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敏君韩国首展 发出“迷惑不解的笑声”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我们这个时代让人迷惑不解的笑声

提到岳敏君,他笔下的那张大笑脸让人过目不忘,也逐渐成为了他的标志性符号。2020年11月20日,岳敏君最新个展“我们这个时代让人迷惑不解的笑声”在韩国Hangaram美术馆开幕。Hangaram美术馆位于首尔艺术中心(Seoul Arts Center)的左翼,承办了该中心的多个艺术项目。这是岳敏君第一次在韩国举办个展,展览结束后还会前往釜山市市立美术馆进行巡回展出,预计展期共长达18个月。

此次展览中,韩国方面策展人不仅回顾了中国当代艺术产生的全球语境,还在当下时代思潮转变的背景中强调了中国前卫艺术在今天的现实意义:

“在过去30多年,我们见证了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出现,文化主张的多样化,超越民族和国境的“全球城市”的诞生。同时,伴随着全球文化权力的重置,中国现代艺术也迅速成为国际艺术界的中流砥柱。中国前卫艺术,作为非西方艺术,同时对双年展和艺术市场产生全球性影响的首个案例,具有十分重要意义。艺术评论家栗宪庭将这一时期的艺术倾向命名为“玩世现实主义”和“政治波普”。中国前卫艺术就是在中国以及全世界共同经历的历史事件和社会创伤之后诞生了。”

“代表了中国前卫艺术的岳敏君,以及被称作四大天王(张晓刚、王广义、岳敏君、方力钧)的艺术家们俨然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和明星。不仅是作为大众和资本的偶像,更希望他们的作品能够脱离“中国”这个框架,作为体现全球化现状中的矛盾和不合理的""激烈的近代""构想,而受到世人的再次评价。特别是,在这场因上个世纪人类肆意破坏环境和资本贪欲而造成的全球性新冠病毒灾难中,他们作品中一直以来对文明和社会的批评,在当今时代引起了更大的反响。”

▲ 《记忆-2》布上油画 140x108cm 2000 年 《Memory-2》Oil on Canvas 140x108cm 2000

▲ 《公元 3009》布面油画 300 x 400cm 2008 年 《AD3009》Oil on Canvas 300x400cm 2008

“我作品里的人物都像傻子。他们尽管都在笑,但那笑里隐藏着被强迫的不自由和虚无感。我通过他们的样子,表现即使被人操纵,却也毫无想法,并感到幸福的人。这些形象既是我自己的肖像, 也是我周围朋友的形象, 同时也是这个时代的悲情自画像”——岳敏君

▲ 《百合花》布上油画 120X100cm 2020 年 《lily》Oil on Canvas 120X100cm 2020 年

▲ 《扶桑花》布上油画 150X120cm 2020 年 《Hibiscus rosa-sinensis》Oil on Canvas 150X120cm 2020

此次展览展出了岳敏君在疫情期间最新创作的作品,例如他在“笑脸人”中加入了盛开的“花”的元素,还颠覆了达·芬奇《抱银鼠的女子》的图式。疫情期间前来工作室拜访的人减少了,岳敏君创作的时间也增多了,并且还加强了他思考某些问题的体验。岳敏君认为笑容和花朵的开放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代表这喜悦和美好。但是在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背景下,在看似美好的东西背后,似乎隐藏或者遮蔽了一些人们不愿意看到,或者是不愿正视的东西。所以岳敏君认为有些美丽的美好的实际上是在掩饰某种罪恶。

▲ 《冲口玉人 8》布面油画 250 x 250cm 2014 年

从某种角度来说,“笑脸人”不仅仅与岳敏君个人联系在一起,而是成为了中国当代文化的一个标志性符号。但是对于岳敏君来说,他的创作并不是有明确目的的,而是带有实验性的;或者说这个形象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模糊的。例如展览中还展出了岳敏君在大理创作的一批“镜像”主题的作品,表现了他在大理所看到的很多人,有着不同的生存状态。“通过镜像重新组合形成的形象,我把他看作是新的人类。”岳敏君说。

如今对他来说,无论是混乱的时代状况,还是善恶区分,又或者是虚无与愤怒,都不过令人惊叹的瞬间。成为花或是病毒、僵尸都已无关紧要。就像阳光下盛开的万物一样,40多年来,岳敏君从大笑中寻找的是万物的自由!

▲ 《恋人-1》布上油画 200x230cm 2012 年 《Lover-1》Oil on Canvas 200x230cm 2012

▲ 《恋人-2》 布上油画 200x200cm 2012 年 《Lover-2》 Oil on Canvas 200x200cm 2012

通常,在评论一位艺术家的成就时,人们往往喜欢将他的作品按照时间线依次排开、划分若干个阶段。但是岳敏君的作品感觉都是以“笑脸人”形象居多,面对延续30年的艺术“符号”, 在他看来他的作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变化”二字贯穿了他近30年的创作生涯:“从认识的角度来看,可能很多人认识不到自己的创作过程意味着什么。但是我觉得我的创作是在不断的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所以自然会产生一些变化,不论是画面的变化还是感觉的变化。” 

▲ 《笑的伟大 死的光荣》布面油画 240x200cm 2012 年

▲ 《重叠系列-02》布面油画 60 x 80cm x 2pcs 2012 年

可以看到,岳敏君是喜欢思考的,深度的思考才使得他的作品发生了变化。他认为艺术:“应该是人们在漫无目的的情况下,体会到那种视觉带来的感受。”社会的发展实际上是人心在变,所以对岳敏君来说这种变化在视觉的表达上,也应该有对应的阐释:“我觉得艺术应该是认识上的,他不是红缨枪,也不是武器。当然有的时候,社会阻碍了自然所赋予人的自由表达,艺术似乎变成了一种武器。但这是一种阶段性的需求,我觉得这个不是艺术最本质的东西。”

凡人皆有一死,活在当下!

牢记死亡,热爱生活!

在《恋人》系列、《眼神》、《起死回生》中,骷髅元素也能看到岳敏君对于生死问题的讨论,他说“人最重要的一个本质,就是终有一死。人在历史的长河中也只是一个须臾的存在,德国哲学家尼采就提出‘人生无意义’。所以在短暂的人生里,我们如果不能把握人的本质和生存状态,反倒是考虑更比这个东西还无意义的东西,我觉得那可能就更无聊了。”岳敏君说。

回顾岳敏君的前半生,他从一个逃学叛逆的孩子,到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的工人,再到华北石油教育学院的美术教师,最后成为一个独立艺术家,中国社会在这段时间内的变化无疑是他身份转换的一种助力。如果岳敏君早出生5年或是晚出生5年,是否还能登上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的封面。所以说个人命运与时代变化紧密相联,正是社会变得多元化、市场经济不断完善,才让艺术家有了自由创作的土壤,才创造出现在相对丰富的物质世界与不断生长的精神世界。

对于刚从艺术院校毕业的年轻人来说,30多年前的社会状态和艺术生存环境已经十分久远。岳敏君与同时代的艺术家们,放弃稳定的工作来到北京做职业艺术家,所需要的勇气和魄力,也许今天的年轻人很难想象。相比较今天的艺术生态:“报考美院的人数越来越多,各个级别的美术院校都在招生,想学艺术的人都有落脚点,可以得到系统的学习。跟过去比起来,艺术的市场确实在扩大,画廊的数量多了,经营艺术的人也多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从总体上来看,要比我们那时候生存起来更容易。” 岳敏君说到。

如果给年轻艺术家一些建议,也许可以从这句话中得到启发:从出生开始计算,现阶段是出生以来最老的状态,但是反之,从死亡开始计算,现阶段是距离死亡最远最年轻的状态。因此,牢记死亡,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活在当下。

▲ 《无题》玻璃钢丙烯 70x80x53cm 2005 年

▲ 《笑可笑 非常笑编号 3》不锈钢雕塑,高约 185cm,长 155cm 宽 135cm 底座为铁质:长 113cm 宽 113cm 高 15cm 2012 年

▲ 《笑可笑 非常笑 编号 5》不锈钢雕塑,高约 230cm, 长 120cm,宽 110cm 底座为铁质:长 113cm 宽 113cm 高 15cm 2012 年

“岳敏君的作品通过特有的表情和讽刺传达与他人沟通的强烈意志。”——栗宪庭

而谈到现在很流行的“潮玩”还有“沉浸式”艺术展览,作为早已功成名就的艺术家,岳敏君也保持着尝试新事物的热情。相关的艺术项目和计划正在进行,他说:“我过去的架上创作的语言需要重新转换,和商业形式在语汇上更加容易形成一种交流,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用一种更加自由、简单的语言去和这个系统匹配。在当下这种更广泛的商业逻辑里面,我希望把我所感知的一些东西通过这样的渠道去传播。艺术如果只在美术馆里展示,这种传统形式还是太小众了。” 

岳敏君将在2021年西安美术馆举办新的个展,除了笑脸人系列,还会为观众呈现‘迷宫’等新系列的作品,让大家看到一个画家可以画出一些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但是彼此之间还具有认知上的联系。相信他会找到更多的方式表达自己,让更多的人看到他长期以来的思考,以及对自我的不断挑战。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