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滇行走:自由应是一个能使自己变得更好的机会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古滇行走:自由应是一个能使自己变得更好的机会

当今国际诗坛最有影响的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Shuntarou Tanikawa)曾说:“所谓现在活着,是鸟儿展翅,是海涛汹涌,是蜗牛爬行,是人在相爱,是你的手温,是生命。”而对于身陷都市架构的我们来说,海涛和蜗牛在哪里呢?这样的地方只是存在于文学性的描述,被电子屏幕过滤的生活让一切变成了遥远的景观,让我们很容易迷茫、焦虑、否定自我与难以入眠。

▲ 海鸟  图片来源:ocean.cyscc.org

而对于一些艺术家来说,在路上的漂泊往往会激发更多的灵感,体会不稳定的快乐;回到住所之后,通过艺术创作呈现自己的感悟,并开启与他人的交流。在中国西南的古滇大地上,七彩云南·古滇名城®与艺文力联合共同举办了一场以“未来部落”为主题的展览,前期邀请艺术家穿越石林、探访泸西古村,在红河哈尼梯田感受被水面倒影的日光、在普洱景迈山收集古老的歌谣,在西双版纳捕捉丛林中动物觅食的身影。

▲ 梯田  图片来源:中新网

▲ 西双版纳  图片来源:马蜂窝

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完成了撒尼人、彝族、哈尼族、佤族、布朗族、拉祜族、傣族、基诺族六天七族的在地探寻与对话,通过朴实的语言表现出他们自己对于部族所在地的责任感与使命感。而这些被现代文明所包裹的艺术家在不同部落构成的地理坐标中,将过去、现在与未来中寻找“栖身之所”。

▲ 为此次展览的采风之行 图片来源:艺文力

或许放缓呼吸去享受片刻的宁静,你就能迅速找回自己。少数民族的宇宙观、自然观、远古神话、历史人文、建筑艺术,丝毫不逊色于现代文明的工业化与资本化的产物,我们应当予以更多的了解、尊重,古老文明与当代艺术产生的对话也是平等的,或许我们更应该仰视这些流传百年、千年的智慧。在七彩云南·古滇名城中,艺术家驻地成果展览在少数民族的芦笙与舞蹈中拉开了帷幕,从不同角度关注和诠释地域文化与环境空间、历史脉络、日常生活间的互动。

▲ 诺仕达集团总裁任剑媚为展览开幕致辞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 艺文力创办人、「未来部落」总策划汪莎为展览开幕致辞 图片来源:艺文力

透过第一件大型的户外装置作品,这是曾旅居欧洲的建筑师郭廖辉的作品屋顶中游roof pavilion。几何化的语言产生了一个抽象的屋顶,与古滇早期的建筑形象有所关联,极少的落点使屋顶漂浮在场地上。“长脊短檐”是其主要特征,更是古滇人对于气候地理的一种适应性的处理方式。略显轻盈的材料使这件作品和场地若即若离,与人们的移动产生微妙的关系。

▲ 屋顶中游 roof pavilion,互动装置,西南云杉,阳光板,定制金属件,22m×2.5m×3m ,郭廖辉,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建筑师郭廖辉希望能够通过这件作品“提示和唤醒人们对这片土地的居住记忆”,几何形叠加的建筑以古滇早期的建筑为灵感,屋顶式的外形,建筑由架子支起而下方悬空。以西南云杉、半透明的双层阳光板加上规律的几何造型,也表现出一种现代人的简约审美。当人们进入这个装置的内部,可以感受到一种庇护;而隔着薄膜看到外部的空间也会觉得恍惚,这也不正是在当下阅读历史的感觉么?

▲ 屋顶中游 roof pavilion,互动装置,西南云杉,阳光板,定制金属件,22m×2.5m×3m ,郭廖辉,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 采风图片 图片来源:艺术家郭廖辉

整个展览开启时,艺术家王轶琼带来了一件形式为“口吐装置”的作品,他好像一直在展览中说话,但是没有声音。“口吐装置”是一种艺术家用嘴巴表达艺术的方式,他把一个看不见的“装置作品”放在了自己的嘴里。这种形式的提出如同杜尚的小便池作品那样具有先锋性,实际上就是一个“概念”。而王轶琼为了区别于一般的说话,还是基于驻地采风将“口吐装置”分为了两个类型:文字装置与口吐装置。

▲ (左起)王轶琼、汪莎、王茂、沈凌昊、In_K、郭廖辉、alei、任剑媚、方照雪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对于王轶琼的“口吐装置”来说可以涉及的领域很多,历史是第一首选,然后就是当下。他认为:“‘口吐装置’本意希望恢复口语,是一种介于当代艺术思维方式的口语方式;它也是一种自由形态的思维想象,可以是“口吐方案”但不是风格,是而一种自我命名,有很多自然属性。‘口吐装置’让在地变成‘新现实’,从在地、从原始部落产生的结果再脱离‘在地’。我认为采风的意义不是居住,而是一种游牧形态的暂时在地,具有不确定性和形而上的意味,然后脱离现场。”

▲ 开幕式合影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 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进入展厅后,一群穿着部落元素服装的人,站在一个个悬置的、印有滇文化出土器物的圆筒形灯内。当你靠近这些人时,他们会用手中的荧光颜料在你的面部进行涂抹,在之后的展厅中会显现出图腾的效果。

▲ 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拉开黑色的幕布,感觉身体仿佛被时间的漩涡所悬置:像是站在海浪中看着浪花将珍珠般的泡沫送往永恒,又像是在白色碎石铺满的岩地上空被某种力量拎起来飞行。须臾间,周遭又变幻了颜色,地球融化在了宇宙中,下起了细密的雪。In_K试图用“技术”和“哲学”的视角来观察和理解世界,并使用编程和影像的方式来展示他所看到的世界。In_K在行走中一直在思考文化超越时间的特征是什么,他发现眼前的景色不只是单一的自然或者人造,而是人与自然长期以来交互的结果。

▲ NΦWHERE: 一个不存在的空间,参与新媒体沉浸式交互影像,镜面、投影、LED、激光雷达、液晶显示器,In_k,21m×4m×3.3m / 6.2m×3.9m ,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他在展厅中用镜面构建了一个倾斜的山坡,他说:“将梯田呈现在这里,流动的算法粒子代表时间永不停歇,倾斜的无限镜像代表空间,也代表过去与未来的无限延伸。我们只能处在当下的时间之河中,遥望过去与未来的虚幻景象。通过这种时间与空间的交叉,我想构建一个过去现在未来同时存在的场景,给观众一种超越时间性的感受。”

▲ NΦWHERE: 一个不存在的空间,参与新媒体沉浸式交互影像,镜面、投影、LED、激光雷达、液晶显示器,In_K,21m×4m×3.3m / 6.2m×3.9m ,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走过In_K创造的沉浸式影像空间,会看到他同一个作品的交互LED的部分。梯田和土掌房民居都是本地的人民几百几千年来与自然交互的结果,这些景色反映出的云南特色地域下自然涌现出来的模式。虽然梯田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民居经历几代人也会有拆迁重建,但从云南这片大地产生、发展的“文化独特性”是会通过一种抽象的“模式”传承下来,未来新的变化也是会建立在这种独特性之上。观众可以通过触摸作品让整个作品的画面变得彩色,表达的是一种美好的期望。艺术家训练人工智能生成了一系列不存在的空间并呈现出来。通过人工智能生成的影像和定制的空间及程序构建一个穿越时间、联通过去与未来的在地性想像。

▲ NΦWHERE: 一个不存在的空间,参与新媒体沉浸式交互影像,镜面、投影、LED、激光雷达、液晶显示器,IIn_K,21m×4m×3.3m / 6.2m×3.9m ,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从二楼经过旋转楼梯抵达一楼,观众面部的图腾已经显现。

▲ 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这一层是沈凌昊的场域空间装置“时间的剧场 - 光穿越一片雨林”,具有一种未来部落的科技感。沈凌昊是一位围绕时间、记忆与个体经验展开创作的艺术家。这次作品的灵感来源于艺术家在云南时对于森林与光的观察,并展开的对于光的色彩与形状的探索。沈凌昊在这次的采风中非常着迷于原始雨林,对于在雨林中看到野生动物他感到既兴奋又好奇,这些存在于自然中的生灵也唤起他一种不同于城市生活的全新经验。

▲ 时间的剧场–光穿越一片雨林,沉浸式光影交互装置,光敏树脂材料、紫外光、激光装置、闪光灯、热带植物、声音,41m×9.6m×4m ,沈凌昊,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当空间的紫外线光亮起并激活装置中的感光涂层,在作品前驻足的观众和他们的动作姿态会被闪光装置的曝光短暂记录在作品中,这些转瞬即逝的影像会随着观众自身的运动而产生变化,如同时间在那一刻被定格又被再次重启。艺术家希望通过光去追溯时间与个体存在之间的关系,并通过每个观众自身的开放性体验构成一个关于“时间的剧场”。沈凌昊说:“这件作品就如同一个反复工作的空间暗房,所留下的影像既是当下的瞬间,同时又是即将逝去的过往,可以说我所显影的就是时间本身。”

▲ 时间的剧场–光穿越一片雨林,沉浸式光影交互装置,光敏树脂材料、紫外光、激光装置、闪光灯、热带植物、声音,41m×9.6m×4m ,沈凌昊,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沈凌昊还在这个空间中展开了一系列新的实验,通过空间、声音与场域去构建一个动态化的艺术现场。展厅中的彩色感光装置是艺术家在创作中对于自然光的重构,对于光的变化进行了多种表达。

▲ 时间的剧场–光穿越一片雨林,沉浸式光影交互装置,光敏树脂材料、紫外光、激光装置、闪光灯、热带植物、声音,41m×9.6m×4m ,沈凌昊,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在傍晚开幕的古滇家宴上,装置艺术家王茂的作品《哪里有酒》成为舞台上的特殊背景。“哪里有酒哪里醉,哪里有铺哪里睡”是彝族打歌中的一句唱词,而这也是西南少数民族的现实生活。‘现实’是王茂长期关注的命题,也是他几乎所有工作的出发点。因此,几个硕大的圆形不锈钢镜面伫立在滇池畔的舞台上,似乎是在向天取火,抑或是对于太阳的一种崇拜。“其实我是想给这个看起来具体且严肃的话题,借用一个宏大且浪漫的面貌。”王茂说到。

▲ 《哪里有酒》,镜面装置,不锈钢,尺寸可变,王茂,2021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 古滇家宴现场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作品《哪里有酒》不锈钢的材质,与不同的舞台演出形成有趣的镜像,现实和非现实在同一个空间中。其反射的镜像会随着观者的移动而移动,上一秒的视觉经验在下一秒来临后无效了,难以计算的反射让舞台空间产生了流动性。或许这就是当下人们的生活,时时刻刻疲于应对变化。而王茂也谈到“生活在当代,‘当代’的种种即是这个现实文本的细枝末节。这个文本看似云山雾罩,但始终绕不开一个命题——‘生产’:如何不盲目地被卷入‘生产’的漩涡,是这个时代绝对正确的问题。所以,把它提出来,我认为是艺术家责任所在,也是艺术家在这个时代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 古滇家宴现场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 古滇家宴现场 图片来源:古滇家宴

一场古滇家宴所延伸出的不只有展览,还有一场TOUCHING家庭艺文社交实验,我们下期分享。

展览信息

未来部落

开幕时间:2021年3月20日

展览地点:中国·昆明

总策划:汪莎

策展人:Alei

艺术家:王轶琼、王茂、郭廖辉、In_K、沈凌昊

主办方:七彩云南·古滇名城® 

出品方:艺文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4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