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国外艺术界那些卸任离职的“大人物”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过去几个月,国外艺术界都有哪些“大人物”“不得不”卸任离职?

转眼间,2020年即将进入所谓的“金秋九月”。只不过在今年,那些金秋的叶子上,必将会留有种种痕迹。经历了全球长达数月的疫情后,疫情及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危机深刻地影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同时,全球性的政治和种族运动也在此时同期爆发,更是给这个运转的世界带来无数波澜。

在近期的世界艺术行业观察中,“凤凰艺术”发现,在6、7、8月中,仅在美国便有多位美术馆、画廊、 博览会或艺术院校的重要人物离职。他们离开的原因或许在表面上各不相同,但在背后,种族、疫情、经济、肤色与性别的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已然成为了穿透美国艺术界的一把利剑。那么,在这几个月中都有哪些“大人物”离职,又带给了艺术世界怎样的变化?

伦敦金匠学院黑人教员伊万·伊夫科亚辞职抗议种族歧视

六月,伦敦大学金匠学院艺术系唯一受永久雇用的黑人教职员——艺术家伊万·伊夫科亚(Evan Ifekoya)宣布辞职,以抗议在这所著名艺术院校经历的“拒绝反思的、攻击性的种族主义”。

伊夫科亚在一封广为流传于社交媒体的题为“撤回我的劳动”(Withdrawing my labor)的公开信中写道:“我拒绝承受作为金匠艺术系唯一拿到永久雇用的黑人教职人员这一负担。”“一个70多人的团队中只有极小部分是有色人种,这在2020年是不可接受的。”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加里·加雷尔斯等多位高管辞职

7月,加里·加雷尔斯(Gary Garrels)因言语不当引起巨大争议,宣布辞去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绘画和雕塑部门高级策展人的职位。他的突然离职标志着这家海湾地区重要的现代艺术机构最新且最引人注目的领导层更迭,而这一系列变化与机构员工中明显的种族主义和结构性不平等现象具有重要关联。 加里·加雷尔斯于2008年被任命为SFMOMA的高级策展人,他于一封内部电子邮件中宣布辞职,并为他“极不佳的语言选择”致歉,同时强调了他作为致力于种族多样性的策展人的历史。他写道,他几乎在使用“反歧视”一词后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冒犯性的术语。

加里·加雷尔斯是7月以来辞职的第五位SFMOMA高管。此前,对外关系副总监南·基顿(Nan Keeton)、首席传播官安·冯·格梅滕(Ann von Germeten)、人力资源总监玛丽莎·罗比施(Marisa Robisch)以及招聘和人事经理辛迪·哈伯德(Cindi Hubbard)都在7、8月份离开了这家美术馆。

底特律当代艺术博物馆执行董事艾丽西亚·博罗维-里德因员工投诉而被迫休假

7月,在底特律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D)经历了数月的动荡之后,该机构的70多名前雇员给董事会写了一封信,称在执行董事艾丽西亚·博罗维-里德(Elysia Borowy-Reeder)的管理下,由于种族主义和暴力语言频发,这家美术馆已然成为了一个“有毒的工作环境”。此后,董事会宣布将艾丽西亚·博罗维-里德暂时休假,但许多相关工作人员仍在继续主张将其撤职。

“我们的投诉被忽视,而我们的工作和同事的职业受到了威胁......执行董事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创伤和精神上的痛苦,我们中许多人仍在恢复。”

现任和前工作人员均提到了艾丽西亚·博罗维-里德在疫情期间的不当处理,声称她向下岗人员施压,要求他们继续工作并接受失业救济以代替博物馆的工资。今年早些时候,MOCAD裁员到只剩下了6名员工,虽然博物馆最终获得了保护计划贷款(PPP)并重新雇用了其中许多职工,但不安全感依然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白俄罗斯明斯克剧院总监帕维尔·拉图什科因支持抗议者而被解雇

8月,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扬卡·库帕拉国家剧院,剧院工作人员向白俄罗斯文化部长尤里·邦达尔挥舞着辞职信。在剧院导演帕维尔·拉图什科因支持抗议者而被解雇后,将近1000人聚集在剧院前,以支持该剧院工作人员集体提交辞职信的举动。

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扬卡·库帕拉国家剧院前,白俄罗斯文化部长尤里·邦达尔经过一个举着横幅的女子,上面写着“艺术需要自由”。

从码头工人到医生,白俄罗斯的工作者们在上周进行了全国性罢工,抗议备受争议的亲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连任。罢工者中包括参与和平抗议的国家艺术博物馆员工,以及位于白俄罗斯中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涅斯维日城堡(Niasvizh Castle)的博物馆工作人员。

自最初的罢工以来,抗议活动进一步蔓延。艺术家们挥舞着抗议选举结果和国家暴力的标语,在明斯克组成了一道人墙。随后,白俄罗斯全国上下数百名文化工作者签署并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谴责选举过程和结果,并呼吁停止针对抗议者的暴力行为,释放政治犯,举行新一轮透明公开的选举。国家电视台员工举行罢工,明斯克爱乐乐团举行歌唱抗议活动。在明斯克的库帕拉国家剧院(Kupala National Theater),人群聚集在一起,声援因支持抗议活动而被解雇的剧院总监帕维尔·拉图什科(Pavel Latushko)和随后集体宣布辞职的剧院艺术家们。

艺术与设计博物馆馆长克里斯托弗·斯克茨卸任

8月,艺术与设计博物馆馆长克里斯托弗·斯科茨(Christopher Scoates)宣布卸任,作为这家历史悠久的艺术机构的第四位领导人,他自2018年以来一直担任着馆长的职位。

“我要感谢全体员工和董事会为使MAD成为一个创新而充满活力的机构所做的出色工作”, 斯科茨在一份声明中说,“现在,我们已经成功地控制疫情并准备重新开放,我觉得现在是专注于与其他机构合作的合适时机,这些机构正在度过充满挑战的时代。”

作为MAD的负责人,斯科茨帮助博物馆进行了2000万美元的捐赠活动。执掌MAD之前,他曾是密歇根州布卢姆菲尔德希尔斯(Bloomfield Hills)克兰布鲁克艺术学院和美术馆的馆长。

美国马萨诸塞州博物馆负责人乔·汤普森辞职卸任

8月,乔·汤普森(Joe Thompson)宣布卸任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美术馆MASS MoCA负责人的职位。该美术馆是该州最重要的当代艺术机构之一,以其冒险、大规模的装置而闻名。现任博物馆副主任兼首席运营官的特雷西·摩尔将担任临时总监,汤普森将在他离开后的一年中担任董事会的特别顾问。

汤普森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担任了三十多年的馆长后,现在是我放弃对美术馆进行日常管理的时候了,明年要把重点放在过渡计划、机构发展和能力建设上......尽管我们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了许多成就,但仍有许多创新还待发展。”

与美国其他主要博物馆一样,MASS MoCA当前正面临着由疫情引起的金融动荡时期。今年三月,美术馆透露计划裁员165名员工中的120名,并预计将损失5570万美元的收入。

汤普森自MASS MoCA于1988年成立以来,一直担任着负责人的角色。当时威廉姆斯学院艺术博物馆(Williams College Art Museum)的馆长托马斯·克伦斯(Thomas Krens)于1986年首次对美术馆进行了构想。该美术馆占地16英亩,由工厂改造而成,于1999年向公众开放。

目前,汤普森正面临着与2018年一起事件有关的汽车杀人罪的争议。

洛林·兰道夫卸任Frieze New York总监

8月,洛林·兰道夫(Loring Randolph)宣布将离开Frieze博览会,并卸任Frieze New York总监的职务。她自2019年以来一直担任Frieze New York的总监,此前曾于2017年担任Frieze Art Fairs的美洲艺术总监。在未来,她将担任Nancy A.Nasher和David J.Haemisegger的总监。

洛林·兰道夫将继续担任纽约2021年艺术节的项目总监,她还将在离任后协助并领导新领导的过渡。

洛林在一份声明中说:“疫情带来的隔离使我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对艺术的迷恋,因此,我很高兴能更接近收藏中的作品,并更深入地研究艺术家的行为。”

今年,弗里兹取消了大部分博览会,而代之以在线观看。

大英博物馆创始人汉斯·斯隆爵士胸像被撤下

8月,大英博物馆的创始人汉斯·斯隆爵士爵士因与奴隶贸易有关,已将胸像从画廊的重要位置撤下。目前位于橱柜中的雕像现在将构成承认殖民压迫的陈列品的一部分。  该机构的主任哈特维格·菲舍尔(Hartwig Fischer)表示:“我们已经将他推离了他的基座。我们绝不能隐藏任何东西。”

斯隆在牙买加之后的几十年中通过两种主要手段建立了自己的庞大收藏。他吸收了威廉·查尔顿(Courten)(1642-1702)和詹姆斯·彼得维(James Petiver)(卒于1718年)等朋友的完整收藏。斯隆从不断扩大的大英帝国的旅行者和殖民定居者那里购买了许多自然和人工的物品。

还有那些被迫离职或裁员的他们......

当然,除了因各种原因而离职的美术馆馆长与总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无数工作者们来说,裁员潮同样是疫情对艺术界造成创伤影响的另一个显著现象。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在此前宣将解雇其全部97名兼职员工——占美术馆总员工数量(185名)的一半。“我们都面临着由疫情造成的极其困难的情况。根据政府的要求,MOCA 采取重大措施以保护公众和机构的未来。” “由于加利福尼亚州和洛杉矶市签发的在家隔离的命令,以及这些工作都要求都是需要在公共空间中工作,并且不能远程进行,MOCA 暂时解雇了所有兼职员工,直到博物馆重新开放后他们才能够恢复工作。我们承诺在本月底之前为每位下岗员工提供薪水,在这些困难时期,我们将继续与 MOCA 的工会劳工伙伴密切合作。”

哈默博物馆则裁掉了150名学生实习生,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其中大部分的工作人员是在前台、售票处和展示空间的位置”。

同时,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解雇了85名特约教育工作者,新当代艺术博物馆解雇了近三分之一的全职和兼职员工,惠特尼美术馆解雇了76名无法远程工作的员工。在西海岸,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了缓解经济困难,裁员135人,从5月1日起近200人强制休假或减少工作时间。

美国裁员的机构还包括: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哈默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马萨诸塞州当代艺术博物馆、匹兹堡卡内基博物馆。此外,印第安纳波利斯当代艺术博物馆宣布永久关闭。

同时,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简称“大都会”)于近期再度裁员了79名员工,此外93人自愿离职,181人被停职。这是疫情以来纽约大都会的第二次裁员,4月,纽约大都会裁员80多人,此次第二波裁员将使大都会的员工数量从3月时的2000多人降至1600人左右。目前纽约大都会的员工规模已经缩至疫情前的20%。

除裁员外,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于4月22日宣布,对于其高管人员将进行减薪政策——其中包括馆长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H·韦斯(Daniel H. Weiss)将减薪20%,同时另外11名博物馆高管将减薪10%。

▲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曾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事实上,与大都会这样拥有大量捐助资金的大型艺术机构相比,美国有更多的中小型博物馆、美术馆正面临更大的挑战。在美国博物馆联盟上月的调查中,16%的美国博物馆馆长表示,如果无法找到更多的资助,其博物馆将于16个月内永久关闭。另外17%称,没有政府与私人捐助者的金融帮助,他们不知道是否能继续生存下去。

▲ 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近日,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罢工也已经持续了多天,美术馆准备解雇高达313名工作人员的计划让这里的员工无比愤怒。工会在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不同意泰特在疫情和经济衰退期间裁员313人的决定......同时,被裁掉的员工大多来自泰特内部收入最低的部门,譬如零售、餐饮和出版部门,我们是泰特最具多样化的员工,其中许多同事都是“BAME”(黑人,亚裔和少数民族),LGBTQIA +,残疾人以及移民。”

员工们要求中止所有裁员,并表示,泰特只使用了他们收到的700万英镑政府文化救助资金中的10%,如果这笔钱还不够,泰特应该与工会一起游说政府寻求更多支持。

拍卖行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在4月1日举行的苏富比网上会议上,首席执行官Charles Stewart宣布公司正在实行裁员和强制休假措施,有消息称,约200名苏富比员工(占总数约12%)需要强制无薪休假。而未被裁员或无需休假的美国及英国员工需要减薪20%。几乎同一时间,佳士得也展开了降薪行动,但是手段相对温和。在咨询全球各个办公室后,管理层和高层员工答应自愿减薪,以和公司上下同步过冬。佳士得承诺,一旦业务重回正轨将会归还扣减薪金。基层员工不受影响。

可以说,世界性的疫情对每一个个体,及整个社会的文化、精神和城市空间,都产生了深刻影响,也让人们再次思考个人、社会与世界,艺术与现实间紧密而又复杂的关系。而在上文中的他们,每个人离开的原因或许在表面上各不相同,但在背后,种族、疫情、经济、肤色与性别的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已然成为了穿透美国艺术界的一把利剑。

而这些或主动或被动,或喜悦或绝望的人们,在接受着时代大潮扑打的同时,也似乎都在向我们诉说着:艺术,揭示了这个时代,同时也遮蔽了其中的一部分。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4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