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台计划第七期:白立方&魔圈&露台的游戏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近日,由露台计划的Alice陈和得译工作室共同发起“魔圈之内”项目,试图挑战美术馆和画廊“白立方”的传统地位。策划者们从一个轻松的游戏出发,提出一种对于人类处境的探询,邀请观众思索如何结束“白立方”的合法化垄断,并寻找可以替代的艺术模式。

露台计划所在的圆形露台中央,放了一个截断的白色立方体,露台周围放了些椅子,以容纳围绕着露台、或坐或站的观众。活动开始前,保罗‧德沃图(Paul Devautour)和一位观众调整了立方体,于是立方体瞬时变成了一张白色桌子。原来,这个截断的立方体是为了这次活动订制的折叠桌:桌子的四只脚可以折叠,折叠后才变成截断的白色立方体。

这就是2021年10月2日下午,由“露台计划”发起人Alice陈和得译工作室两位主理人:保罗‧德沃图与夏意兰策划的”魔圈之内""活动现场。“魔圈之内”以游戏的方式呈现:作为游戏桌的白色桌子,四边除了保罗和夏意兰两位策划者,另外有两位自愿加入的观众,四人都是游戏的参与者。保罗用法语发言,夏意兰用中文朗读,话语内容未必相互关联。游戏的唯一规则是:大家把桌上摆着的各式各样的展览卡片、以及印有朗读文本的卡片叠起来——方式不拘、看看怎么可以叠得高;卡片塌下、就再叠起来。观众可以随时离去、由其他观众接续。

这个游戏没有胜负。和游戏同时发生的是两位策划者发言、朗读的环节——策划者称之为“无序的演讲”。像是抽牌的随机性,夏意兰抽到什么卡片、就朗读卡片的文本。发言、朗读和叠卡片这件事,在形式上相互独立、没有直接的关系。整个活动,随着朗读者把“王牌”卡片上的文字朗读完毕而结束。

大部分的时候,现场观众要么注目着参与游戏的四人正在建构的卡片“城堡”(策划者称之为“西班牙城堡”,有虚幻之意),要么聆听他们解说卡片的内容。同时,现场的气氛非常闲适:观众可以自由地低声交谈、或是偶尔分心做其他事情:看手机、照顾孩子、织毛线等。当城堡/卡片越叠越高时,观众的注意力就集中起来,城堡垮下时,观众则发出惋惜声。搭建“城堡”这个活动的视觉性,给观众带来的感官反应,似乎胜过文字的朗读声/内容。

▲ 观众在游戏节目现场 (图源:作者)

要理解这个活动,就要理解构建活动的两个关键词“白立方(之内)”和“魔圈”。

什么是“白立方”?

▲ 《白立方之内:画廊空间及其意识形态》书影

今天流行的关于美术馆作为“白盒子”的概念最早出自布莱恩‧奥多尔蒂(Brian O’Doherty)在1978发表的当代艺术空间批判著作《白立方之内:画廊空间及其意识形态》(Inside the White Cube: The Ideology of the Gallery Space)。这本书探讨在现当代艺术的语境中,全白且观念中立的展览空间如何建构观者和机构之间的权力关系,并延伸到相关的社会学讨论中,通过观众、作品和空间的关系再思看与被看的关系。

什么是“魔圈”?

▲ Johan Huizinga 《游戏的人》书影

荷兰的游戏研究者约翰‧赫伊津哈(Johan Huizinga)在1934年的著作《游戏的人》(Homo Ludens)中,提出“魔圈” (Magic Circle)的概念。魔圈既可以指一种物理场所,又可以是精神性的场域,人们一旦进入这个圈子中,就做出了遵守游戏规则、暂时地抽离现实的承诺。

朗读的文本

▲  现场朗读的卡片文本

“在这个露台上,我们被一个圆圈所围绕,这个圆圈被镶嵌在由马赛克铺设的地面上。这是一个很能令人想起“魔圈”这一意象的场域。今天下午我们一起在这个圈子里,我们之间就产生了一些默认的契约,同意一起来玩这个游戏。此时此刻,在这个圈子里,我们期待着一些声称是艺术的东西。至于这个东西被认为是有趣的,还是没有价值的,这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间,在白立方之外,有一群人可以有这样的默契:从艺术的⻆度出发,关注一堆物体、一种姿态、或一些语言。即使是身处像领事官邸的露台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

“在这个圆圈的中间,我们放置了一个被截断的立方体,一个白色的金属立方体,似乎部分地被淹没在地下。这个寓言很清楚。这是要展现一个沉没的过程。白立方被淹没在魔圈的涡旋之中。但这是一个快乐的、积极的寓⾔故事。白立方保证了艺术提案与所有干扰的完美隔离,其代价是所有后效的彻底消失;而‘魔圈’则从根本上区别于此,同时提供了重新发现一种有效途径的希望。”

“今天我们感兴趣的艺术游戏也是这种类型的增强现实的一部分。它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既不能宣称有优势,也不能排斥非玩家或其他游戏的玩家。” 策划者谈到当今的艺术活动时,甚至选了神奇宝贝的游戏作为一种隐喻。

“艺术在其社会层面是一种游戏。而在当代西方传统中,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游戏,游戏规则从未被说明,其目的是为了能够随时改变规则。” 

“今天,网络游戏已经动摇了魔圈的经典定义,对白立方的批判不再让人感兴趣。在巴塞别墅的露台上,在朋友之间,我们试图在这个早已结束的游戏中打出最后一张牌。在一张游戏桌上进⾏讨论,这张游戏桌呢,也是一件雕塑,也是一款道具,也是一则寓言——这则寓言呢,同时作为一款道具,作为一个雕塑,作为一个游戏桌,作为一个对新艺术状态的假设。”

“因此,有必要结束归属于‘白立方’的合法化垄断,并发明其他相互承认的模式。魔圈,作为注意力的圈子,对我们来说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它们总是暂时的,不需要控制它们的极限。”

对话:白立方、魔圈、露台

作为观众,要在“魔圈之内”的活动当下,将游戏的形式,以及游戏中嵌入的朗读文本两者融合,显然是困难的。从策划者的文本出发,再结合游戏、空间两个关键词,我们可以得到三个对话维度:

空间的对话:露台规定了魔圈的范围,象征代表着白立方的桌子立于露台中间。

角色的对话:策划人、旁观的观众、参与的观众之间产生对话。强调平等、没有谁是主导者。

词语的对话:白立方是关于封闭、排他、专制、永久、权力的。魔圈讨论了开放、无序、临时、多种可能、人人有份。

在游戏的过程中,白立方/游戏桌上的卡片是视觉中心,参与者用心地将它们叠高,但是叠高了的卡片随时又可能因为一阵风、或是一个没有立稳的角度而瓦解。卡片的叠高,很容易令人联想成权力的建构,而城堡的瓦解则代表摧毁——只要时间持续,这样的建构与摧毁,就会往复循环。此外,冒着过度解读的危险,或许,各式各样展览卡片、以及写有朗读文字的卡片,作为组成城堡的元素,前者可能指涉客观的艺术环境,后者则代表策划者的主观思维。

微妙的是,白立方作为传统画廊或美术馆空间的雕塑性概念象征,被放置在露台这个“魔圈”里,还被变成了一个游戏桌,用来进行魔圈规定(或破除规定)的游戏。而游戏本身又不断进行着内容的建构、解构、随机、随着时间的持续而往复循环。白立方、魔圈、露台三者承载的游戏,表面看去是如此轻盈,实际上充满了错综复杂的概念交叠。

   “魔圈之内”与得译工作室

“魔圈之内”活动,不是关于某个惊天动地的作品发表会,显然也不是为了得到哪个主流机构、艺评者的关注。实践者用一个轻松的游戏发出关于一种对于人类处境的探询:在如此复杂、混沌、快要被强大资本淹没的生态中,什么是重要的事物。他们在日常实践的,正是他们认为重要的事。之前,得译工作室花了六年的时间,用一个商品杂货铺里的空间做成了“兼容的盒子”艺术空间,供艺术家展出、驻地使用。然而,这个非传统主流艺术空间,随着街区改造而消失了。近期,得译工作室和新华街道的大鱼营造合作举办“一平米公共艺术”活动,沿着街道树立多个艺术橱窗,让艺术作品渗透在日常空间中。这种润物细无声的艺术介入生活的方式充分说明主创的实践宣言:“没有空间要去占领,没有领地需要保护,没有签名值得强调,没有地位必须捍卫。” ( 这句话出自露台计划的Alice陈和得译工作室的保罗针对“魔圈之内”项目的详细对谈,请见“露台计划第七期”:得译工作室“魔圈之内”。)

这句话,其实是一个闲适活动背后的核心信念;也是数十年后,重访经典,仍旧有意义的地方。

关于露台计划和正向艺术研究会

正向艺术研究会由Alice陈创始,旗下的露台计划也是由Alice发起并主持。Alice是法国驻上海总领事夫人、也是一位艺术家,她提供官邸二楼的圆形露台作为场地,邀请艺术家以上海为基地发表作品,并举办研究、交流活动。露台计划从2020年6月开始至今,已经进入第七期,每期六周,观展活动约于隔周周末举行。受邀在露台计划的发表创作的创作者,创作媒材与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但是共同性在于他们均将露台的场所特性,纳入创作内容与表现中。目前已有张鼎、于吉、施勇、刘亚囡、殷漪、杨振中、江南基栈等在露台计划发表作品。

露台计划因为场地作为驻外人员住所的特殊性,仅能凭邀请制进入;但是主办方仍和不同机构合作,以书写、直播、视频回放的方式,将露台现场,尽可能地触及公众。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