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潜入暮光的形影” 你跨越了什么?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迈向第二个十五年的MoCA用怎样的一场展览来庆祝?

2021年,上海当代艺术馆成立16周年,在此契机下,MoCA开启了跨界展览《潜入暮光的形影》。秉承着“跨界+”的策展理念,此次展览邀请了八位中外艺术家,作品涵盖绘画、雕塑、生物科技、影像、摄影、巨型装置与墙绘作品等多重话题,旨在通过艺术对话人文、科学与其他精神世界,呈现当代艺术中多元的创作能量,打开人们观看艺术的方式,经由作品与作品之间无声的对话,超越图像的表征,拓宽感知的边界。

▲ “潜入暮光的形影“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MoCA成立16周年

2005年,一家位于上海市中心人民公园内的民营当代艺术馆正式成立。在过去的15年里,MoCA持续地和社区街道合作,将生活美学带进社区。2021年之初,上海当代艺术馆得以推动“没有墙”的美术馆走进社区,本次艺术项目以“大城小事”为主题,特邀四组艺术家进行当代艺术创作,作品类型包括绘画、装置、摄影等形式。

“跨界+”也同样是MoCA发展的重要方向。“跨界+”的策展理念在时尚领域,开创了国际著名时尚品牌纷纷到上海举办艺术与时尚展览的先河,其中《迪奥精神》《迪奥小姐;爱与玫瑰》《文化香奈儿》《梵克雅宝——美之传承》《菲拉格慕八十周年大展》《BMW——恒动艺术特展》等不同品牌展览均获得了众多艺术爱好者的青睐。

▲ 2016年“山水间”展览现场

在科技领域,2018年MoCA受华为邀请策划《影像成诗》当代艺术大展,同时,展开了艺术与科学、艺术与哲学的对话,在其后策划的《众妙之门》展览中,执行馆长孙文倩邀请诺贝尔科学家Michael Levitt等人共同参与,开创科学与艺术的国际对话和持续探索,并邀请优必选举办艺术与科学高峰论坛。

▲ 2018年“众妙之门”展览现场

2019年6月MoCA携手商汤科技打造“有温度的AI艺术”,同年8月开幕的纪念人类登月50周年的《塔台呼唤》展览中,MoCA与艾耕科技展开合作,创设AI写诗区块,为展览带来多重感官体验。

▲ “Art×AI系列—基本世界:智能艺术”展览现场

在年轻世代颇为热衷的动漫美学语境中,由MoCA发起创办的""动漫美学双年展”始于2007年,旨在透过合作和交流展示当代艺术在动画及漫画影响下的独特美学和文化特质;动漫美学的特征之一就是充满奇异和多变化的叙事文本,让图像本身成为可表达的视觉语言,动漫美学领域内的艺术家不只是制作动漫作品的原创者,他们出现在创意产业的各个领域,他们的作品所反映出的动漫新美学、多样艺术元素并存的观念深入在所有的创作范围;这也是一种面对新世纪审美态度的全面化概念。

▲ 2020年动漫美学双年展展览现场

15年来的国内与国际当代艺术展览旨在推动中西方艺术文化的交流,探讨不同背景下的各种艺术形式,缩小认知上的差异。MoCA在2013年举办的《草间弥生——我的一个梦》也曾创下上海展览30万人次的观看纪录。

2021年,上海当代艺术馆迈入第16个年头,在即将开启的第二个15年里,“凤凰艺术”也与MoCA执行馆长孙文倩聊了聊这次的周年展及MoCA下一个十五年的未来规划,也希望通过她的描述可以让我们对展览、对MoCA有着更深的期待。

对话MoCA执行馆长

MoCA执行馆长孙文倩

Q:此次展览是如何选择参展艺术家及作品的?

孙文倩:这次参展的艺术家们其实是非常特殊的,我们有从国内到国外,国内横跨了老中青三代,有李向阳馆长和李磊馆长,有曲丰国、严智龙两位年轻一代的艺术家;然后,有声音艺术家王志斌,你这次听到的整个声音都是非常优秀的,就是王志斌在做整个声音场域的部分。另外,影像的部分有成于思,他是非常优秀的电影人,这也他第一次跨界做艺术家,用“时空”串联起他自己个人的经验到艺术的经验,帮我们完成了一件影像作品。

▲ “潜入暮光的形影“展览现场

另外,展览中的摄影作品来自孙瑞祥,他刚刚得到2020集美·阿尔勒的提名奖,同样,这也是他第一次跨界在艺术馆里面做展览。因为他自己在时尚摄影的领域已经非常成功,同时因为这两年他潜心在艺术创作上,所以我们这次跨界就非常大。另外德国的艺术家Helga,她主要是用艺术、科学跟我们的气味感知来做一个交互作品的创作,因此我们从国内到国外,再加上从感知地图,从我们心灵到的大脑的部分,然后到雕塑、绘画、声音,最后到影像,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全方位的合作。

Q:把《潜入暮光的形影》作为牛年首展的意义是什么?

孙文倩:《潜入暮光的形影》,其实一开始我们是想在过去的一年,大家有非常多的心情,有很多沉淀出来的再出发,所以我们希望向后退一步,沉淀出来的是一个向前的力量。那么我们这次邀请了这么多的艺术家,是用经典的艺术来跟我们的艺术做对话,所以从经典来提亮,也是我们春天的第一个展览,也是我们第二个15年的第一个展览。我们希望和春天、经典来做一个互动,来点亮我们下一个15年,也点亮我们艺术的春天,所以我希望是有这样的一个机遇,给我们一个新的展览跟新的一年的开始。

▲ “潜入暮光的形影“展览现场

Q:作为MoCA执行馆长,您对MoCA下一个15年的寄语?

孙文倩:在过去的15年中,我们与很多不同的艺术家,创造了艺术与时尚的跨界,艺术与科学科技的跨界。那么我们常说MoCA是一个人民的美术馆,所以下一个15年我们是希望更紧密地和艺术家靠近在一起,创作更多的艺术创作的作品,用中国人的语汇跟我们自己对艺术的感悟再出发。

▲ “潜入暮光的形影“展览现场

同样的我希望是坚持我们“跨界+”做一个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就像这次展览一样,我们是跨了很多的界别,然后空间不是只是一个白盒子,同样的我们会去拥抱不同的艺术的方法,是不同的形状,不同的可能性,然后促进各个艺术跟各个不同的场域去做合作,譬如艺术跟科学的结合、艺术跟时尚的结合,当代艺术的再出发,都是我们未来希望想要做更多的跨界,还有更多有影响力的艺术从中国走到全世界,那么希望当世界在打开的时候,我们中国的当代艺术可以在世界上更好地被看到。

从行走——宗教——超现实

就像许多人一样,面对过去这一年,到底要怎么去诉说?怎么去诠释这些日子以来萦绕在我们脑海里的思绪?此次展览希望通过以一个非常规的方式与艺术家一起,共同探索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种种错位感受。

“行走”是这次展览的一部分,正如海德格尔所说:“艺术的本质运行于大写的存在(BEING)境遇之中”,在敞开的艺术空间里,我们邀请参观者自由地行走在艺术之境,打破主体和客体的关系。“我把能看见、立着的东西全去掉了,最后只剩天地。”李向阳感悟人生如大峡谷冲击、堆积起一层又一层的地貌,生命中一切对与错、是与非、成与败也都转头空。

▲ “潜入暮光的形影“展览现场

他将《非相》突破二维的画布,在艺术馆里创造了大峡谷的三维空间,当观众的身体在空间移动,置身在作品中仿佛被视线里的“风景”包围,打破观看与被观看的视角,在开合聚散之间,通过视角的转化创造出新的体悟,打开了作品与观看者的对话。电影人成于思将影像创作从屏幕中解脱出来,把过往的生活片段如火车飞进般串起,而艺术家王志斌希望通过散落在不同城市角落的声音,拉近人们与作品之间的距离,感受到艺术的温暖与陪伴。时间在曲丰国机械性周而复始的手绘痕迹中流逝,那些生活中的欢喜和伤悲、苦辣与酸甜,随着笔触凝固在画布的四季里,观者随之消融在层层叠叠的艺术峡谷中。

▲ 《秋》,曲丰国,布面油画,240x360cm,2020

“宗教”(Religion)在拉丁语的词根里“Ligare”意喻着捆绑,李磊的《慈悲颂》由三百个捆绑在七彩斑斓如经幡飘扬的瓷杯组成,拉开了艺术馆的天幕。巨幅绘画《陌上花开》、三百瓷杯与德国艺术家Helga Griffiths的《天外礼物》、《脑景观》和泛着蓝光的双螺旋纸雕气味花园《湍流礼物》,遥相呼应合唱颂歌,观者仿佛也被捆绑在艺术的精神与视觉的世界里,随着百年前创造的花香气息,穿越到百多年前巴黎塞纳河畔的艺术桥。

▲ 《湍流礼物》,Helga Griffiths,纸、香水,尺寸可变,2002 

穿过恣意绽放的奇花异草长廊,孙瑞祥从西双版纳带回来自雨林的呼唤。“天堂”的希腊文“Leimon”,是充满鲜花的众神的居所,也是瑞祥从巴黎归来之后,被大自然重新赋能的地方。曾经和Karl Lagerfeld共事的瑞祥,巴黎在他的镜头里,不是从“异乡人”的第三者视角审视身边的人、事、物。相反的,通过镜头,我们看见的是成为巴黎时尚世界的一份子,在感性与欲望、失控与权力之间,记录着、回应着生活,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分,无论是他的满志踌躇还是恩仇快意,唯有“心”才是人生旅程里没有计划的计划,此在的共在,回归到最本质、最纯粹的自己。

▲ “潜入暮光的形影“展览现场

红艳艳的颜料如血液般胶着、粘黏着,严智龙用超现实的手法,将权力和欲望幻化为异国的情调,在浓烈而野蛮的红色里盛放,若隐若现的床和画面中的春秋鸟,到底是暗喻着来自远古的传说?还是朦胧暧昧中没点破的欲望城国?

▲ 《春秋鸟 青铜7#》,严智龙,青铜雕塑,2019

展览走出艺术馆的围墙,延伸到南昌路的街头,陈英杰《自然重力》山水系列,以城市建筑为画布,藉由随兴笔触将中国山水与西方街头艺术精妙融合,顺应临街梧桐的生长形态,完美展现自然光影的静与动,收与放,澄明而深邃的色彩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向无垠的高空蔓延。展览以“潜入”、“暮光”和“形影”切入,希望带给观者在低回吟唱之间,找到另一种视角,见天地,见自己。

对话参展艺术家

在介绍完此次展览之后,“凤凰艺术”与在现场的各位艺术家们聊了聊,希望通过他们一些独到的解读可以激发读者们更多对展览的兴趣,也同样希望通过这些艺术家的解读可以更深刻的了解本次展览。

中国电影人成于思

Q:作品《隆隆向生》的创作由来?

成于思:是这样的,其实跟在准备作品之初,我们特别想用火车窗外的那些视频去做一个作品,因为火车代表一直在动,一直去向远方,那么我们就想到“隆隆向生”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这个作品是和生命和生活有关系的,因为在后疫情时代,我们想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生命其实一直在运动,大家可以走到很多很远的地方去。

我们也想给大家展示一下,火车它可以有很多的变化和很多好看的样子,然后它在不同的阶段可以给到人不同的感受,同时它可以带到你去很多的远方,那里面有很多的照片,也是对我在人生阶段的一个小小的总结。

▲ 《隆隆向生》,成于思、付彤、王志斌,视听艺术装置,尺寸可变,2021

关于我们可以去到很多的地方生活,这一部分的话,我就跟声音艺术家王志斌一起合作,我们把《隆隆向生》不单单视作一个视频作品,也是一个视听艺术的装置作品,也可以和李向阳馆长和曲丰国老师的作品做一个对话,就好像和生活的一个对话。

我们把作品《隆隆向生》融合、扩展到其他的艺术家作品的视觉范围里面,它可以有一个一起的听觉感受,因为视频本身是离不开声音的,就像在视频里有一个火车,你要走得很近的时候,你可以感受到它原来是一个火车的声音,走远了之后你会听到其他的声音。我们说的是这个视频好像代表生命在于运动,但是所有的声音的话就代表生活在于交流,所以我们也希望给大家传递一个后疫情时代的好信息,就是生活和生命都是很珍贵的,大家可以去到很多的地方,大家可以有很多的交流,也很契合《潜入暮光的形影》这个春季大展的主题。

▲ 《隆隆向生》展览现场

我最后再提一点,观众每一次进来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进来,他的感受都可能是不一样的,也代表了你去和不同的艺术作品、不同的参观者以及整个馆,它都会给你一个独一无二的体验,这也是我们希望达到的,所以我们说它是一个声音艺术结合的装置,也和其他的艺术家的作品有一个交流,基本上就是隆隆相声的一个基本的主题。

艺术家王志斌(右)

Q:关于作品和场馆的声音布置您能说一下吗?

王志斌:我这次准备了在6种不同地方不同时间录制的声音,然后放置在展览馆里面,第一个声音大家一进门会听到一个风声,是我在上海中心大概600米高楼上面还没有封顶的时候收集的风声,我想模拟一个虚谷里面可能会传来的这种空气流动的声音。

第二个声音是李馆长在作品《虚谷》深处的内心独白,观众一定要走到谷里面一点的位置停留下来,然后认真聆听,你才能够听到李馆长内心的很真诚的声音,也非常地打动我,所以我们也是为他专门挑选了这么一个隐秘的角落,专门来放他的这段内心独白。

▲ 展览现场

另外两段是生活中我们可能都会遇到的上海的出租车司机,还有一位是当时在一个EMC病房里面的一位小姑娘,她的状态当时非常地打动我,她应该是在跟她自己的家人聊天,你仔细听的话,你其实是可以听到她旁边心电图的机器声、呼吸机等各种机器的声音,EMC病房里的病人一般都是生命垂危的人,当时病房里整个的氛围都很打动我。

最后一个是量子计算机的声音,因为我希望大家从这个谷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是走到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或者未知的地方,所以我放了一个量子计算机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可能大家平时不太有机会听到,并且你听到了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我觉得很酷。

艺术家李磊

Q:您对展览有何感受?

李磊:这个展览是上海的牛年首个艺术展,展览名称也特别有意思,叫《潜入暮光的形影》特别有诗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诗意的棋局氛围里,也就是说在2020年我们经历了疫情的这样的一个大的人类的灾难之后,我们中国人克服了困难,走出了暗色。我们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迎接2021对我们也很重要。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觉得以一个诗意的情愫来揭开我们新年的序幕,这是我们特别高兴去实践的一个方式。

▲ 展览现场,“凤凰艺术”采访艺术家李磊

Q:您能介绍一下此次带来的两个作品吗?

李磊:我提供了两组作品到本次展览中,这两组作品都是根据上海当代艺术馆的现场进行量身定做的,一件作品是在从一楼到二楼转角的过程当中有一面非常巨大的墙,这面大墙通常会展出展览的主题作品,那么我根据这座墙和我自己的内心感受,我创作了《陌上花开》这个作品,“陌上花开”实际上讲的是一种情绪、一种思想。

▲ 《陌上花开》,李磊,布面油画,250 x 180cm,2021

春天来了,花开了,我们去寻找自己的归属,寻找自己的家园。在这样一个个诗意的情景当中,怎么样来寻找自己的位置是每个人都要去思考的,那么我这组作品是用两组图像进行对照,一个是激情澎湃的图像,还有个平静如水的图像,这两组图像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我们对艺术家和世界的一种认知。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我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个清新明丽富有动力,但是同时又是能够沉浸而平和的这样的一种意境。

那么我创作的另外一组作品是叫《慈悲颂》。这件作品是有300条从天而降的这个丝带,象征了我们人类的命运、理想和期望,这组作品的丝带上面绑了很多的陶瓷作品,这些陶瓷作品是我的另外一种创作的方式,叫诗词。这些诗词跟丝带结合在一起,就像五线谱上面的这个音符,它点亮了我们心灵的一种期望。

▲ 《慈悲颂》,李磊,瓷、布,尺寸可变,2019

其实这种期望在我们每一个人当中,每个人的心里都希望生活更美好、社会更加和谐、我们生存的环境更加美好,但是这种美好不仅仅是有了愿望就能实现的,一定要通过努力。

所以在我的作品当中,我是用了很多的丝绸的线条,这种融合和排比形成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也解释了我们的慈悲不是外来的,是发自我们内心的,慈悲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大家彼此的团结、互相的支撑形成的力量,这种力量最后反馈回来,对我们每一个个体形成一种互动和提升,这是我作品的理念,我也希望能够感染我们的观众,让大家在这样的一个氛围中,心灵得到净化和提升。

艺术家李向阳

Q:作品《虚谷》是您的第一件三维装置作品,能谈谈创作的契机吗?

李向阳:这件作品实际上是在偶然因素下生成的,因为当时孙文倩孙馆长关于这个展览来找我,她想在大厅里做一些装置,关于中国山水的装置。我当时就跟她说,我从退休以后一直在画一些所谓线条的东西,倒是想过,因为我搞舞美出身,一直想能从二维走到更大的空间里,想过用一些材料来实现我当时的梦想。

▲ 《非相1724》,李向阳,布面丙烯,180 × 180cm,2017

然后我就给他画了一张图,用铅笔简单地画了一些草图,我说你如果事先能把大堂里的4根柱子消灭掉,可能会效果更好。孙馆长听了也很高兴,然后慢慢就开始找建筑师朋友不断地实验,不断的变化过程中,慢慢就形成了现在这个东西,大概这么一个过程。山水的主题是孙馆长提出来的,但是最后这件作品形成了之后,它现在的名字叫《虚谷》。因为这和我个人的经历有关,我就说我退休以后有时间回望来路了,有时间思考人生了,我常常会感觉人生其实就像穿越峡谷,没有现成的路可走,很多时候是在乱世险滩中摸爬滚打闯过来的。

所有的功名利禄,所有的是非成败,实质上怎么说呢?就像峡谷峭壁,不知道你去过峡谷没有,就像两边岩石上峭壁上那些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线条一样,时间会扯平一切,这是我个人对我人生的一个思考。所以最后就形成了这么一件作品,也挺对的。我也喜欢她这个展览的题目《潜入暮光的形影》。

▲ 展览现场,“凤凰艺术”专访艺术家李向阳

Q:绘画作品《非相》是怎样的呢?

李向阳:我想这就是我退休以后的生活写照。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我觉得潜入暮光好像应该是世界人地球村的人共同的一种自觉、自省。

退休以后我就是这么一种心态。慢慢删繁就简,越来越简单。这组作品上很多线条,这种抽象的画作跟我之前的写实画风格不同。我现在希望找寻自己内心的宁静。

艺术家孙瑞祥

Q:能否介绍下这次带来的2组作品?

孙瑞祥:这次参加展览的作品有两组,第一组是来自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这一些野生的花朵。然后这一一整组作品是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跑去热带雨林里面,用当地的包茶叶的纸,还有一些颜料作为一个背景,结合雨林里面那些偶然遇到的花,去拍摄的一组以花为肖像的这样的一个主题,然后是来表达我自己对于自然的一个感受,还有自然对于我们人类的这样一个内心修复的一个功能,或者是一种情绪的表达。

▲ 展览现场,“凤凰艺术”采访艺术家李磊

还有一组作品是在后面黑白的那一组作品,那组作品大概是我在10年前刚刚回到上海的时候,还有再回到上海之前,用胶片机拍的一些纪实的关于都市生活里面人类的我们可以遇到的欲望,还有情感的这样的一些比较特殊的时光的这样的记录,算是对都市生活的一种还有青春时光的一种观察。

Q:为什么会选择这两组作品参展?

孙瑞祥:选择这两组作品参展,第一个是因为我们去年一整年有经历过疫情的这样的一个艰难的事故,自然对于我们说被隔离也好,或者是说不能够旅行也好,人们潜意识里对自然或者原生态的东西认为是健康的,可以代表着人们潜意识里面对那种能量的一个向往。

▲ 《无尽花开》,孙瑞祥,艺术喷绘,尺寸可变,2018

热带花卉的作品是在疫情之前拍摄的,但是由于我们整个去年大家经历了疫情的一些隔离也好,或者一些分别也好,这些花卉的作品其实是代表了一个我们修复自己,然后重新回到自然,给我们潜意识内心带回来这种信心,包括一些爱的这样的感受的这种作品,至于黑白的那一些作品,画面上有肢体接触,包括一些充满了情感的时刻,还有一些比较欢乐的时刻。同样也是从都市欲望的一些场景里面提炼出来,可以说去呼应疫情,或者是现在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变得越来越距离感的这样的一个情况下,重新反思距离。

Q:您作为艺术家对此次展览有何看法?

孙瑞祥:我觉得整个展览还是让我个人体会到不同的艺术家在各自的领域里面,包括不同的年龄也好,文化背景也好,但是都是被策展人很好地选择,在后疫情时代,或者是说带修复的这样的一个情感能量还是比较集中的。

▲ 《时装模特》,孙瑞祥,艺术喷绘,尺寸可变,2009

包括一些绘画的颜色,以及装置、光影等等,整个给了我一种对于2021年,我们必须有一个重新启动的力量和心态。对于新的东西要更好地迎接它。

Q:您在疫情(之前)遭遇了哪些困难?

孙瑞祥:我个人的困难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要在困在都市生活里面,然后不断地去重复都市生活的节奏。在消费主义之下去思考整个自己的人生道路之后应该是往哪个方向走,回到大的环境里面来说也是一样。

疫情之后很多人都要重新去思考,做一个大的哲学问题,我们之后到底在这样的一个飞速发展的情况下面,自己做的这些工作也好,自己做的一些生活上的选择也好,究竟是为了得到一些什么样的快乐,或者是什么样的快乐才能够让我们去真正的去思考这些问题。

▲ 展览现场

Q:您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

孙瑞祥:对于接下来我自己的创作,我现在大概的想法可能是更多的从平面的静止的东西,转换到视频动态的一些手法上面。但整个的故事主题应该还是说在都市生活和自然能量中间的一些矛盾和冲突,然后主题应该还是关于欲望和恐惧,但可能更多的是想要尝试用一些故事情节的东西去和声音结合,把它更直观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这是我后面的计划。

展览信息

潜入暮光的形影

展览时间:2021年2月18日——2021年4月30日

展览地点:上海市黄浦区南京西路231号,人民公园7号门内上海当代艺术馆

参展艺术家名单:Helga Griffiths、成于思(Cheng Yusi)、李磊(Li Lei)、李向阳(Li Xiangyang)、曲丰国(Qu Fengguo)、孙瑞祥(Sun Ruixiang)、严智龙(Yan Zhilong)

策展:上海当代艺术馆策展团队

主办单位: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上海当代艺术馆基金会(MoCA Shanghai Foundation)

学术支持单位:上海戏剧学院

(部分文字、图片来源于MoCA)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