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昆明 感受“沉浸式”的何多苓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何多苓的沉浸式画展,引来艺术大家齐聚“悬庭”

岳麓山上有一悬亭,老子初登此处时,曾对随行的弟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飞升后,人们便建悬亭以纪念。

“悬亭”二字,即言此亭悬空建起,又含《道德经》第一章“玄之又玄”之意。

▲ 悬庭展览现场

近日,何多苓用他诗意的绘画、水雁飞的建筑与师进滇的装置,在昆明构建了一个超现实的“悬庭”。不是在山上的方亭,而是在城中的庭院。

对于本次展览,诗人翟永明写到,“悬庭,悬而不决,只邀观者遨游其上,作布上之履。”

何多苓自己解释道,“悬庭,悬即为悬挂、悬空,意指这是一个不真实的,超现实的庭院,很多东西游离其中。”

▲ 悬庭展览现场

当观者进入美术馆后,仿佛穿梭在一座超现实的中国传统园林之中。而这独特的展览空间,也是本次展览的创新之处,

策展,不仅是挑选作品再写个艺术评论。

画展,不仅是将绘画按类型挂在墙壁上。

建筑,不仅是作为模型或艺术品的陪衬。

装置,不仅是利用很炫的材料来做作品。

▲ 悬庭展览现场

“悬庭”不仅仅是何多苓近年来绘画成果的一次展现,更是他联合水雁飞与师进滇为观者带来的,对当代艺术展览的一次新突破。

在“悬庭”这一展览中,画展也可以沉浸并当代,在与观众的互动中产生新的景观。

▲ 悬庭展览现场

绘画展览就不够当代?

当代艺术的突破在什么地方?这次展览提出了一个新的展览形式的可能性。我相信,本次展览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今天,应该有一个题目。——师进滇

本次“悬庭“是绘画、建筑与装置的一次整体呈现。何多苓将他与庭院相关的绘画,悬挂于水雁飞设计的建筑园林之上;而师进滇的装置作为一种媒介,连接了绘画与建筑。

▲ 师进滇,《线的构件》,2019

观者自楼梯拾级而上,师进滇为本次展览新创作的《线的构件》最先映入眼帘。

师进滇将建筑元素悬挂于屋顶之上,让观者以此为起点进入庭院,通过平面的线条和立体的形态,将平面绘画和立体建筑更好的融合。

▲ 师进滇,《线的构件》,2019

对于这一装置,师进滇解释道,“这个装置是在和展览的题目相对照,这其中还有一种建筑的痕迹,和绘画还有建筑都是浑然一体的。”

本次展览,策展团队特意将天窗全部遮住,用灯光进行调节。师进滇的装置在这种光线下,更添了一份朦胧与梦幻,引领我们进入一场超现实之旅。

▲ 师进滇,《线的构件》(局部),2019

当真正进入展览时,观者也许会不知展览从何而起。虚与实,真与假、框与被框、看与被看的关系在步移景异中被反复颠倒置换,给观者带来一种成为“画中人,诗中景”的独特体验。

▲ 悬庭展览现场

观者穿梭于其中,有许多路径可以选择,不同的路径又可看到不同的风景;而画作不再是直接展现于墙壁之上,而要观者通过一扇扇建筑“窗口”,才可窥见一二。

此般观展中的移步换景与窥视,仿佛真的将美术馆变为一个悬浮于城市中的中式庭院。观者来此,便置身于悬庭。正如何多苓自己所言,

“整个布展的方式,与题目,还有我的画完美的结合了起来。”

▲ 悬庭展览现场

或许有的观点会认为,展览中略显昏暗的灯光和层层叠嶂的软材料,会影响观者看画的体验。

但这种时隐时现的朦胧感,透明与半透明的诗意效果,越过障碍才得以看见全貌的体验,正是何多苓在本次展览中想要尝试的。

当代绘画艺术到现在这个份上,观看方式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次布展是一个尝试,又因为和建筑师合作,所以做的很成功。——何多苓

▲ 悬庭展览现场

对于本次与建筑师水雁飞的合作,何多苓甚至认为画作可以成为建筑的陪衬,而非建筑作为画作的幕布。

展厅中以软材料所制成的园林景观,一方面契合了何多苓画中的庭院,将其以立体的方式呈现出来。

另一方面,也以一种东方的传统消解了内与外,调节了二元对立。

当你在展览的缝隙里行走的时候,内外被消解了。你没法说,这面是内,那面是外。因为当你站到里面的时候,这面又变成外,那面又变成内。——水雁飞

▲ 悬庭展览现场

而本次何多苓的画作和水雁飞的建筑如此契合,究其根源,除均表现了中国的庭院外,还在于“压缩”二字。

何多苓近来的画作将画面的布纹肌理几乎完全打磨,压缩了传统油画的厚度,使其越画越薄,越画越淡。

▲ 何多苓画作局部

而水雁飞的建筑压缩了空间,正所谓传统园林的以小见大、打景借景。展览悬挂的窗口,形成一条条神奇的对角线,使得观者在一进入口之时便可看到最远处的画作。

空间的深度不再是一个绝对的体验,而是蕴含着不稳定性。在观者看来很近的画作,要通过重重路径方可抵达。

▲ 悬庭展览现场

而这重重路径又将本次展览变成一座大型迷宫,观者甚至在走完一整圈之后可能也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记忆链,不知眼前的杂花与田园是否已经观看。

我们以前做过一个实验,在一幅画面前的停留时间,能够有20秒的已经相当不错了。——赵欢

策展人赵欢说到,“这也是对目前,越来越扁平化的阅读速度和阅读习惯的反思。这样的设计,会加强你观展的耐心程度。”

▲ 悬庭展览现场

通过绘画、装置与建筑的完美契合,本次展览旨在消解一种单一的观看模式。整个展览作为一个整体,成为了一个新形态的作品。

在此,作品的概念轻了,展览的概念重了。

▲ 悬庭展览现场

而本次展览对于艺术的展示、空间的处理、观展的流程以及观者的心理,均提出了全新的当代性可能。

可以说本次展览是一次艺术展的新的试验方向,是当代艺术多元的一次体现与实验。而这一次,引领变化的是大家眼中略显保守的绘画展览。

▲ 悬庭展览现场

“不要以追求潮流为主”

提到何多苓,总是有人喜欢为其贴上一些时代标签。

仿佛一定要为命运坎坷的那一代人,贴上一个宏大的标签,以表现其画作背后的时代特性。

▲ 何多苓在接受访谈

对此,何多苓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表示,“不见得多认同,伤痕美学也好,诗意也好,都可以”。

而其好友师进滇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到,“他的作品他自己不解释,但是他人生的修养,他的经历,他的对审美的所有痕迹都在他的作品里边,这就不是简单化的一个符号的东西。”

▲ 何多苓,《无顶之屋No.2 》,2019

我们总是对当代艺术进行简单化、概念化的解释,却忽视了个体艺术家在作品中表现的审美与思想。

不要以追求潮流为主,我是这么看的。——何多苓

而何多苓的画作,无论其诗意的表现形式如何,其背后不变的是他对画的理解,他自己的审美取向。与流行无关,与潮流无关。

▲ 何多苓,《野苑女墙No.2 》,2019

▲ 何多苓,《杂花写生No.9-8》(局部),2018

而艺术家这种表现个人思想与精神的方式,并非是缺乏时代感的体现。正如何多苓对“凤凰艺术”记者所说,“不采用宏大背景,不是不重视时代感”。

何多苓与师进滇,同为经历过文革与改革开放的50年代生人。那一段经历,决定了一代人的成长经历与世界观。而这种时代感,也深深的印刻在他们的基因之中。

▲ 何多苓,《绿色习作》,2019

而在所有的艺术表现手法之中,宏大只是其中的一种类型和形式,一种当代艺术在中国十多年来的所谓规则。而作品所能表现的,远不止形式这么简单。

何多苓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到,在1984年他也曾想表达一个知青下乡的宏大题材,但最后这幅画所呈现的情节都被他删除了。

因为在何多苓眼中,一花,一木或是一个人都是时代的缩影。

▲ 何多苓,《墙头芙蓉》,2019

▲ 何多苓,《杂花写生》,2012-2019

▲ 何多苓,《杂花写生》,2012

我是时代影响的缩影,这个时代产生了我,我又做了这种表达。这些表达都是时代的产物,并不是一定要刻画那个时代本身或者是多么宏大。——何多苓

也许正是如此,经历过文革动荡年代的何多苓,才能画出如此诗意的画作。

这些超现实的绘画语言,是他为他那一代人打造的避风港,更是他心中的一座桃花源。

▲ 悬庭展览现场

在作为艺术家四十年的生涯里,何多苓笔下画过许多女性。从《乌鸦是美丽的》到《小翟》,何多苓站在中性的角度,而非男性欣赏的角度,画出了女性的一种精神性状态。

观看在本次展览中所展出的,观者会发现何多苓近年来的女性作品,颜色越来越灰,画作越来越薄,风格愈发简约抽象,画作所体现的诗意也愈发朦胧。

▲ 何多苓,《蓝色习作》,2018

在何多苓的新作《野苑女墙》、《无顶之屋》以及《庭院回忆》系列作品中,他将庭院符号的运用,作了更抽象简约的处理。

在画作内容上,无顶、无院、无阁、无围合;只有或一墙、或一椅、或一隅,以及满园杂草、杂花,杂枝;只有一人,落寞于一片荒芜野苑之中。

在画布技法上,大笔涂抹,淋漓尽显,不管不顾,一种炉火纯青的恣意妄为,在画面上流淌,好似能读到他的内心。

▲ 何多苓,《野苑女墙 NO.1》(局部),2019

▲ 何多苓,《野苑女墙 NO.2》、《野苑女墙 NO.3》

▲ 何多苓,《无顶之屋 NO.1》,2019

策展人赵欢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到,她非常喜欢本次展览中《梦见亨利·卢梭》这幅作品。她说到,“熟悉绘画史的观众,能看出这是致敬卢梭的《梦》”。

何多苓的其他作品中也多有用过致敬手法,如《兔子莪菲利亚》《兔子的诞生》等;而在《梦见亨利·卢梭》中,画家却翻典,反用其意。使源出语典与现实语境,形成不同的表达和指向。艺术家用自已的感悟,与卢梭在隔空对话。

▲ 何多苓,《梦见亨利·卢梭》,2018

如今,已经年过七十的何多苓,仍然非常注重绘画的技法。如在本次展览中所呈现的《冷调习作》、《暖调习作》,《绿色习作》以及其他一系列习作。

我喜欢技法,我就是一个手艺人,我对技术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何多苓

何多苓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到,他喜欢中国文人画技法跟思想一体的这种方式,所画即所想,所画即所得。

由此,何多苓画出来的东西就是他所看到的,他所想的以及他想要表达的。技法到最高境界就是跟内容和时间融为一体,而这也是何多苓追求一个永远的目标。

▲ 何多苓,《暖调习作》,2018

▲ 何多苓,《冷调习作》,2018

不追随潮流却永远清醒,

不表现宏大却扎根时代,

不放弃技法却一直创新。

也许比起画家,何多苓更像一个诗人。他用他诗意的手法,打造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梦幻诗意的超现实岛屿。

▲ 悬庭展览现场

非一线城市不能办好当代美术馆?

在开幕当天,许多何多苓的好友均来到了昆明当代美术馆的现场,如张晓刚、刘炜、毛焰、姚钟华、唐志冈、郭伟、任小林,以及刘家琨,吕澎等。

昆明在80年代走出来了一批艺术家,如张晓刚、毛旭辉,潘德海等,但后来,昆明仿佛逐渐淡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舞台。

▲ 开幕现场,从左至右:聂荣庆、何多苓、张晓刚,朱可染

▲ 开幕现场照片

昆明当代美术馆馆长聂荣庆对“凤凰艺术”记者说到,像是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最疯狂的时候,中国前100个艺术家,有很多都是从昆明这个地方走出来的。

但是昆明之前并没有一个正规的呈现当代艺术的场馆,小孩子们也无法接触到这些当代艺术,城市里也没有相关的艺术基础教育。

聂荣庆说,“既然回到昆明,就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 昆明当代美术馆夜景

在非一线城市办当代美术馆并非易事,相关基础均不完善,但聂荣庆说他希望通过他所办的每一个展览来让大家认可。

相比于北京上海,昆明可能会做一些更符合城市气质的展览。如本次何多苓的悬庭,仿佛就更加符合“春城”的城市气质。在美术馆的二层,还有诗人于坚和艺术家马云的展览《文人——从手稿到作品》。

对于未来,聂荣庆说到,“我们不会标榜一定要做什么东西,但我们会一直做下去,让大家看到。”

展览信息

悬庭:何多苓 X 水雁飞

艺术家:何多苓 X 水雁飞

展览日期:2019年12月01日 – 2020年03月01日

展览地点:昆明当代美术馆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