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火车上的中国人”走了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王福春安息,绿色火车载着他在天国遨游

2021年3月13日上午6点08分,著名摄影家王福春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享年79岁。《火车上的中国人》是艺术家最重要的代表作,纪录着在铁路这个特定的环境下,中国人从传统走向现代化的情景和历程,已成就为中国纪实摄影经典作品。

王福春,1963年考入绥化铁路机车司机学校,曾就读哈尔滨师范大学摄影专业,曾任哈尔滨铁路局科研所摄影师丶编辑,2002年迁居北京,自由摄影人,北京公益摄影协会副主席。

代表作《火车上的中国人》、《中国蒸汽机车》、《黑土地》、《东北人家》、《东北人》、《东北虎》、《地铁里的中国人》、《天路藏人》《中国人影像》等10几部摄影专题。多次赴丹麦、法国、巴西、意大利、英国、俄罗斯、美国、荷兰等国家参加摄影展和画廊展。

获得第十七届全国影展金牌,第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德艺双馨”优秀会员,“中国优秀摄影师画册阿尔卡特大奖”金奖,2014年《火车上的中国人》IPA(Invisible Photographer Asia) 评为全亚洲最具影响力的30位摄影师。2018年《火车上的中国人40年》在中国美术馆收藏展。2018年《生活中的中国人40年》在中国摄影展览馆展。

▲ 1992年  成都—上海

▲ 1994年,哈尔滨站蜂拥上车的旅客。

▲ 1994年,从北京开往沈阳的列车上,打麻将的旅客。

王福春曾说:""如今回头去看,我这一生就专注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坚持摄影。""

▲ 1996年,从广州开往成都的列车上,一位母亲小心地护着放在背篓里的孩子。

在王福春三四岁的时候父母接连去世,由哥嫂抚养长大的。初中毕业那年,在铁路工作的哥哥瞒着他去绥化铁路司机学校给他报了名,因此和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5年,王福春在学校应征入伍。在部队的5年,做宣传方面的工作。1970年从部队复员回到哈尔滨后,做了几年车辆钳工。因为喜欢写写画画,他被调到工会当宣传干事。在一次单位评劳模的活动上,工会主席让他拍劳模照,到技术室借了一台海鸥相机,那是王福春第一次接触相机。也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拍照片,陆陆续续在铁路报社发稿。他一直没有再拿起过画笔,而是把对美术、美学的热爱都融进了摄影作品中。

▲ 哈尔滨-北京 1986年从哈尔滨开往北京的T18次列车上第一次出现电视机

▲ 哈尔滨站 1989年

▲ 1990年,哈尔冰—上海,他们的梦也许不是很甜,他的梦也许很苦......

▲ 1991年,从绥芬河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在拥挤的车厢内,一位抱孩子的父亲脸上显露出困倦的神情,但依然紧抱孩子。

▲ 上海-重庆 睡在车厢接口的一家四口 1991年

▲ 1991年  哈尔滨—上海

▲ 1993年,从北京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上,站在车厢过道对镜剃须的老人。

▲ 西安-西宁 1995年  无法下车的乘客在向火车站内的沿线商贩购买商品

▲ 1995年,从武汉开往长沙的列车上,车厢太拥挤了,一位光膀子的男子竟然躺在了硬座座椅靠背上,为防止自己摔倒,他不得不用手抓住上面的行李架。

▲ 1995年  兰州—北京

▲ 成都-长沙 1996年

▲ 哈尔滨-济南 1997年

1977年左右,王福春开始拍火车。那时候只有报社、企业做宣传工作才会用到相机,普通百姓最多拍摄纪念照,平常很少能接触到摄影。作为一名是铁路职工,由于经常有宣传任务,所以他带着相机坐火车拍摄都是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就是把眼前看到的场景、故事客观真实地记录下来。从绿车皮、蓝车皮、红车皮到白车皮的更新换代,王福春都依依拍了下来。

▲ 1992年,从黑龙江省加格达奇开往古莲的列车上,各自占了一张长椅睡觉的男女青年。

▲ 1994年,北京—沈阳。列车上相互依偎的情侣。

▲ 1996年,广州—成都。挤在一个下铺上的情侣,享受着片刻的甜蜜。

▲ 1996年,从广州开往成都的列车上,卧铺车厢内一位女青年坐在中铺拉起了二胡,她的自娱自乐吸引了上铺和下铺的青年男女的关注。

过去拍片叫潜心摄影,现在叫潜伏摄影,就是不能公开拍,像特工人员。因为人们防范意识提高,什么肖像权隐私权都上来了,给拍片带来难度。""让你删掉是客气的,给你一拳,踢你两脚,骂你几句是正常的。”另外王福春也形容自己是职业“小偷”,他在火车上拍片两眼到处乱看,在车厢来回走,多次被旅客通报乘警,说他是小偷,乘警审讯查证件,弄得哭笑不得。这些年在车上拍片,练就了一双贼眼,列车到什么地段小偷多,小偷什么时候出场,他非常清楚。

除了被误解,也遭遇过不少危及生命的险情。记得1991年在一趟从哈尔滨去往上海的火车上,火车暂停期间,王福春下了火车。结果还没等他走上车厢,火车就开了。

当时,他追着跳上去,腿脚蹬在车皮上,手一抓上车把门,脚却脱离了支撑,身体随即飘了起来,这种时候一旦坠地后果将不堪设想。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列车员和乘客一起使劲拽开了车门,将他拽进了车里。他坐在地上十多分钟,站不起来。后来有乘客问他,“你不要命了,这趟赶不上,大不了赶下趟车啊,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王福春说:“我的摄影包还在车上,胶卷、镜头都在里面,不上不行。”

那些照片是他拿命换来的,后来即便过去了很多年再回想起当时的险象环生,他依然心有余悸。

▲ 2009年  广州—北京

▲ 2010年,上海到哈尔滨的列车上,上铺的母亲一边看书一边拉着女儿的手。

在当时,胶卷拍摄难度要远远大于数码,那时胶卷很贵,一卷12张,不能像数码这样随意地按动快门。王福春车厢里拍片需要很严谨,要到关键时刻才会按下快门。而且拍完上胶卷、后期洗照片这些都很花时间和精力。2005年,他的儿子送给他了一台数码相机,他开始尝试用数码相机拍。但是,不管是胶片还是数码,他始终注重内容,他一直要求自己的作品要有思想、有深度、有看点。他喜欢拍摄生活中大家司空见惯而又会不经意间错过的瞬间,这些会更让人有亲切感,更能打动人。

▲ 2007年 北京—哈尔滨

▲ 北京南-杭州(德州) 2015年

过去的胶片,王福春拍了有20多万张,到现在数码就更多了,40多万张。在他的家里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最多的就是底片。他一年最多的时候坐过150多次火车,每一次出行都有记录。可以说,王福春把全国的铁路基本都跑遍了,每条线都走过。有时候在北方上车,外面还飘着雪,睡一觉醒了,一睁眼睛到了南方,到处是春暖花开,完全是两个世界。所以,火车让有他机会走遍了大江南北,摄影让他把这些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都留存了下来。

▲ 通辽-集宁 1998年

摄影批评家鲍昆对这张照片有很高的评价。这些乘火车的乘客,趴在车窗上,随着车辆的移动看远方,两侧是渐行渐远的田野,他们的眼光又在延伸,超出画面以外。实际上含有一种对过去和未来的暗示,是一种典型的浪漫主义。 “加上他拍的时候,中国正在经历现代化转型,这张照片一下子就把当时的时代感给提出来了。”

2001年王福春的《火车上的中国人》画册出版了,他松了一口气,这个名字是刘香成替他起的。这么多年在火车上从没老老实实地休息过的他心想,这次坐火车好好当回旅客,享受旅客待遇。可躺在卧铺上不到一个小时,心里像长草似的翻腾着,沒办法,又拎着相机到车厢里串了。这种感情欲罢不能,他发现自己真的患上了职业病,上瘾了。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