽?

▲ 黄永生,《太阳》,实时录像装置,尺寸可变,2015-2019。

▲ 高倩彤,《24小时关闭》,霓虹灯,63x63x6cm,2016,致谢艺术家及马凌画廊。

▲ 展览现场

不同于前两个艺术家对24小时的诠释,艺术家陆平原用文本、装置、绘画等形式,来构建“故事”这一独特的媒介,创作了多个与“一日” 有关的奇幻短篇作品,拓宽了艺术作品在现实世界中的存在状态。艺术家张如怡用瓷砖和混凝土翻制的舒肤佳香皂及植物在艺术空间创作,营造了一个仿佛是清晨盥洗室的日常空间,在探索空间的兼容性和可能性的过程中,她擅长使用看似日常的场景和物品,将时间的流动融入平静无声的氛围中。

▲ 陆平原,《河原温,今天系列,2014年10月18日》,布上丙烯,20.32x25.4cm,2014,图片由没顶画廊提供。

▲ 张如怡,《一株-14》,混凝土、色粉、瓷砖、木板、金属,48×40×30cm,2018

▲ 展览现场

最后,我们逆行回到一天的初始时刻,清晨。睁眼的一瞬,开始观看这个世界。艺术家胡晓媛用摄像机近距离记录了自己眼睛观看的动作,以及被眼球捕捉到的对面的景物。这些看似枯燥而静止的图像,却是每时每刻都在极细微的变化着。相同的观看者与被看者是否在时间的瞬息间也暗暗发生着变化?而这件作品也是整个展览结构中的最后一件作品,虽然是终点,但其实也同样是起点。每天最开始便是睁眼的瞬间,从那一刻开始你便开始观看这个世界到夜晚,日复一日,形成了无限循环。

▲ 胡晓媛,《无间的距离》,四频录像,3分钟,无声,2010,承蒙北京公社惠允。

▲ 展览现场

而艺术家姚清妹的行为表演则是将“困于”展览中时间的观众们拉回到了现实世界。阿那亚社区像是一个隔离于外界世界的乌托邦,但同时也是一个可以捕捉观众的巨大封闭剧场。艺术家通过邀请阿那亚社区内不同工种的工作人员的参与,让他们用日常工作中使用的话语、身体姿态与行为展现了与这个剧场社区的紧密联系。

▲ 姚清妹,《一个暂未命名的表演》,现场行为表演,阿那亚艺术中心圆形剧场,2019

纵观整个展览,虽是基于对时间的讨论,但观众可以通过时间的概念和艺术的表现来再次审视自己的惯性认知。沿着艺术中心的螺旋结构上行,倒置的时间与24小时两条线索相交织,从“午夜街景“慢慢步向 “清晨”明亮开阔的空间。要离开展览,不得不再次从清晨走向午夜,逆行上升、盘旋下降,我们仿佛迎来了新的一日,又好像倒流回观看的起点。时间不再是单一线性的逻辑概念,在这次展览中,时间被解构为承载情感与记忆的永恒布景。

“泰康空间在阿那亚社区中向公众策划和合作呈现的这两个展览,一个是阿那亚艺术中心的《度日》,一个是单向空间的单读十周年摄影展《十年之后》,其实也是我们为美术馆做预热的项目之一。在展览的策划上,也考虑到了阿那亚这个社区的特点,最终决定呈现两个年轻艺术家的展览项目。泰康美术馆的筹备已经说了很多年了,但事实上,今年已经正式启动了。与做泰康空间不同,未来美术馆更需要探讨的一个新的课题就是如何与公众进行互动。所以这也代表着未来我们不仅仅是与艺术专业领域的人士们交流,也要更多地与广大公众们进行艺术上的交流和互动。我们要向公众介绍一种什么概念的当代艺术,如何诠释?为此,我们希望在前期预热过程中,通过不同阶段的不同项目来为我们的新课题做铺垫。”—— 泰康空间总监唐昕

在阿那亚艺术空间不远处的单向空间则提供了时间的另一种观看方式,在其出版物《单读》的十周年之际,单向空间邀请泰康空间联合策划了摄影展“十年之后”。这是一间以灰黑为基底的书店建筑空间,已经有组织地容纳了丰富的书籍。展览通过红色的动线在相对饱和的书店内容、复杂的内部组织结构之上加入摄影作品,动线从书店入口的地面,曲折延伸并串联了书店中的八个公共空间,从地面指向天空,从天空折拐向空间的深处。

▲ “单读”展览现场

当摄影图像与文字在商业空间产生互文,人们在行走中,可能会在阅读文字的思维中偶遇图像,也可能会在图像的观看中回到文字,两种不同的阅读方式反复交错,在二者交叠的灰色空间中打开了阅读与创作体验的更多可能性。十年一瞬,到底什么才是决定性的一刻呢?

展览信息

度日

展览时间:2019.10.18 - 2020.4.5

艺术家:陈维、陈哲、高倩彤、关小、胡晓媛、黄永⽣、刘任、陆平原、童义欣、姚清妹、张如怡

展览地点:阿那亚艺术中心

《单读》十周年摄影展:十年之后

展览时间:2019.10.18 - 12.31

艺术家:蒋志、彭可、邱震、任瀚、塔可、于默、张晓、朱英豪

展览地点:单向空间 · 阿那亚店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