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新冠疫情提前结束的TEFAF博览会有何惊喜?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TEFAF博览会CEO:疫情当下如期举办有何惊喜?

第33届TEFAF Maastricht 2020(The European Fine Art and Antiques Fair, 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展览会 2020)原定于3月7日至15日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展览和会议中心举行(MECC)。由于有展商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TEFAF博览会于荷兰当地时间3月11日晚7点提前结束 。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一年只为这几天”,不仅仅是夸张的话语,而是每个来到TEFAF Maastricht(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展览会)观者的真实感受。

只是今年的TEFAF Maastricht 2020因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而令人产生一丝担忧。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荷兰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宣布,截止当地时间3月9日,累计确诊病例321例,累计死亡病例3例。面对增加的确诊数,荷兰首相向公众提倡“见面不握手”。

而几天前,第33届TEFAF Maastricht于2020年3月5日如期进行优先参观、3月6日为预展,3月7日至15日在马斯特里赫特展览和会议中心(MECC)正式对公众开放。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尽管同在三月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 Hong Kong)、艺术迪拜(Art Dubai)在日前宣布取消或延期。

作为全球最大规模、最有影响力的、以大师作品和古董为主的艺博盛会,世界最顶级的艺术品和古董博览会之一,TEFAF选择如期举办。

第33届TEFAF有何亮点?病毒入侵,主办方如何应对?海外访客减少,成交额是否受影响?这些疑问成了展商、藏家与未能抵达的艺术圈人士的共同关注点。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如何应对疫情?

“凤凰艺术”专访TEFAF CEO

2020年的TEFAF注定与众不同。

除却疫情的影响外,这也是TEFAF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Patrick van Maris van Dijk)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展览。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TEFAF主办方如何保证展商和藏家的健康?TEFAF团队采取了何种保护措施?在疫情之下,本届TEFAF会受到何种影响?

为此,“凤凰艺术”专访TEFAF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Patrick van Maris van Dijk),为您带来一线的TEFAF报道。 

凤凰艺术 x 帕特里克

(为了方便阅读,以下“凤凰艺术”简称""Q"") 

▲ TEFAF首席执行官Patrick van Maris van Dijk,图源:TEFAF官方网站

Q:作为最古老的艺术博览会之一,主办方挑选参展画廊的标准是什么呢?

帕特里克:我们选择参展画廊的核心标准是:多样性、创新性和高品质性。

首先,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的博览会有着最多元的展品和展商——毕竟我们需要涵盖7000年的艺术史。

其次,对于创新性和高品质性,我们寻找并聚集了世界各地最棒的参展商,这也是藏家和参观者来到TEFAF的目的,并且我们骄傲于我们每年都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 TEFAF Maastricht 2020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Q:您认为在古典艺术市场和古董艺术市场方面,北美、欧洲和亚洲有什么区别?

帕特里克:人们对于古典艺术和古董的渴望,在于其无可替代的最高品质,这在北美、欧洲和亚洲都是相通的。藏家想要收藏高质量的艺术品,而当他们发现更加古老的艺术品也具有这种高品质时,他们便会选择收藏这些古董。

Q:近几年,古典艺术市场和古董艺术市场是否有什么变化?

帕特里克:这是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市场,从本质上讲艺术品是越来越少的(因为没有艺术家会创造出这些古董),但这也使得我们的参展商更加专业。他们每年都会带来超高品质的艺术品,以证明这一市场的丰富性。

和现当代艺术市场的高昂价格相比,我们这一市场的价格也相对合理,是藏家支付得起的。

▲ TEFAF Maastricht 2020现场,图源:网络

Q:在2020开年,新型冠状病毒蔓延了全世界。TEFAF是否收到了影响?如果是,有什么影响?对于这个情况,你们打算如何应对?

帕特里克:通过与地方和国家卫生部门的合作,TEFAF每天都在监测疫情爆发的情况。基于地方和国家卫生部门的分析,我们在开幕前的3月1日收到通知,确认我们可以很负责的举行本次博览会。

展会将提供全天的清洁服务,并分发洗手液,当地卫生部门将在MECC入口处设立问询处。

我们将在展会起价持续仔细地监测病毒的形势,并且在我们的官网上及时更新最新进展。我们的团队每天都会与市长、州长以及MECC董事举行会议。

▲ TEFAF Maastricht 2020现场,图源:网络

疫情下的TEFAF 2020

在最大程度上确保展商与藏家的安全后,第33届TEFAF在阳春三月如约而至。

本届TEFAF迎来了282家参展商,其中25家为首次参展,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展览。

这个数字较原计划的285家而言,减少了3家:来自纽约的McCaffrey画廊,Wildenstein and Co画廊和来自巴黎的Galerie Monbrison画廊并未如约参展。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和网络

本届博览会延续了2019年全新的严格审查制度,此次的25家新参展商来自22个不同的国家,有部分曾参加2019年TEFAF陈列橱。

新参展商遍布所有八个展区:TEFAF古代艺术、TEFAF古董、TEFAF设计、TEFAF高级珠宝、TEFAF 现代艺术、TEFAF绘画、TEFAF纸本艺术和TEFAF部落艺术。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Part 1 八大展区些亮点

本届依旧保持高度多样性的TEFAF

TEFAF Maastricht 和其他展会不同之处在于其参展商、展品和艺术作品的多样性。

八个展区中,TEFAF古董是博览会最大的展区,包含98家参展商,是参展商和艺术品的宝库。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网络

本届TEFAF古董展区的亮点之一,是伦敦珠宝商Hancocks展出一件宝钻冠饰,原为英国贵族中最为浮夸、争议的人物之一的安格尔西岛第五任侯爵亨利·西里尔·佩吉特(Henry Cyril Paget)所有。

这件冠饰由一排分级的旧式欧洲老矿切工钻石组成,解开即成为一条里维埃拉(Riviere)项链。

▲ 安格尔西岛的钻石头冠,图源:TEFAF官方网站和网络

本届TEFAF古代艺术展区,将为藏家提供市场上从最新鲜到最古老的一系列精选作品。

参展商Charles Ede 展出稀有的赤陶希腊杯,这件作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30年左右,标志着一个重要转折 —— 拘谨的黑色图形被更为流畅的红色图形装饰取代。

杯子还描绘了可被理解为同性之间的搭讪用语,上面刻有Kalos和 Cha[i]re两个词,前者的意思是“这个男孩很漂亮”,后者是问候语,在古代可能和“你好”同意。

▲ 赤陶希腊杯,图源:TEFAF官方网站

本届TEFAF现代艺术展区也为藏家提供机会购入市场上最优秀的作品。

TEFAF现代艺术展区的哈默画廊将展出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约1891年所作的画布油画《穿黄色裙子的三个舞者》(Three Dancers in Yellow Skirts)。这是该作品50年来首次现身市场。

同为现代艺术展区的GALERIA SUR将展出华金·托雷斯·加西亚(Joaquín Torres-García)作品的专题回顾展,包括其创作的绘画,壁画,素描和玩具。

▲ 德加,《穿黄色裙子的三个舞者》,1891,图源:网络

▲ 华金·托雷斯·加西亚专题展作品,图源:TEFAF官方网站

TEFAF绘画展区的Dickinson画廊将展出油画,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1885年所作的画布油画《农舍前的农妇》(Paysanne devant une Chaumière)。

同为绘画展区的维斯画廊带来了约于1600年由巴塞洛缪斯·斯普兰热(Bartholomeus Spranger)所作的画布油画《维纳斯和丘比特与墨丘利和赛姬-寓言》(Venus and Cupid with Mercury and Psyche – An allegory)。 

这一新发现的斯普兰热的罕有作品,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Rudolf II)为其布拉格城堡的Schatz和Kunstkammer艺术室下诏令而创作的。

▲ 梵高画作在TEFAF,图源:TEFAF官方网站

▲ 斯普兰热,《维纳斯和丘比特与墨丘利和赛姬-寓言》,1600,图源:TEFAF官方网站

TEFAF纸本艺术展区的Stephen Ongpin Fine Art将展出纪念德国素描大师阿道夫·门采尔(Adolph Menzel)生平和作品。

“一个眼中所见、铅笔所绘的世界”(A World Caught with the Eye and Held by the Pencil)的展览罕有汇集了门采尔大师在德国之外创作的作品。

▲ 阿道夫·门采尔,《在山腰上》,247x327mm,图源:TEFAF官方网站

TEFAF设计及TEFAF部落艺术两个展区继去年试展成功后,将继续合并展出,迎来6位参展商。

TEFAF部落艺术中,巴黎艺术商Lucas Ratton将展出颇为生动精美的19世纪Songye雕像;雕像属于Kalebwe ya Ntambwe风格,是Songye作品中最罕有之一,作品赋予人物重要内涵和灵魂。

▲ 《松耶族人像》,木材、金属、纤维和布,高度64 cm,刚果民主共和国,19世纪,图源:TEFAF官方网站

TEFAF设计展区中3位专门从事当代设计: Friedman Benda,Carpenters Workshop Gallery和 Galerie Maria Wettergren,共同呈现不断增长的现代和当代艺术市场。

Friedman Benda画廊负责人Marc Benda对纽约时报的媒体说到,“我们一直非常想参加这个展会,TEFAF几乎是其他艺博会的模版”。

▲ Friedman Benda画廊展品,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圆柱的原型》(Prototype for commode column),1963,图源:TEFAF官方网站

TEFAF 高级珠宝展区迎来一位新参展商 BHAGAT,这个展区为参观者呈现一些精挑细选的世界上最优质的珠宝以及珠宝商。 

BHAGAT展出一件非同一般的蓝宝石和钻石镶嵌的白金戒指;作为其挑选的高品质作品的其中一件,它表明BHAGAT致力创造和制作独一无二的珠宝饰品。

▲ 《戒指》, 蓝宝石和钻石镶入铂金, 3.1 x 2.5 x 1.5 cm, 印度孟买, 2019年,图源:TEFAF官方网站

Part 2 画廊和藏家怎么说?

“没有人会后悔来到这里”

除了本届新增的亮点作品外,对本届TEFAF最大的关注点无疑是在新型冠状病毒对于艺博会、以及对于艺术市场交易的影响。

根据上涨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和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古董市场的销售额约为641亿美元,较之于2018年减少了5%。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在今年的TEFAF上,疫情使得许多海外藏家不得不取消了自己的出行计划。

意大利画廊Galleria Continua的合伙人Maurizio Rigillo,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常我会和十个藏家一起从米兰飞到这里,但是今年我是独自一人飞来的”。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纸本艺术区Stephen Ongpin Fine Art的画廊主Stephen Ongpi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届艺博会对每个人呢来说都是艰难的”。

但是他说到,“即使最后的销售额会有所下降,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十分激动、十分满足,并且十分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成交额是否受影响?

在新冠病毒的扩散下,疫情是否影响了今年TEFAF的成交量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

TEFAF官方表示,当地时间周四(3月5日),出席首日预览的人数为4000人,比去年同期下降29%。

在人流量有所下降的情况下,虽然如期举行,本届TEFAF的交易额究竟如何?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和网络

Part 1 目前最高成交额

1350万美元的梵高画作

▲ 梵高,《农舍前的农妇》(peasant woman in front of a farmhouse),1885,图源:伦敦狄金森画廊 

荷兰画家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于1885年创作的,的《农舍前的农妇》(Paysanne devant unechaumièr),以1350万美元(约合19400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

该画作来自于英国伦敦的狄金森画廊(Dickinson Gallery),并创下了目前为止的最高交易额,而这也与这幅画当年最初的成交额有着天壤之别。

这幅画在1967年的一次农场拍卖中仅售出4英镑,次年在伦敦以45英镑的价格出售给意大利BBC员工路易斯·格罗索(Luigi Grosso)。

▲ 路易斯·格罗索与《农舍前的农妇》

格罗索在策展人艾伦·鲍内斯(Alan Bowness)的帮助下进行了鉴定,最终于1970年将这幅画作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以11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好莱坞电影制片人约瑟夫·莱文(Joseph Levine)。

此后这幅画在苏富比进行了四次拍卖,最终在艺术家的老家,荷兰的艺博会上,创下了它的最高纪录。

Part 2 开幕成交额

所有品类均有成交

官方数字显示,2020 TEFAF 在3月5日优先参观日和3月6日预展期间接待了约10,000名国际访客,且周末参观人流持续。

截至目前,博览会所有品类都有成交。而在优先参观日和预展两天内,已有不少藏品成交。以下是官方提供的部分展区典型成交商品:

在TEFAF古董展区,J.Kugel将其展台的焦点藏品:制于1641-1642年的《奥菲斯杯》(Orpheus Cup) 出售给了一家重要的博物馆。

▲ 《奥菲斯杯》(Orpheus Cup),图源:网络

在TEFAF绘画展区,新参展商来自西班牙马德里的Nicolás Cortès画廊在开幕日售出七件作品。

其中包括描绘圣杰洛姆以及圣克莱尔的祭坛画,这件藏品要价为300万欧元。该作品近日被证实为安东尼·莫尔(Anthonis Mor)所做,在本届TEFAF上由低地国家的一家私人基金购得。

▲ 安东尼·莫尔,祭坛画,图源:TEFAF官方网站

TEFAF现代艺术展区今年迎来了4家新参展商,其中英国伦敦的利森画廊(Lisson Gallery)表现抢眼。

该画廊以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李禹焕(Lee Ufan)作品《对话》(Dialogue),以20万美元售出史丹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油画《晨歌》(Morning Song),以及以55万美元成交玛丽·柯斯(Mary Corse)作品《无题》(Untitled)。

▲ 利森画廊展位,图源:网络

Part 3 缺少海外访客

“欧洲访客依旧令人激动”

不得不承认,一些海外游客,尤其是欧洲以外的游客,因新冠病毒的影响而取消了三月前往荷兰的机票。

古董商保罗(Paul Moss)为本届艺博会带来了一个古日本的佛祖雕像,创作时间约在11至12世纪。日前,有三个美国博物馆都对收藏这件作品感兴趣,但他们都没有在艺博会上出现。

但保罗说,他并不确定是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还是受到纽约亚洲艺术周的影响。

但在本届TEFAF上,来自欧洲本土访客的表现依旧令人激动。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网络

参展商兼TEFAF古董主席乔治(Georg Laue)表示:“我们向艺术界发出了非常积极的信号,开幕的前两日气氛非常好。”

同时Georg表示,“尽管我们缺少一些海外客户,但高素质的参观者尤其是来自欧洲的访客令我们激动,他们心情很好,大力购入。”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网络

亮点展位作品

“凤凰艺术”带您“云看展”

Bernard De Grunne (TEFAF部落艺术):班达雕像,约1820年至1880年,由Master of Mobaye制成,出自横跨中非共和国与刚果东北角之间边界的一间班达/赞德工作室。

Dickinson (TEFAF绘画) :《农舍前的农妇》,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1853年-1890年)布面油彩,1885年所作。

哈默画廊(TEFAF 现代艺术) :《穿黄色裙子的三个舞者》, 1891年所作, 布面油彩,埃德加•德加 (1834 – 1917). 50年来首次现身于市场。

Galerie Marc Heiremans (TEFAF设计) –由埃曼诺·纳森(Ermanno Nason,1928年 – 2015年) 自 1964年所作的无题玻璃作品. 该玻璃雕塑由一块完整的固态玻璃制成,很难完成,这是它首次现身于市场。

Hemmerle (TEFAF高级珠宝) :一对以极为稀有天然珍珠为中心的耳环–美乐海螺珍珠展现出精妙的双调平衡,经由精心配色的橙色和斯里兰卡帕德玛蓝宝石得到了增强。

Le Claire Kunst (TEFAF纸本艺术) :马克斯·贝克曼(Max Beckmann,1884-1950年)于1912年创作的画布油画《绿色背景的自画像》(Selfstbildnis mit grünlichem Hintergrund),要价240万欧元。

Leon Tovar (TEFAF现代艺术) :《头》,1968年,马塞洛·波内瓦尔第(Marcelo Bonevardi,1929年至1994年)的石灰石作品,由艺术家遗产流入市场。该作品展现了Bonevardi艺术创作可能不为大众所知的一面。

Otto Jakob (TEFAF 高级珠宝):镶有马来西亚巨型大叶螽蟴翅膀自然铸型的耳环。翅膀上装饰着绿色的玻璃珐琅,浅粉色的空窗珐琅,以及背面的彩绘金色。耳环还镶有绿色铬钒钙铝榴石以及黄色和浅棕色钻石。

Yann Ferradin (TEFAF部落艺术) :A Guro ‘gu’ mask,作于约公元1880年 – 1900 年,木材,白色颜料,带有细腻的多层灰褐色铜锈, Guro 文化大师之作,十分罕见的面具式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