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艺术资产——金融突破和历史轮回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NFT(非同质代币)的流行充分体现了资本的意志和技术的力量:短时间内通过交易记录,大规模铺展传播范围,攫取注意力资源,让艺术从业者和创意关注者被动或主动地获取与之有关的解读:去中心化、数字身份、元宇宙的入口、炫耀性资产(trophy item)。

这件事有多个有待沉淀的层面。这是重大金融变革带动的新行为模式,关联着能源、信息融入经济交换底层逻辑的趋势;这也是文化行业再熟悉不过的宣传操作,不必看近年的AI绘画和班克斯(Banksy)的自毁装置拍卖,上世纪作家毛姆(William S. Maugham)故意在报纸上刊登自己的寻人启事也是同样道理。

▲ 电子猫(crypto kitties),较早的可交易数字资产,以宠物形式出现,有程序繁殖系统等等,炒至天价招致疑惑,图片来自cryptokitties

它还导向60年代以来的计算机艺术的最终进化和存在辩证,学界正在等待更有力量的理论。同时,许多从业者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么多行外的人激动地认为生成式艺术(generative art)是一个新事物,甚至将之理解为NFT的伴生品。存在大半个世纪、几经迭代的媒体艺术(media art)、计算艺术(computing art)并未真正进入许多人群,哪怕是知识分子的视野 —— 直到加密艺术的天价拍卖,他们终于了解了,甚至主动成为观众,但此时,几代艺术家熟悉的、以代码、屏幕定义的艺术门类,已经随着认知的扩散转变成了其他的东西,最终还会反向影响艺术圈的认识 —— 这可能是媒介加速更迭之后,知识演变的某种宿命。

▲ NFT交易平台OpenSea独家抛售(exclusive drop)的一些门类。大致形式还是按照既有的几何图形/漫画/抽象分类的,但它们可能都是软件生成或操作的结果。

越了解的专家,常常越反对“AI艺术”的叫法,因为AI只是一种技术手段,它还不足以描述作品的风格、技巧、世界观。“NFT艺术”则更有甚之,NFT本身是一种价值交换的方式,它甚至不像AI那样,作为创作工具而成立,这个称呼相当于称一个作品是“微信支付艺术”或者“信用卡艺术”。技术本身的跳跃性使得它似乎能无缝对接上“概念艺术(conceptual art)”的定义,但概念艺术曾经带来的思想冲击,在本时代瞬息即逝,不可同日而语。

但它显然又是有变革意义的,首先,排除各种系统中现存的各种 bug(比如NFT身份造伪只需要复制粘贴),新媒体艺术,或者一切以电子设备为媒介的艺术,终于可以顺畅地拍卖/销售了!即使还不能根本解决新媒体工作者劳动常常得不到合理报酬、作品难以依托交易系统评估价值的问题,信号也足够积极。这种尝试由来已久,像 Acute Art 在 HTC Vive 上发布过的 VR 博物馆应用程序就同理,观众定期给虚拟博物馆付费,而NFT也许有能力更进一步,定义其根本的“存在”。

▲ Acute Art上Julie Curtiss的AR作品,裸体为增强现实。图片来自Acute Art。

其次,它只是更大范围的经济系统变革的一个环节。数字货币当然不是人类历史上最新的去中心化货币,最普遍的去中心化货币是黄金。在基金经理最乐观的预期中,某些数字货币可以成为黄金的等价物 —— 所以去中心这件事本身并不稀奇,至少同样重要的是,不可篡改的协议使算力和电的消耗被直接换算入了经济交换的过程。购买比特币的人并不是直接为了挖币产生的、超瑞典全国的耗电量以及69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剑桥大学2020年数据)付费的,但显然与之相对的是,碳排放收紧,碳交易市场逐步完善,今年7月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在国内已经正式上线。耗资能购买耗能的产物,对能源的节约本身也可以转换为资本,更大的闭环形成了,今后还会更多出现“碳”的视角,“电”的视角只是一个开端,而短期的投机只是此幕图景中的一角细节。

▲ 碳交易简易示意图,采用碳交易(右)理论上比行政管控(左)更有效。图片来自britannica百科。

NFT 迅速促生了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讨论。不过,不管是通过加密币获利、希望进一步兑换话语权的早期去中心化平台玩家,还是亲历过不同艺术浪潮的资深造势专家,又或是保持关注的工程、法律、文化从业者,乃至更广泛的学者和观众,起码的共识是共识的缺乏;更有人上溯到哈耶克的私人货币思想(吴云、朱玮,《金融监管研究》,2020/6),将电子货币称为一种失败的实验。所谓扁平的新世界,渐渐进入更理性的讨论。

去中心者往往意图成为新的中心,这种野心和技术的初衷形成悖论,并且随着加密玩家所受的资本青睐,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但膨胀自然不是永恒的;所谓“新的中心”,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脱离国家机器的成功案例,各国央行也纷纷尝试将数字货币纳入监管,但资金在加密市场的跨国流转已成事实。结果将如何?这是一场比拍卖更好看的、无形的权力游戏,而艺术生态将如历史轮回多次的一样,成为无形游戏的有形投影,成为其最赤裸、生动、深刻的显像。

部分 NFT 的投机性目前也被广为诟病,不过,不论权力游戏的结果是平地高楼还是一地鸡毛(往往兼有),这种显像不就是艺术存在的意义之一么?其显像的赤裸、生动、深刻,不正是我们洞察力的来源么?1987年,凡·高(Vincent van Gogh)3幅画面最繁盛、花朵数目(公认14朵,一说15朵)最多的《向日葵》之一被东京安田火灾海上保险公司以 2420 万英镑(3990 万美元)在佳士得拍下,上次转手在1934年,时价1万美元左右,价值爬升达到美元通胀贬值速度的数百倍。又过了10年,8名权威学者指其为赝品。

▲ 梵·高第四次修复后的向日葵。图片来自SOMPO美术馆。

战后美国私人买家抬起的后印象派高价,由泡沫中的日本人接手,而对“赝品”的狂热,正是对泡沫时代的最好指认,甚至在这里,“赝品”的细节使得故事更触及本质。

今天的故事,因信息的公开而更容易观察,更有趣的是,投机者甚至根本没有掩饰的兴趣,艺术媒体在试图总结设计成什么样的 NFT 卖的更好,但买卖双方也许都并不在意。数字身份似乎确实赋予了这种行为前所未有的权力感,这来自真正的价值沉淀出现之前的神秘。

NFT 真正的产业价值,下一步将以何种方式沉淀下来呢?其实综合交易平台记录、产业革新、投资导向,我们已经能看出某些隐约的答案。更多讨论,将在本专栏近期推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4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