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香成 陈漫 许知远坐在一起会谈些什么?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当刘香成、陈漫、许知远坐在一起,会谈些什么?漫谈《Flash: Chen Man》

近日,陈漫个人摄影展《Flash : Chen Man》亮相长沙谢子龙影像艺术馆,这是迄今为止陈漫在中国举办的最大型个人摄影展。

“摄影就是你想和一个人、一个物体、一个场景、一个时刻永远在一起或永远不,同时一霎内心瞬间不能察觉的深知,以肉体承载的永恒是不存在的,而不得不举起相机拍的那一刻,为的是能把其封存在好像能永恒的一个物质里。但追求很累,我不喜欢琢磨非当下的一切。”

—— 陈漫

01 展览之前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

《Flash:Chen Man》是一个有着强吸引力的影像空间,起码对于长沙当地的摄影师以及工作室来说是这样的:

他们急不可待地要求来到现场,

也急不可待地去等待艺术家的出现。

许知远把这样的现象,

归结于一种 Iconic Figure(偶像人物)的出现。

当然,今天要出现的偶像人物就是 陈漫。

▲ 时尚摄影师、视觉艺术家陈漫

对于时尚摄影来说,陈漫是“这一代当中的闪亮人物”,她与《Vogue》《Elle》《Harper’s Bazaar》《iD》《Muse》等世界领先杂志的深度合作,让中国时尚摄影迈着大步走向了国际化。作为来自中国的9位新青年领导人之一,她当选全球100位“YGL-Young Global Leaders”。她的作品不仅在大量的时尚杂志上熠熠生辉,也被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V&A)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等艺术馆作为永久馆藏。

可以说,她是21世纪初商业摄影师的代表,当她看到新的时代诞生后,寻找到了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她带着充满新时代思维的独立视觉语言,正在寻找碎片化摄影之路的拐点。

▲ 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

而在另一维度上同样被大众熟知的许知远,在这次对谈中充当了提问者或者引导者。作为作家、记者、主持人,许知远已经在大陆、香港、台湾出版了近20本作品,参与创办出版多种报刊杂志,包括《经济观察报》《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东方历史评论》《单读》等。他参与主创并担任主持人的思想访谈纪录片《十三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激起了社会广泛回响,因此,质疑仍然是他问题的引信,不断地刺激两位摄影师对其创作之路的剖白和梳理。

▲ 《Flash:Chen Man》策展人、上海摄影艺术中心(SCoP)创始人、纪实摄影大师刘香成

而对许知远这一代新闻记者、有新闻理想的青年产生了重大影响的,刘香成是其中之一。刘香成是第一位获得普利策新闻现场摄影奖的华人,除了拍摄世界性事件之外,他还用镜头捕捉到1970后的中国许多瞬间。他记录着改革开放后中国青年,如何开始学习滑旱冰、谈恋爱、喝可口可乐。某种程度上,他记录着一个新的时代诞生。这些作品不仅启发了摄影师,也启发作家、艺术家,影响着一代青年思考时代、历史、当下。

▲ 名人堂对谈《闪光之下》现场,对谈嘉宾:许知远、刘香成、陈漫

《Flash:Chen Man》开幕后,在躁动不安的人群之外,三人坐了下来,于 XPM 名人堂现场,拉开了“闪光灯下”的幕布。在他们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话结束之前,那些关于大卫·拉查佩尔(David LaChapelle)、赫尔穆特·牛顿(Helmut Newton)、欧文·佩恩(Irving·Penn)所成就的一切,那些关于影像与时代的关系,那些与时尚摄影密不可分的文化语境,那些生动的商业摄影之路,还都散落在各自的象限,等待交织的机会,在这里有了答案。

02 问题、解答与漫谈

作为观众,我们已经看过很多许知远的访谈,对于名人,他总抱有一种审视的态度,在以往的访谈当中,他不断地表达着对这个过分娱乐化、浅薄时代的不满,因此今天许知远更像是一个“充满偏见”的审视者,试图通过对话验证或是改变他抱有的“偏见”。

而在商业方面,今天的三人又有着不同的观点,许知远作为试探者,对商业抱持审慎的态度;陈漫是一个典型的成功者,却又尝试对自我的梳理;刘香成则是见证者,跨越了时代和国际视野。

▲ 名人堂对谈《闪光之下》现场,从左至右:谢子龙影像艺术馆执行馆长卢妮、对谈嘉宾许知远、对谈嘉宾刘香成、对谈嘉宾陈漫

因此,这场对谈极富韵律,且充满愉悦,因为陈漫在访谈过程中的思路是如此飞扬,甚至许知远也笑称,陈漫果然“形散而神散”。即便他的提问依旧犀利且执著,但在陈漫跳跃思维的化解下,一切变得有趣且纯粹,在此我们摘录了一些问题、解答、与漫谈,一窥对谈中多样的思维碰撞。

许知远:刘香成老师作为《Flash:Chen Man》展览的策展人,你能不能说说展览的构想来源,包括你对陈漫的看法。

刘香成:我在福州上幼儿园,上到小学三年级,又回到香港,然后接受英国人的教育,然后又到了美国。跨文化的现象于我而言是一种竞争又共存的关系,所以我自己回答自己问题的时间也很多。后来我进入新闻媒体,进到《生活杂志》去实习,然后代表美国《时代》周刊来到中国。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跟中国的关系会跨越这么长的时间。所以在谈到我跟中国的渊源,谈到今天我们三个人坐在台上来讨论陈漫的展览的时候,我是带着一定的感慨。

一年多之前,谢子龙影像艺术馆的卢妮馆长问我,能不能策展一个有关陈漫摄影的展览?我想了想,我已经认识陈漫很多年,知道她的摄影作品中是表达了很多事情的,所以我就很痛快的答应了这件事情。我最初认识陈漫,一组照片,几个女孩拿着滑板的照片,而这个作品也在《Flash: ChenMan》的展览中有展出。这个题材中有几个因素:一边是我们进入21世纪的中国,一边是关干女性的表达方式,更重要的是,陈漫她决定要把这些因素融为一体地去创作一个系列。所以当时我翻阅到这个作品的时候,就问朋友“拍这些图片的人是谁?我想见见他”,他说是个北京姑娘,叫做陈漫,这样我们就认识了。时间过得很快,我经常看到陈漫的作品,到了卢馆长交给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重新看这些图片,有一些画面我比较熟悉的。

北京奥运会的举办和陈漫摄影生涯的开始,都处干中国一步步走到时间舞台中心的大环境。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变成了相辅相成的关系。陈漫从2001年开始摄影创作,到现在她已经沉淀成了一个成熟的艺术家,她把所有的画面一起沉淀下来,消化之后再把它们展出,所以在这个展览中呈现的影像作品,其实也是人们集体应对改革发展,精神生活上追求的一种记录。

许知远:我想问一下陈漫,在刘老师的镜头语言中,重新开放的中国有一种春天复苏的感觉。而你选择用一种新颖的视觉语言来处理摄影,你拍摄的新文化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有着一种回避历史沉重因素后的轻盈感。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表达方式?又是怎么理解这种感受力的?

陈漫:因为观众的包容。在我拍摄别人的时候,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不自信的地方,他暴露在灯光之下,就好像有个藏在一个摄影机之后的人,赤裸裸地来拍他,拍完这个东西就被永久留在历史上。这个“人”是隐在的,就成为了一种心理负担。所以与对象建立起信任很重要,而信任则来自于长期的积累、沉淀。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有意思,我喜欢看许知远老师采访,因为他的采访里有很多“露馅”的东西。那些站在台上的人,他喜欢完美,都希望保持自己完美的形象。但是你对一个人感兴趣、信任这个人,是因为他完美吗?还是最后发现他不完美,有缺点打破了完美,你才会非常的亲近。因为不完美让人们之间的关系更近,更信任。

我最喜欢的摄影师就是刘香成,因为他拍摄的东西,抓住了那个时代的人们“苦大不愁深”的幽默感,他拍出来的照片特别有时尚感,也特别有意思。我的图片是碎片性的,说话也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完全没有逻辑性。刘香成全球赶稿,全球转,一转到这个时间他就要发稿,永远是24小时非常紧张的状态,他的严谨性、逻辑性是我不具备的。

我认为摄影师就是观察者,这个图片带给你的信息是第一信息,视觉传达给你的第一感受又是重中之重。“视觉是不需要翻译的语言""我想用艺术的语言、艺术的形式,来表达我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面貌来传达我想传达给世界的东西。我跟刘香成老师经历了很多时期,也遇到很多困难,但我们都在推动中国的正能量视觉走进国际视野。

许知远:我第一次听陈漫讲话这么久,虽然形散且神散,同时妙趣横生。你都是怎么观察你的拍摄对象的?有的人是音乐,有的人是颜色,有的人是表情,你能不能说说你的方式。

陈漫:我第一次拍杨澜的时候,拍完之后她和其他的明星不一样,她用纸笔给我写了一封信,第一句话就写“陈漫就像一条金鱼一样一直盯着我看”。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需要留白,我特别欣赏刘香成老师说话的语速,特别慢,把时间空间留白,给你消化语言的时间,消化完之后他再讲下句话。跟他说话就像吃饭一样,通过他的聊天之后你花时间去理解了,就会明白里面的意味。为什么米其林餐厅,盘子这么大,菜这么一点点?就是想让你品明白了再上下一道菜,也是一种留白。

从小到大特别喜欢视觉的我,见到一个人,客气话还没有说几句,就把人从头到脚看一顿,看着让人觉得特别的不舒服,人家会说盯着我矗了,这样跟人的交流没有留白。后来我就故意训练自己,看他的时候,先是看一会儿他再看一下别的东西,然后再回看他,眼睛跑一点。虽然你渴望观察,但是你不能表达出来。就像米其林餐厅,你即使特别饿,但也不能表达出来,你得吃完以后再想下一道。这就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不能表达出来,不能特别饥渴。越高级的艺术越需要留白,因为它给人足够的想象空间,而在中国的人际相处之道中,越留白、留空间,他就会觉得你这个人越值得交往、信任。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拍摄一个人,这个摄影师和那个摄影师拍出来的是不一样的。就像中国的茶一样,同样的茶,同样的水,每个人泡出来的味道不一样。一个人赋予的过程,这个人的气质,这个人操作的节奏都是不一样的,造成最后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人与人之间的特性,造成的互动,产生了差异。这种差异就是生命有意思的地方。如果都是复制,大家都一样,就跟机器生产出来的就没有意思了。

许知远:两位摄影师,拿起相机的时候,本能很重要,但是不可避免的哲学化的训练,观察世界有角度,有驱动力,有些人对不公平很强烈,有些人对雄心勃勃特别的强烈。你们最强烈的是什么? 

刘香成:我有一张照片拍的是一个北京的夜晚,很多女同学在广场上、路灯下面,勤奋又努力地读书,准备高考。以我在中国长久生活工作的认知里面,这种耐力很中国。那张图片我趴在地下,连测光表都测不到多少光,我又既要保证拍摄主体在画面显示完全,又要担心能否顺利成像。因为当时光线太少了,我就试着赌了一把,趴在地上按快门,没有用三脚架。一边按一边看着这几个女同学,即使相机在曝光,但是同学们动都不动,那张图片的效果也让我感到意外,因为不是说所有的拍摄对象在参与到被拍摄时,都能与你建立起互相信任的关系。

我有很多的身份,你从香港到福州,福州回香港、香港到纽约,全世界,五湖四海,从事不同的工作,不同的身份,面对不同的事情,在观察事情的时候,会被问到我是用什么身份来观察这个事情。可能是一种命运,因为你老是在不同的画面、身份之间切换,但这恰好也在观察的时候给了我一种力量。

陈漫:刘香成的视角是正面的,向上的,积极的,努力的,勤奋的,刻苦的,求知的,他把这些正能量拍出来,传达给世界。刘香成的身份又是让人觉得特别有权威的人,当他把中国这么多正能量的视觉呈现到世界面前的时候,外界就会说原来中国是这样的,也会改变他对中国的认知和世界观。刘香成让他们看到这一张照片,就留下了他们对中国人的印象,再回到他们国家时候,就不会用以往的观念去评价中国。

现在我们看到的世界,大多数是被图像化的。而每个人对于世界的认知也不同,因为我们自己的经历不同,导致我们所看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你要学会懂别人,理解别人。刘香成的身份非常的特殊,因为他从美国回来,又作为新闻观察者,去过战争,去过最苦的地方,去过发展的地方见证过这样一个飞速高密度的时代,他见证过,看过,理解,亲密接触过的,所以是非常客观的观察,带给你什么样的信息,是他带给你世界的未来。未来可以往正面的引导。

许知远:不管你期待给人家带来什么样的声音,前提是这个声音是成熟的声音。作为一个观察者,记录者,我们很容易被现场所操纵和扭曲。你们两个人怎么样观察一座城市。

刘香成:观察城市这种事情很难说是一种直线,我看到的线条总是不整齐的。我记得有一次从洛杉矶到斯里兰卡拍摄战争中的画面,我在死亡的气息之间,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村落,但当我拿着那些战争现场的画面,传真到各个联社时,有个联社跟我说“你拍摄的画面,没人喜欢看。""

我还经历过在不同的情况下发出一张图片之后,第二天几千个头版头条,也使得我发言这么慢,因为这个世界太复杂了,你相处在一个境界里面会把这个话收回来。我的工作对我的学习起到分水岭的区别,因为在大新闻发声的时候我很荣幸,25年的重大事件都被我赶上。所以我认为对于一个地方的观察是没有一条直线的。

陈漫:摄影师做服务的,决定者想传达的信息或者是他想要受众回馈的反应,呈现到最后,大家看到的摄影作品是不是事实,还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全貌,都需要大家自己去掂量,因为你看到的永远只是一个面,其他人是看到的另一面,最后由多个面、多个视角组成了一个“钻石”,形成的过程才是事实。

有一件事情我认为特别有意思,拍自然、动物的摄影师们之中有一个规定,不能干扰大自然,因为人是有主观情感的。我有一个朋友是旅游摄影师,现在我们看到的北极和南极,不是他看到的北极和南极,我们只看到冰块越来越小,最后这块陆地消失了;而这个摄影师只能客观的拍,不能干扰大自然。所以啊,当你想让别人跟你的情绪是一样,让别人理解你,所以更应当让别人更客观地看到事物的多面性,大家才能理解。我们应当更宏观更客观的看待这个世界,更宏观的看待一个人、一件事,不要让信息倾斜于单面。

03 展览,正在发生

▲《Flash:Chen Man》展览开幕现场,此次展览策展人刘香成导览

在所有问题、回应与漫谈当中,我们可以捕捉到许多艺术家的所思所想。

正如谢子龙影像艺术馆执行馆长卢妮所介绍的,在开展之前,长沙本地大量的摄影棚致电,要观看展览与对谈,希望有机会和陈漫本人合影。

也正如许知远所怀疑的那样,这些崇拜会给创作带来困境。

▲《Flash:Chen Man》开幕现场,策展人、艺评家、OCAT西安馆执行馆长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策展人、上海摄影艺术中心(SCoP)创始人刘香成、 时尚摄影师、视觉艺术家陈漫合影

▲ 策展人刘香成在《Flash:Chen Man》布展现场

▲ 刘香成与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在《Flash:Chen Man》布展现场

但是,除了权利带来的困境之外,这种崇拜当中还反映出了一种健康的高度需求,当无数只眼睛的聚焦于此,我们可以感受到渴望。

在中国商业摄影市场,从业者渴望对商业摄影有更深入的了解。也都急需一个机会去谈一谈对于其本质、进程、未来的思考。商业摄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商业和艺术究竟是怎么糅合在一起的?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还能走多远?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

事实上,在过去的四年里,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已经联合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北京三影堂、成都当代影像中心三家民营艺术机构,成立了影像艺术家联盟。在本次开展前,藏家俱乐部也已成立。

从这些举动中似乎可以看出,艺术机构所想与大量的影像创作者和影像作品的关注者不谋而合。两者都在寻找一种方式,去切实地探讨影像艺术的价值、未来。当关于后时尚摄影的概念被提出,摄影艺术的未来便充满着未知和想象。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演员李冰冰与陈漫一起欣赏展览画册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陈漫与中国时尚女魔头苏芒一起导览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陈漫曾拍摄过的时尚杂志封面汇集

因此,这显然是一个正确的时机去认识陈漫,尽管纽约时报曾介绍她:“陈漫,中国的安妮·莱博维茨”,尽管在对谈之中她已经吐露了太多关于她的艺术之路,但是我们还有太多疑问,我们很自然地想要了解更多,为什么她做到了,这条路是否是可复制的?让我们在展览现场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04 走过她的成长之路

▲  视觉·宇航员,视觉,2003 ©陈漫 VISION·Astronaut, VISION, 2003©Chen Man

2003年是一个开端,当时正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摄影系念二年级学生的陈漫受邀为上海时尚杂志《Vision青年视觉》拍摄杂志封面。

从那时,她利用Ps把传统拍摄所捕捉的瞬间与幻想的元素结合,深深抓住了千禧一代青年文化对魅力、个性和活力的迷恋。这组照片为杂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吸引力,同时也让她一跃成为了中国视觉创意的先锋代表。

▲ 视觉·金鱼精,视觉,2003 ©陈漫 VISION·Goldfish Fairy, VISION, 2003©Chen Man

“你看到的东西,你传达给世界的东西存在于视觉记忆当中”,在陈漫眼里,摄影师的视角也是一门语言。比如北京,对于陈漫来说,她在自己生长的地方很容易提取一些扎根记忆中的画面,比如“梳两个小辫”、“夏天很热”、“在天安门广场和很多小朋友一起学骑车”。这些视觉基因当中所包含的元素恰恰给她的作品中带来了很多富有谐趣的奇思妙想。

因此,陈漫很自如地让微妙传统的中国元素与梦幻酷派的年轻美学自然地融合,形成她本身独特的创作特点。

▲ 胡同的青春岁月,杜鹃,Vogue,2009 ©陈漫 Du Juan, Vogue, 2009 ©Chen Man

有一个时期,她舍弃了繁琐的置景,用简单的布光和背景创作出了许多作品,通过最简洁的方式表达出最有力的内容。她在纯粹的画面中袒露情感,提示大家在视觉表象的背后,感受彼此的精神联结,这为她的创作过程赋予了更深的意义。

正如陈漫所说:“我追求的不是某种风格,是准确,既精确又不浪费。”她敏锐地观察周遭的一切,精辟解读拍摄对象独有的特点,并不断打破自己。

▲ 祖国万岁v60系列3,杜鹃,Vogue,2009 ©陈漫 Du Juan, Vogue, 2009 ©Chen Man

最终,她找到了中国本土的特质中与自己视觉风格最贴合的部分,那是一种很自然质朴的表达,潜藏在北京老城区当中。

这些表达来自她的生长环境、生活经历,让后来陈漫作品画面里充满了漂浮着的众多元素,有时候是胡同、中国红、富有时代特征的服饰甚至中医和哲学。

▲ 胡同往事,李峥,乐杂志,2007 ©陈漫 Li Zheng, 2007©Chen Man

在开幕前的对谈当中,陈漫再次向观众谈起这一段经历,仍然表示印象深刻。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四年,她每天都要骑自行车上学,路过天安门,所以“天安门”在陈漫的脑海中自动化身成一种影像记忆基因。

同样富含中国元素的视觉基因也常常出现在刘香成的作品中,可以说,这是艺术家与策展人在创作上的高度契合。

▲ 祖国万岁,杜鹃,Vogue,2009 ©陈漫 Long live the motherland, Du Juan, Vogue, 2009©Chen Man

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刘香成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他是中国发展的见证者。

作为《时代》杂志驻华首席记者,刘香成在作品中捕捉了一个变化的时代,他看到了一个冰封的中国重新开放、呼吸,迅速成熟、繁盛,记录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因此,在刘香成的作品中包含了很严谨逻辑、对事件的反应与观点,一定程度上是严肃的。

相比之下,陈漫眼中的中国显得更加膨胀和轻盈,甚至有时是在回避历史的。

但事实真正如此吗?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

事实是,当代的时尚摄影创作环境正处于一种苛刻的状态,这种苛刻来自于外界。

陈漫做为艺术创作者,始终需要在创作中去扮演一个“乙方”的形象,努力地去获取信任。在某些时刻,那些需要去获得的层层信任(或者说认可)解离了作品本身。

陈漫经常收到这样的嘱咐“不要发挥太多”、“这是给老百姓看的”,其核心语义就是要“保持完美”。这些质疑的观点一直在说教,有时来自明星本身、来自甲方、赞助者和杂志主编、有时来自观众,甚至在粉丝眼中,被拍摄者(明星)应当时刻保持他们心中完美的形象,而非创作者所传达的。

▲ 小红帽,李冰冰,时尚芭莎,2010 ©陈漫 Li Bingbing, Harper’s BAZAAR, 2016©Chen Man

好比拍摄胡歌霍建华这组4个亿浏览量的“出圈照”之前,陈漫甚至不知道何为CP,但是制作方会告诉她,这样是“符合他们的预期的”。

▲ 胡歌、霍建华在北海道,胡歌,霍建华,时尚芭莎,2016 ©陈漫 Hu Ge, Wallace Huo, Harper’s BAZAAR, 2016©Chen Man

这样的孕育环境使作品不再属于艺术家本身,它仿佛时刻处于对多方需求的平衡的状态,有时也意味着需求方长期所传达出来的“不信任”。

因此,对于陈漫来说,这次由刘香成担任策展人除了出于历史角度梳理的考虑、对视角的延续,更多的是尝试找到一种信任。

▲《Flash:Chen Man》展览现场

04  陈漫独特的的图象语言

历史的发生都不可抑制地被情绪裹挟着。陈漫认为,所有来自情绪的表达来自于个人所见的世界,而这种世界大多是图像化的。

而根据人的生理特性,美好的阳光、空气是不容易刺激人的,太舒服的东西很快就被忘记了,也许痛苦是一种更为强烈的刺激。

▲ 周冬雨与一块蓝纱,周冬雨,嘉人,2020 ©陈漫 Zhou Dongyu, Marie Clair,2020 ©Chen Man

但是,在我们试图观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如果仅仅局限在痛苦的刺激之中,也很难去带着更多的观察和客观的精神,轻飘的表达不代表内核的轻浮,轻飘只是一种呈现。

▲ Jason先生和李小姐观看电影,杰森斯坦森,李冰冰,时尚芭莎电影组,2018 ©陈漫 Jason Statham, Li Bingbing, BAZAAR Film, 2018 ©Chen Man

“看海的人也许会觉得海洋很美,也许会觉得淹死过很多人,无论观看者怎么说,海洋始终是中性的。”

这就是陈漫在达沃斯演讲的时候曾强调的——“懂比爱更重要”。在她看来,世界是有很多区隔的,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理解这个高速变化的世界。面对过太多的质疑和不理解,这一次对刘香成担任策展的信任,就来自于他的“懂得”。

▲  中日韩,时尚芭莎,2019 ©陈漫Harper’s BAZAAR, 2019 ©Chen Man

行业内的积累赋予了刘香成对“摄影的另一条道路”的接纳和理解。作为跨文化记者、新闻的从业者,历经过战争,在最艰苦的环境下记录时代的声音,让他能够理解更多当代的变奏,足够客观地将时尚摄影碎片化的阐述编织成富有韵律的观看脉络。

▲ 十二颜色,i-D,2012 ©陈漫 12 Colors, i-D, 2012©Chen Man

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说:“所有的图片都渴望被人纪念——甚至永不遗忘。”在此次展览中,刘香成恰恰选择了一种纯粹直接的方式向公众介绍陈漫的摄影语言,他说:“摄影大师的展览是从最经典的作品开始,因为他们不只是耐看,也是因为这些作品在集体意识中存在独有的生命力,被视为不同时代的标志。”

同样的,陈漫认为,个人所见、所经历、所接触的事情能够唤起很多改变。一张关于中国人认知的摄影作品,那作品中所传达的内容和态度,都有可能直接改变所见之人的世界观。

也许一张照片,就是对中国整个面貌的一个种子,不同的观众,多次的再度传达,最后可能达到一种不可知的认知转变。因此,时代的转变会长期寄托在作品当中,无限地扩散其影响力。

▲ 蕾哈娜的红, 罗比恩·蕾哈娜·芬缇, 时尚芭莎,2015 ©陈漫 Robyn Rihanna Fenty, Harper's BAZAAR, 2015©Chen Man

▲ 倪妮,时尚芭莎,2018 ©陈漫 Ni Ni, Harper's BAZAAR, 2018©Chen Man

商业摄影产业进驻中国只有短短几十年,在全球化背景下,这一进程在不断地加速、膨胀,对于时尚摄影来说,陈漫是一个闪亮的代表,是一个摸着黑的探路者、也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接受审视的 Icon(偶像)。

正如陈漫所说,摄影创作总在商业环境中受到各方的压力和限制,而沾染了流量、明星、话题等更分散的语言环境之后,商业摄影更不断地被注视和批判。

而实际上,商业摄影和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不断用个性化的语言去对这个世界进行解释,它与商业、时尚、艺术、大众相互勾连,创造更多的价值。

▲ 太极,章子怡,时尚芭莎,2020 ©陈漫,Zhang Ziyi,Harper's BAZAAR, 2018©Chen Man

我们所看到的偶像现象,正在以一种难以预想的轨迹入侵着当代艺术的创作,且与千禧年后的新文化语境相互纠缠。随着碎片化信息的传播力越来越大,任何一位摄影师所拍摄的一瞬,任何一个漂流在网络世界的创想、情绪、片段,只要是创作者所传达出的东西,都可能在某一时刻产生极大的影响力。我们无法预料,也无法用以往的经验去捕捉它的发展,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我们仍可以通过每一次按下快门(Flash)的记录,创造更多灵光的闪现(Flash)。

展览信息

陈漫摄影展  “Flash:Chen Man”

主办单位:湖南省影响公益基金会

承办单位: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协办单位:上海摄影艺术中心

策展人:刘香成

展期:2021.3.28—2021.10.10

时间:10:00—18:00(周二至周日)节假日正常开放

展览地点:长沙谢子龙影像艺术馆二楼1、2展厅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4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