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70岁的史努比遇见重启后的MoCA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凤凰艺术 | 今晚B站火了!美术馆重启竟为一只狗的70岁生日? 

还记得那只白色的、常常语出惊人的小狗吗?

每个动漫形象往往都会融入一个群体的集体记忆。而对于那只可能是世界最著名的小狗来说, “史努比”不只是一个名字、动画形象又或是当下流行的IP,更是几十年来无数人在漫画世界的投影与寄托。

这部漫画至今已经出版超过30000000册,包裹着彩色外衣的灰色故事根植在无数小孩心里。如今,史努比已经陪伴了我们70年的时间,看漫画的读者也一天天、一年年地成长。就像漫画里提到的那样, “幸福是一只温暖的小狗”(happiness is a warm puppy) ,70年来,史努比一直在带给读者最饱满的幸福感,温暖我们,疗愈我们。

▲ 展览现场

《花生漫画》x MoCA

2020年9月9日,70岁生日的史努比来到魔都,空降MoCA。这是《花生漫画》继1990年在巴黎卢浮宫举办“流行史努比”展览后,再次与艺术馆合作的展览,同时也是《花生漫画》首次与中国艺术家进行大规模的跨界艺术创作。

▲ 展览现场,MoCA执行馆长孙文倩导览

作为2020年重启美术馆的第⼀个展览,本次展览与《花生漫画》构建了强大的策展关系,并与历史和当下,幻想与现实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花生漫画》创造了一个只有孩子和动物,没有成年人的环境,这也让舒尔茨得以从孩童的角度出发,构建他的漫画艺术世界。在50年的连载中,《花生漫画》的许多情节都隐藏着艺术的元素,传递出了作者对于艺术和生活哲学的思考, 充满奇异和多变化的叙事文本也与“MoCA动漫美学双年展系列”的策展理念不谋而合。

▲ 开幕现场

“没有什么能像没有回应的爱一样带走花生酱的味道了。”—— 查尔斯·舒尔茨

展览围绕“完美的一天”这一叙事主题展开,意在打造一个令人忘却时间与烦恼的时光乐园。

“爱、希望与梦想”是《花生漫画》故事的永恒主题之一。MoCA以此为线索,邀请20位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发挥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花生漫画》的故事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 展览现场

艺术家们透过绘画、新媒体影像、雕塑、音乐等多重创作手法勾勒出他们印象中的Snoopy。

▲ 展览现场,超模陈碧珂正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其中尤为特殊的是,集超模、演员、导演身份于一身的特邀艺术家陈碧舸,以其时尚和影视作品被大众所熟知,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系的高材生。这位身份“百变”的艺术家,在展览中呈现以《花生漫画》角色Lucy为灵感的作品——《听心事务所》,与观众进行一场“直面心灵”的对话。

▲ 展览现场

标题党引出的无限可能

事实上, 《花生漫画》和花生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因为作者查尔斯·舒尔茨刚开始画这个漫画的时候根本没人要看,于是他主动跟大公司United Feature Syndicate投稿。他的原作叫《Li'l Folks》(小伙伴),公司一看跟别的漫画撞名了,于是大笔一挥让它改名。

15年后,史努比和它的小伙伴们一起登上《时代》杂志,舒尔茨才大吐苦水,他根本不喜欢这个名字, “听起来太不体面、太不起眼了。”

▲ 《花生漫画》历史长廊

但谁也没想到,这部“不体面、不起眼”的漫画,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掀起了无数人心中的涟漪。在70年后,更是让中国的众多青年艺术家在MoCA通过多种艺术形式表达了独属于他们的记忆与感触。

青年艺术家们用极富视觉冲击力的画面在展厅中打造了一个Snoopy探险的大型想象城市空间。譬如,董彦希的艺术作品充满天马行空的童趣,带来美妙的视觉冲击力;而许毅博带来的新媒体影像作品则透过数字化的方式予以漫画人物全新定义。

▲ 开幕颁奖现场

《花生漫画》中常常出现课室场景,因此艺术家徐敏结合自己的雕塑创作风格,再现了漫画中的经典片段,观众可以真正走入这件作品当中,与可爱的漫画人物同框互动。

此外,秉承着突破展览感官体验单一性的策展理念,MoCA联合“要看文创”策划了AR体验项目,观众可以使用手机扫描MoCA的7处AR点位,与悬浮在空中的虚拟Snoopy合影。

▲ 展览现场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在“AR”时,曾声明要打破某种幻象: 他认为,通过这种形式,人们并非从“现实世界”逃离到“虚拟世界”。 观者从设备上看到的现实世界就和往常一样,但为什么会看到“史努比”们?

这是因为这些应用诱发了你的欲望,并让现实变得一致。其中的意识形态并非中立、客观与无辜,而永远是增强了的现实——这就是它恐怖而美丽的地方,现实的体验已经被想象和技术的元素增强、修改了—— 而就在MoCA现场的AR作品所营造的氛围中,人们再次得以深深沉浸在史努比所营造的意义空间中。

▲ 展览现场

从“潮艺术”到“全产业链”

从机器猫到史努比,近年来一批海外经典动漫形象通过开放式的展示和互动活动在全球掀起怀旧浪潮,其背后离不开成熟的产业链支撑。

业内人士分析,从电视和电影生产,到乐园经济,再到衍生产品的开发设计,可以发现优化的传播平台和市场资源配置,是近百年来一些海外动漫形象蓄积的“全产业链”优势。

▲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 展览现场,包一峰在现场

评论家陆蓉之在文章中介绍到,“潮艺术(UR BART)”在今天,已经远远超越了它原本发生在街头巷尾的涂鸦艺术或街头墙绘的形式,也 不单属于都市空间的艺术,它结合了社群媒体的虚拟时空,超越了地理实体环境的局限性, 成为千禧世代所钟情的全球无限跨界,虚拟与真实交互进行的无边范畴,创意与商业深度结合。

▲ 展览现场,陆蓉之在现场

▲ 展览现场,艺术家邬建安与学生合影

▲ 展览现场,艺术家邬建安与上海玻璃美术馆馆长张琳在现场

来MoCA餐厅,不但可以和《花生漫画》中的小伙伴们共进美餐,捕捉身边的史努比一起合影。更有绝美园景环绕,如同空中野餐。

童心满满的动漫美学双年展怎会少了衍生品?除了由MoCA定制的限量史努比主题文创、周边外,由江南布衣(JNBY)为展览设计及制作的系列衍生品,包括文具、家居及服饰等30余种类目;

由先锋艺术平台APPortfolio联合艺术家设计的《花生漫画》系列公仔、雕塑;由古伦茶(Gurung)为展览推出的主题茶包、茶叶礼盒,都可在MoCA艺术商店进行购买。还有横跨次元的哔哩哔哩漫画专区等待观者参观。

“打得不错”

舒尔茨曾说, “我的漫画全部来自生活,生活中有很多忧伤的故事。无数的人羡慕成功和胜利,却忘了总要有人当失败的一方。”

热爱角色扮演的史努比有时会想象自己是“世界著名作家”,他甚至觉得有朝一日比格犬出版社(Beagle Press)会为他出版自传。他把打字机搬到了狗屋上尝试写小说,不过文章开头第一句几乎都是 “这是一个漆黑的暴风骤雨之夜”(It was a dark and stormy night.)

▲ 展览现场,MoCA执行馆长孙文倩正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我们希望通过动漫里的故事和角色,这只富有人文气息和想象力的史努比家族为主线,在每⼀个不尽人意的世事里,当每⼀次在梦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借着故事里平凡⼜渺小的人物和史努比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勇敢直面生活挑战。——孙文倩

▲ 展览现场

舒尔茨在停笔前发表的最后一则花生漫画是这样的:大家一起打球,突然下起大雨,薄荷派蒂不肯回家,叫查理·布朗继续玩,但没人理她,好友玛西走过来说,“天黑了,大家都回家了,你也该回家了……”

薄荷派蒂不解,“我们玩得很开心,不是吗?”

“是的,我们曾经很开心。”玛西说完转头走了。

剩下薄荷派蒂喃喃自语,“但没有人握着我的手说,‘打得不错。’”

而如今,在MoCA,或许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艺术,与史努比和他们握手相见,彼此凝望。

部分作品介绍

▲ 《中国梦》文那 数码喷绘 尺寸可变 2020

文那的壁画创作以中国神话风格为主,她作品中的形象并非复制已有的传统符号,而是艺术家集用途、历史、空间与想象的产物。她的笔下万物化象,大到能移千山的巨神,小到厨房里的小小香料也能修炼成精。在本次展览中,文那想象史努比到了中国,在中国的石狮子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飞向云端,摇身一变成了中国的神仙,与小伙伴们一起与怪物斗智斗勇,拯救他的好朋友胡士托。

▲ 《史努比之幻想世界/王牌飞行员》231小组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20 *本作品由艺术家由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工艺品牌海天彩灯用传统彩灯工艺制作。

将史努比与中国传统的灯笼工艺相结合,用灯笼为观赏者呈现出躺在红房子上经典的史努比造型。让观赏者仿佛置身于史努比的童真世界中。艺术家以抽象的方式重新绘制史努比与红男爵故事中的飞行战机,并创造性地与民间工艺相结合,使这件作品产生一种文化融合的独特魅力。

▲ 《骨头》 刘建华 瓷 尺寸可变 2008-2009

《骨头》这件作品以抽象的方式,化繁为简,将最本质的形呈现给观众。而所谓“本质”——即在现实中保持距离去面对和判断才能探得事物的核心。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将这件具有哲学思想的标志性作品,以特定的方式置于此次的展览环境中,与史努比不期而遇,希望延伸出观念上不同的表达和想象。

▲ 《初见系列之1950年10月4日》 刘建文 布面丙烯 220cm×220cm 2020

潮流艺术的领军人物——亚洲著名当代艺术家刘建文(Michael Lau)作为70后艺术家代表,为本次展览创作一幅《初见系列之1950年10月4日》的主题画作,讲述了艺术家想象中在1950年史努比第一次与查理·布朗相遇那一天的奇妙邂逅。

▲ 《盛开2020史努比系列》 陈小丹 陶瓷 尺寸可变 2019-2020

本次展出的是艺术家陈小丹于2019年创作的陶瓷《地理饼干》,以及她为本次展览精心创作的花生漫画人物造型饼干。作品《地理饼干》将世界地图以及众多国家的地图烙印在了陶瓷饼干上,通过巧妙地排列、堆积,表达了“世界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的美好愿景。而艺术家专门为本次展览创作了可爱的史努比饼干,并通过“骨头”的符号元素在作品间产生联结,使史努比仿佛通过“地理饼干”这个载体,游遍了全世界。艺术家希望借此向人们传递——疫情不会改变我们这个丰富多彩又和谐的世界,美好的明天正在到来!

▲ 《史努比未来城》 许毅博工作室(许毅博,肖珣,郭长明,刘音池) 石膏板,苯板,投影设备,电脑 300cm×300cm×300cm 2020 投影映射

史努比经典形象从60年代开始便以生活化及温暖的幽默感走入人们的内心。身处智能时代,艺术家希望通过数字化的虚拟方式将史努比的形象融入作品中。去掉其故事性,通过增强现实的全新体验来拉近史努比与观众的距离。利用多变质感与极简形体的相互融合,塑造出史努比在当下的未来感。真实的几何形体与史努比的虚拟形象相互渗透,将产生出更多富有想象力的空间变化,光影的流动,线条的穿梭都将建构在整个有限空间中,并营造无限的视觉可能性,突出漫画形象的多元性特质。

▲ 《史努比白日梦》Limage工作室 杨子奕 动画装置 50cm×300cm 2020

Limage是一支集合了新媒体设计师、3D艺术家和空间设计师的创新团队(limage-studio.com)。这次Limage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演员杨子奕合作带来《史努比白日梦》动画装置作品。《花生漫画》作为“80后”、“90后”们的记忆标签,史努比的身影总会悄然出现在那些如梦似镜的画面里,在某个重要的时刻、某个记忆的角落陪伴和治愈着我们。那些离奇又有温度的画面将借由这个动画装置呈现,随着史努比在虚实之间寻找遗失的美好。而杨子奕将化身为3D动画中的角色,在瑰丽的光影世界与史努比相遇,用白日梦的形式为大家呈现一场时光的回归之旅。

▲ 《找寻幸福感》 刘嘉琛 手织数码编织、面料拼贴 150cm×140cm、100cm×80cm 2020

艺术家人生的第一个存钱罐就是史努比的形状,她相信史努比是很多人童年记忆的经典符号,而织物本身也是时间与回忆的载体。于是艺术家以“织物的痕迹”为线索,用不同的纤维材料和织纹来表示漫画人物在上面留下的痕迹,定格我们停留过的快乐时光。艺术家选择“窗子”作为系列作品的贯穿点,隐喻了“相框”这一概念,再次与人们记忆深处对找寻幸福感的迫切与渴望相呼应。

▲ 《秒针所停留的那一秒》 徐敏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20 *音乐场景的营造由柏斯琴行提供支持

花生漫画中常常出现课室的场景,在课堂中也常常发生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艺术家结合自己的雕塑创作风格在本次展览中再现了漫画中的经典课堂,观众可以真正地走入艺术家的作品中,与经典的漫画人物同框互动。

▲ 《听心事务所》陈碧舸 影像、数码喷绘 尺寸可变 2020

在花生漫画中,露西是一个可爱、任性又带着一些小傲娇的角色。她出现的最著名的场景便是心理咨询台。花生漫画中的小伙伴经常带着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去向她寻求解答,而她的回答有时令人觉得哭笑不得,有时又觉得颇有深度。陈碧舸以爱为名,用不同的材质与媒介为本次展览打造了一个梦幻蓝色的光影疗愈空间,将“心理咨询台”这一经典场景用艺术的方式抽象化展现,聆听每一位走进“听心事务所”观众的心灵对话。

▲ 《我是第一只登月的比格犬》邬建安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20

这件作品来自史努比漫画故事中的一个回目,表现一种带有天真稚气的自我夸赞与自我炫耀,也带有对他人的刻意贬损。这正像我们时代的某种镜像,本该成熟开放的国际关系,却令人意外地走向了封闭与排斥的幼稚处境。

▲ 《史努比「说」》李少莊 柔性霓虹灯、不干粘胶 尺寸可变 2020

以霓虹灯的方式呈现史努比那些具有文字、语言、图形和声音的特性的对话框是这次作品的构想主轴。很多霓虹艺术都具有很强的语言性和辩证性,他们常被艺术家用来探讨文字、图形和物件间的关系。以缤纷的色彩渲染出一种无声的活力和喧哗的氛围,营造出一种抽离现实的虚幻景致。史努比的形象、地上的脚印和真实的丝带打破了二维平面和三维空间的界限,让观者穿梭于真实和幻想的世界之中。

▲ 《史努比梦游中国》 李鼓夏 数码绘画 尺寸可变 2020

艺术家发挥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讲述了一个史努比梦游中国的故事——史努比掉进雏菊山小狗农场的一个洞窟,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身在中国蜿蜒连绵的长城中。他穿过一座烽火台又瞬间到了天安门......一个又一个神奇的门洞连接着一座又一座城市,沿途云雾缭绕,落英缤纷,如梦似幻。就这样,史努比以花海为舟,趟云雾之路,游历了北京、上海、广州、海南,最后躺在“天涯海角”边,海浪轻轻拍打着海岸,波涛一转,再睁眼,它便又回到了它的小红屋顶上,手上还握着这段神奇的旅行中沿路的奇花异草......

▲ 《史努比之太空闪岛、史努比之人间诱惑、 史努比之新宝岛、史努比之上海》董彦希 数码绘画 尺寸可变 2020

艺术家一直坚信艺术的疗愈作用。深受法国著名艺术家妮基·圣法勒的影响,她也憧憬着一个充满慰藉与希望,摒弃所有烦恼与忧愁的欢乐乐园。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创作了四幅场景,将史努比加入到自己的“欢乐乐园”中。形体的处理简约、圆润且富有亲切感,画面在高饱和度的色彩映衬下充满着乐观积极的氛围,极具潮流感。艺术家希望借此作品带给观者快乐与鼓励。

▲ 《史努比的庄周梦》 高茜 纸本设色、绢本设色、工笔装置110cm×60cm 110cm×60cm 2020

在艺术家的心目中,史努比这只亲切可人的小狗是“欢乐、顽皮、遐想”的代名词。艺术家用传统的中国工笔画来重新诠释这一经典动画形象,传统的描绘方式和动漫的碰撞趣味非常,充满了挑战性。繁花似锦的工笔花卉堆积出史努比的轮廓,使他阳光可爱的气质跃然纸上。艺术家还特地用工笔装置的形式创作了立体绢本的蝴蝶,营造出史努比奔跑在花园里与蝴蝶嬉戏的氛围。

▲ 《史努比和万物有灵》马维 综合材料 73cm×116cm 2020

马维的作品充满着对自然界与艺术世界的哲学思考,她的作品贯穿着“万物有灵”的思想。与中国文化中源远流长的众多思想流派一样,她认为艺术的灵感来自于对大千世界里自然现象的观察与统计,进而才有了精神世界的创造与升华。

马维的灵物世界和史努比的世界,本是不同的艺术家脑中创造出来的世界,他们处于不同的维度之中,平行且无交集。艺术家想象这次的创作是史努比来到马维的灵物世界漫游,是一次交叉世界观的艺术行为。万物共通的“灵”,将两个精神世界连接起来。在我们无法触及的世界中,讴歌着永恒的快乐和童真。

▲ 《雏菊》 苑瑗 布面油画 200cm×200cm 2020

史努比出生在雏菊山小狗农庄(Daisy Hill Puppy Farm)。因此艺术家以雏菊为线索贯穿本次创作始终。雏菊的花语是离别和希望,象征着史努比离开自己的家乡迎接自己人生的探险,与小伙伴们共同经历生活的酸甜苦辣。同时,这个“被无限拒绝的作家”也越挫越勇,永葆希望,坚守初心。艺术家在疫情的背景下创作本次作品,借雏菊纯洁的颜色,感叹离别的悲伤,重新审视人类与自然及其他生灵之间的共生关系。

▲ 《史努比云、坐筋斗云的史努比》 鲁丹 布面油画 180cm×125cm 2020

80后青年画家鲁丹有着一颗柔软的心和一双敏锐的眼睛,他常把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云,拉到了枕边和窗前,仿佛一种温暖的疗愈,轻柔地唤醒那些生活中的“小确幸”。艺术家笔下的云的形态并非复刻真实的云朵,而是艺术家内心的隐喻,与艺术家的心绪变化、创作状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云的形象变化万千、难以捕捉,同时也承载了艺术家丰富的想象力,被赋予了生命的多重意义。

《花生漫画》70周年艺术大事件

1950年

《花生漫画/Peanuts》在10月2日正式开始于每天在全国七大报纸上刊登,首次出场人物包括查理·布朗、史努比、雪米和薄荷·帕蒂。

在本次展览中,潮流艺术的领军人物,亚洲著名当代艺术家刘建文(Michael Lau)创作了一幅其“初见”系列中,名为“1950年10月4日”的主题画作,讲述在艺术家想象中1950年史努比初遇查理·布朗的奇妙经历。

1955年

《花生漫画/Peanuts》作者查尔斯·舒尔茨获得国家漫画家学会的“鲁本奖”。

1965年

4月9日,《花生漫画/Peanuts》登上 「 时代周刊 」 封面。

1967年

舞台剧 「 查理·布朗,你是个好人 」 在外百老汇剧院上演,在四年里演出了1500余场,创下了音乐剧行业的又一纪录,后又于1971年在百老汇复排。

这次MoCA也将突破传统漫画的形式,与艺术家许毅博合作,用数字化方式将史努比形象融入作品,塑造史努比的未来感,产生空间变化、光影流动、线条穿梭,在整个有限空间中营造无限的视觉可能性。

1969年

史努比和查理·布朗登上阿波罗10号宇宙飞船。

1973年

美国政府把史努比作为“节能宣传标志”。

1985年

奥克兰博物馆“史努比”展区的“查尔斯·舒尔茨的美术展”开幕。

本次史努比70周年展览中,青年画家文那将用她独特的中国神话壁画风格的画风,结合史努比主题,他想象史努比在中国的石狮子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中国的神仙,与小伙伴们一起与怪物斗智斗勇,拯救他的好朋友胡士托。

1990年

查尔斯·舒尔茨获得法国文化部颁发的“文化艺术奖”。

1990年

卢浮宫举办“史努比时装展”(Snoopy In Fashion),模特们穿着由世界顶尖时装大师设计的史努比服装成为一时佳话。

1992年

蒙特利尔美术馆举办“史努比——大师之作”展览。

1995年

休斯顿太空中心为庆祝史努比诞生45周年,举办“月球之旅——向查尔斯·舒尔茨致敬”展览。

1996年

好莱坞星光大道新增一颗星,以向查尔斯·舒尔茨致敬。

1997年

作曲家艾伦·斯威力克的作品「史努比画廊」在卡内基音乐厅首演。

2000年

亚洲第一个户外游乐园「史努比开心世界」在香港开业。

「史努比开心世界」是小朋友的乐园,而艺术家廖堉安创作的「乐园」将他带有讽刺性趣味的绘画风格,与史努比的形象猛烈碰撞。参观者可以从中看到《花生漫画》70年的转变,与人们生活、社会文化与艺术的变化。

(附录图片源自网络)

关于“动漫美学双年展”

由 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发起创办的""动漫美学双年展”始于2007年,旨在透过合作和交流展示当代艺术在动画及漫画影响下的独特美学和文化特质; 动漫美学的特征之一就是充满奇异和多变化的叙事文本,让图像本身成为可表达的视觉语言,动漫美学领域内的艺术家不只是制作动漫作品的原创者,他们出现在创意产业的各个领域,他们的作品所反映出的动漫新美学、多样艺术元素并存的观念深入在所有的创作范围; 这也是一种面对新世纪审美态度的全面化概念。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