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推荐:过“六一”怎能少了这本“《葵花宝点》”?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国际儿童节”的概念,首次提出还是在1925年8月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关于儿童福利的国际会议上。此次大会有54个国家的爱护儿童代表,聚集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儿童幸福国际大会”,通过《日内瓦保障儿童宣言》。宣言中,对于儿童精神上应有的享受、贫苦儿童的救济、儿童危险工作的避免、儿童谋生机会的获得,以及怎样救养儿童等问题,均有热烈讨论。自此次大会后,一方面藉以鼓舞儿童,让儿童感到幸福、快乐,另一方面也为引起社会重视与爱护,各国政府都先后规定“儿童节”。

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儿童节也成为了“全民”节日,上至几十岁下至刚出生的宝宝在这一天都会变成“小朋友”并希望收到最特别的礼物。但是特别礼物又怎样定义?您又收到过怎样特别的礼物?

在杭州有一位80后宝妈用带娃的业余时间,享受自己的兴趣爱好,拿起画笔,将自己真实的二娃生活画成了一部有趣的四格漫画,同时“凤凰艺术”希望借此位宝妈的漫画来送给各位读者们作为今年的六一儿童节礼物。

520情人节刚走,六一儿童节又来了。儿童节,顾名思义是给天下的所有“宝宝们”的节日,在准备礼物这一环节也是年年出新招。

没有礼物的童年是不完整的童年,而没有礼物的儿童节,怎么还能叫过节?而年轻时的自己在儿童节这一天时,就算只是分到一把小糖果,或是收到一盒玻璃弹珠,都能开心个好几天。
也许你以为现下儿童节的礼物是俄罗斯方块掌中机。在高端一点的也许是这样的旋风四驱车?又或者是每个女生都梦寐以求的芭比娃娃?

事实上,以上礼物都是属于80、90后们的独家记忆,而这些80、90后们也已经开始为人父为人母,他们在给自己孩子准备礼物时也更为惊喜与前卫。

自从开放二胎政策,妈妈们就更加忙得不可开交。大部分宝妈们有了孩子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更别说兴趣爱好。 而在杭州,有这样一位80后妈妈却竭尽全力,用带娃的业余时间,享受自己的兴趣爱好,拿起画笔,将自己真实的二孩生活画成了一部部有趣的四格漫画。在她身上,你会看到新时代的母亲形象,早已不再是单一的牺牲和付出,完全也可以让自己活得很飒!

▲ 《葵花宝点》两位主人公:小点与小葵(从左至右)

事实上,这位80后妈妈在20多年前找到台湾漫画家蔡志忠的工作要得了一本签名书。蔡志忠精选了一本台湾版的《漫画心经》签名,还在扉页画了一幅观音。2009年,他们在杭州见面了。这位80后妈妈叫许嘉,出生于1984年,此时刚刚从同济大学建筑学专业毕业。她说,因为从小喜欢蔡志忠的诸子百家系列,自己也希望画漫画。

▲ 蔡志忠为许嘉和她的两个孩子创作的漫画:每个小孩都是天才,只是……妈妈不知道!

但是那位小姑娘到底实现愿望了吗?蔡志忠一直心心念念。此后十余年里,一切悄悄的,看似并未发生。但在见面第二年后,许嘉便考入中国美院史论系,师从著名艺术史学者范景中先生修中国美术史,硕士论文以明代画家吴彬为研究对象;此后她又以“绣画”为主题完成博士学业。她成长为一位策展人和艺术家,从首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起便全心投入。如今,她已是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专任教师,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 许嘉一家四口合照(从左至右:点爸、小葵、点点、点妈)

但漫画的种子,一直在悄然生长。十余年里,许嘉已经积累整整9本手稿600多组漫画。因为两个孩子小名“点点”和“葵葵”,她的漫画被命名为“葵花宝点”。2018年,在好友怂恿下,微信公众号“葵花宝点漫画生活”正式开张,已连续发布漫画400余组。

▲ 《葵花宝点》两位主人公:小葵与点点(从左至右)

同样地,许嘉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也会每日更新,仿佛是在看连载漫画一样,每天都想知道今天两个萌娃又口出什么金言?又有什么事情成为了“段子”?

通过许嘉的漫画连载与朋友圈可知,她是一个非常擅长发现日常美好的温柔母亲,在她的笔下,两个萌娃有着极明显的性格特点,同时,漫画中的外公外婆与爸爸也是显示出了不同于在外的另一种人格表现与性格。

许嘉漫画集《葵花宝点》系列之《我的葵呢》《人小鬼大》《童言无忌》《天马行空》《点心浪漫》中,许嘉以母亲的视角,记录了大宝小点和小宝小葵生活中细小而美好的成长故事。比如,小点的气球飞走后,她说:气球飞到月亮上找月亮男孩了。有趣又有爱,使人感受到日常生活中动人的闪光瞬间。

▲ 《葵花宝点》漫画系列

▲ 《葵花宝点》系列

葵、纤维,这组文字对艺术界而言是如此眼熟——许嘉正是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艺术家许江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纤维艺术家、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艺术总监施慧的独生女儿,他们即是《葵花宝点》中的“阿公”和“阿婆”。从在母亲腹中开始,许嘉的生命便与葵和纤维交织,她曾对艺术叛逆,却又如使命般地接过母亲的衣钵。

▲ “葵花宝点”中的人物形象,从左到右依次为葵葵、阿婆、爸爸、点点、阿公、妈妈

▲ 《葵花宝点》系列

 

漫画这条线,生长得独立,像是她关起门来独享的欢愉,又像是一份悄悄打磨数十年的礼物,而对于她两个活泼又可爱的宝宝们来说,也是一件极为珍贵又独特的礼物。

 

 

▲ 《葵花宝点》系列

 

“许嘉独白”

▲ 许嘉,策展人、艺术家。2019年第三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国际研讨会策划人,2016年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联合策展人,2013年首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策展助理。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学专业,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博士,曾赴美国罗德岛设计学校、英国伦敦金史密斯学院交流,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专任教师。近年来,许嘉的研究重点从中国明清美术史转向当代纤维艺术领域,发表多篇学术性论文,并以艺术家身份参加国内外展览。

我出生在一个艺术之家,父母、先生和我都在中国美术学院任教,外祖父也曾就读于此。外祖父从事平面设计,父母从事纯艺,先生则从事景观设计。我却从小排斥美术,好好学习,坚持走理工科的路子,没想到在五年的同济建筑学生涯之后,竟又阴差阳错回到艺术圈,研究起了美术史,师从范景中教授。在博士毕业之后,我又转而研究纤维艺术,一门可谓最悠久又最前沿最新潮的艺术门类。可以说,我毫无绘画基础,但是童年时就喜欢看漫画、小人书,从阿根廷漫画家莫迪洛的大鼻子人物,到德国的卜劳恩的父与子,从乔治·贝克的《炮灰画传》,到奥斯卡·雅各布生的“老三毛”,从刘继卣的《大闹天宫》到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尤其喜欢的是台湾蔡志忠的国学漫画系列,并因喜爱而开始拙劣模仿,时间长了似乎渐渐有了些模样。

在十年前我曾经出版过一本非常小的口袋书《麻花芝芝幼稚园》,那是一本结合了我的早期画大学生活的漫画和笨拙的纤维艺术作品的小书。如今看来,当年的画功真的很拙劣,但也是那一段漫画大学生活的经历让后来用漫画形式记录孩子成长的想法变得顺理成章。2010年,我又曾经为《幽默大师》画过一年的专栏,内容是“80后的童年记忆”,从《麻花芝芝幼稚园》到《幽默大师》,“我”始终是主角,我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扎了两个朝天小辫的小女孩的模样,这个形象最初也来源于蔡志忠的漫画。在后来的漫画《阅读城市系列》、动画《外婆家的记忆》、动画《放学回家路上》等作品中,两个朝天辫的小女孩始终贯穿着画面,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小女孩的形象就成为了我的个人形象,我的内心也一直就像这个小女孩一样没有长大,直到2017年我成为人母。

▲ 许嘉《葵花宝点》手稿

2015年9月,大宝点点出生,2017年7月,二宝葵葵也接踵而至。身为两个娃的宝妈,我的世界从此不一样了。许多人都说:“第一个娃当宝养,第二个娃当猪养。”于我而言,仅言中了前半句。大宝是我亲手带大,深知诸多不易,从小视书本为神圣的我,竟发现在养娃这件事情上完全不能相信那些所谓“育儿宝典”中的内容,其中最让我崩溃的就是女儿从来没有睡足过“教科书”中要求的时间。如今我已经知道每个宝宝的睡眠时间都各有差异,但想当初我曾久久为这件事操碎了心,却又收效甚微。因此,在意外怀上二宝后,我一方面内心喜悦,另一方面却更加焦虑,生怕这第二个比第一个更加睡渣。于是,我一度失眠抑郁,长时间的失眠和焦虑令我的抵抗力下降,最后导致在哺乳期得了脸部和眼部的带状疱疹,着实一番折腾,后遗症至今尚未完全消退。这场大病之后,我决定要重新正视自己,把关注从对孩子的身上转移到对自己的健康上,我开始真正意识到,只有母亲健康快乐,宝宝才能健康快乐,整个家庭才能健康快乐。于是,在宝爸的鼓励下,我拿起画笔,开始用生涩的线条勾勒两个宝贝的生活点滴,记录他们的成长历程,也作为一种对自己的心灵疗愈。

 

▲ 漫画主人公点点与小葵的兔子伙伴

因为刚开始画的时候小葵还在我肚子里,所以就以小点为主角。小点从小短发,所以我发现自己画得最顺手的两个小辫子的形象不再适合她了,于是只好重新塑造,如果说两个小辫子的形象是我对我自己形象的理想塑造,那么小点的形象绝对就是我对她形象的现实塑造,因为是短发,男女的标志并不是太明显,所以就配上一条连衣裙。而我自己的形象则随着我的头发长短而一直在变化,可以说是漫画中变化最多的一个形象。外婆的特征比较难抓,为了和同是短发的我区别开来,给她加上一副老花镜,可是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人看成了长发。外公的形象被很多人说像,恐怕是我抓住了外公皱着的眉头和圆瞪的双眼。爸爸的形象比较简单,但我总会细细区分他的各种表情,那种或是幸灾乐祸、或是不屑一顾、或是一脸迥然的表情,竟也让这个形象被有些人记住了。爸爸比较高,虽然不算胖,但婚后有了肚子,所以每次画他的时候,我都不忘添一笔大肚子,自己都会笑。最后诞生的是小葵的形象,这个有点像洋葱头的小脑袋其实是某一次我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小天使形象,觉得特别可爱,就挪移到小葵身上了,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形象比较适合婴儿,没想到画着画着就改不掉了,现在小葵快三岁了,洋葱头还按在这个小吃货的大肚皮上。

 

▲ 《葵花宝点》系列

或许和大多数艺术之家一样,我们在教育孩子上实行的是“放养”政策。为了让孩子从小接触自然环境,在与泥土玩耍的环境中成长,小点一岁时,我们就搬到了满觉陇村里,这是西湖旁的满陇桂雨景区的所在地,前有虎跑泉水,背靠龙井茶山,逍遥惬意。宝爸是一个喜欢玩石弄草、养鱼捉虫的很会享受生活之人,和我这种无生活情调的“工作狂”类型完全不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装修新家时我执意不要浴缸,因为自己从来都是淋浴几分钟解决问题,而他却坚持在三楼的工作区旁的卫生间弄了一个浴缸,一扇大窗面对山林,没有任何人迹,旁边摆上一方如玲珑石般的朽木,点一炷香,泡一盏茶,竟可泡澡一个时辰。因此,面对我在最初管大宝问题上的一惊一乍,事无巨细,宝爸总是冷眼旁观,心态甚好。他的管娃理念是: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家庭是孩子最好的学校;不能让孩子打乱父母的生活节奏,孩子要跟着父母的节奏跑,而不是父母围绕着孩子转。明白这个道理易,但实践起来难。所幸的是,在那场大病之后,我似乎懂得了舍得,并也开始实践这一理念。画漫画便是重新捡起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第一步。

恐怕是住在满觉陇村,离城市生活、小区闲语太久的原因,我们在娃的教育选择上比较随遇而安。俩娃都是从小一人睡一间房,和我们分房睡,但有时做噩梦了也会跑过来和我们一起睡;俩娃都是从一岁开始就入托,托班在儿童公园里面的山顶树林里,环境很好,小朋友很少,老师们很上心,这一直是我们觉得自己幸运的地方;俩娃饮食习惯差异很大,大宝不喜欢吃蔬菜水果,二宝不喜欢吃肉,奶粉很早就不喝了,只要大人的牛奶和酸奶,但是只要他们吃得开心,玩得开心,在吃上我们并不太讲究,由他们自己做主,只是把好甜食关和刷牙关;俩娃性格不同,大宝需要陪伴游戏,二宝可以独自玩耍,他们感情很好,偶有争执;大宝喜欢画画讲故事,二宝喜欢火车搭积木,对于兴趣我们并不刻意引导;周围有朋友的小孩在大宝的年纪已经上了四五门兴趣班,也有朋友把孩子放在崇尚灵性教育的另类幼儿园,我们比较中庸,两者均没有选择,只是单纯地相信满觉陇的环境、与自然的接触和父母的陪伴就是他们最好的课堂。

▲ 《葵花宝点》系列

《葵花宝点》伴随着二宝小葵的出生开始,却更多地记录的是大宝小点的生活点滴,当然也不乏二宝的成长和家人的陪伴。无论如何,姐弟之间的一种牵绊就在冥冥之中形成了。一转眼三年过去,虽然不是日日画,但也竟画了600弹的四格故事,手稿厚厚9本,自己也未料到,当年的初心,竟能坚持这么久。并且,随着俩娃的成长,漫画似乎已经成为了我和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会围绕在我周围看我画画,问我里面在讲什么故事,故事里面的他们正在说什么话,或者趴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画。我呢,调整了从前记日记的习惯,大大缩减日记的篇幅,转而有更多时间作画,以画作记。一方面,这些漫画记录下了他们的成长细节,那些可能不画下来就再也记不起的细节,另一方面,也因为漫画,如今我变得更加敏感和细心,每每他们有什么妙语或趣事,我就立刻记录下来,事后再转化为漫画,这种捕捉的敏感,也让我变得更加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与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中。可以说,虽然我是漫画创作者,但漫画反过来也成就了我,让我感受到了人生的充实和真挚。

▲ 《葵花宝点》系列

2018年,在好友的怂恿下,我开了一个“葵花宝点漫画生活”的公众号,虽然一直坚持每周更新五天,今天已更新到400多弹,但是粉丝只有可怜的90个人。不过,于我而言,公众号的经营更像是另一种形式的日记,想象着宝贝们的生活趣事就由这个窗口被分享出去了,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 许嘉《葵花宝点》从用笔画在本子上,升级到用iPad创作

2018年8月,94岁的外婆去世,外婆家曾经承载了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小时候每年的暑假都是在外婆家度过,葡萄架和石榴花、无花果和丝瓜藤、冰井水和绿豆汤、小人书和竹夫人,这些每每痴迷的东西如今竟那么不真实地随风而逝,我多么后悔没有用更多的心去守护那些幸福的瞬间。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继续《葵花宝点》的原因,我希望这些日记般的拙笨线条,多少能够为这两个如风般成长的宝贝,保留一些属于他们的童年记忆,能成为现在的我给三十年后的他们和我自己的礼物。

 

谨以这些画风生涩但绝对真实的漫画,献给我亲爱的家人们。

——许嘉

 

到此,小编想顺嘴问一句,今年的儿童节大家收到礼物了吗?

(凤凰艺术 综合报道 责编/yyc)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