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明日更美好的城市 我们能做什么?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2021年12月20日,“2021明日城市论坛”(City For Tomorrow)以“艺术之城:历史与当下的有机更新”为主题于厦门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央美术学院、DCL伦敦设计中心、鼓浪屿当代艺术中心、凤凰艺术创新研究院举办,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担任总顾问,从文化艺术的角度深入探讨城市更新。

本届“2021明日城市论坛 艺术之城:历史与当下的有机更新”,除主论坛外,特别设置两场平行论坛,与城市更新的实践者、参与者、设计者,跨界探讨城市有机更新的艺术方向。

鼓浪屿 图源:视觉中国

当科技越发达、

城市越来越大、

建筑越来越高,

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是否越来越幸福?

当“城市更新”成为社会各界探讨的话题

是否找到了真正的“更新方向”?

为居住在城市里的你,

寻找一个更好的城市未来。

本届“2021明日城市论坛 艺术之城:历史与当下的有机更新”,除主论坛外,特别设置两场平行论坛,与城市更新的实践者、参与者、设计者,跨界探讨城市有机更新的艺术方向。

其中,平行论坛一下设两个议题,分别由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思朴设计(SPD)创始人李凤禹,以及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项目部主任李震主持。

两位专家精心设计了“城市更新复兴与公共艺术引领”、“城市文化与艺术介入”两个话题,对于城市更新的顶层设计、实际操作、经典案例与嘉宾进行了探讨,并对嘉宾的观点进行了独到的总结。

在此,小k为未能到达现场的你,总结了嘉宾们的精彩观点,共同想象城市未来。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李凤禹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项目部主任李震

城市更新复兴

与公共艺术引领

“城市更新复兴与公共艺术引领”

研讨一

主持: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思朴设计(SPD)创始人李凤禹

嘉宾

福建师范大学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陈志光

广州美术学院建筑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王铬

上海市园林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副院长刘晓嫣

Q1 

公共艺术如何介入顶层设计?

“艺术介入城市,

最不可缺少的就是顶层规划。”

那么在实际操作层面,

如何使之成为事实呢?

刘晓嫣(上海市园林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副院长):

首先,公共艺术介入顶层设计一定在三方面要达成某种共识:

一个是行政层面,上级一定要看到公共艺术的价值——对城市的价值、对空间的价值、对人美好生活的价值;

第二个是技术层面,以公共艺术的主体的专业,以及其他协同专业,都能创作出惊喜和未知的能力;

第三个是公众参与层面,公共艺术的特性就在于其“公众性”,它时刻在与观赏者互动、对话关系的一个专业,这是与其他一般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大的不同点。

上海市园林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副院长刘晓嫣于线上参与讨论

从我参与的实际项目中,诸如上海的曹阳新村,我也有得出一些心得——需要在顶层设计中意识到,公共艺术绝不是城市设计中的配合者,公共艺术本身是可以营造环境的、是起着主导作用的。

在曹杨新村的城市更新中,我们将公共艺术作为八个行动下的一个单独篇章,将其融入进景观环境、建筑,以及社区街道的微小场景。以此带来的城市更新,达到了公众的真正参与、而非形而上的装饰。

釜山的艺术城市更新项目

Q2一个好的公共艺术项目是如何开始的?

“有时以艺术介入是艰难的评审会一开始决定把所有房子拆掉

我们觉得很可惜但你知道后来我们怎么成功的吗?“

王铬(广州美术学院建筑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

在这里我分享一个我们做过的很有趣的艺术介入岛屿的项目——现在那个没有沙滩、没有比基尼的岛屿已经变成了当地城市文化旅游的一张名片,GDP收入从原来靠渔业维持到今天旅游产业占比已超过50%。

但一开始的艺术介入并不顺利、甚至有些痛苦,评审会表示要把当地原有的建筑、房屋全部拆掉,盖一个欧洲小镇。我们表示,虽然那些建筑并不是历史文化建筑,但是当地人们劳动智慧的成果,是当地打渔文化的体现,具有很高的价值。

广州美术学院建筑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王铬(右)发言

后来在与政府沟通中发现,当地需要一个厕所,于是我们所有的设计便从一个厕所开始,将它从单一的厕所变成一个驿站、一个文化综合体,甚至变成了一个亚洲工作坊。我们邀请了包括印度、越南、南边丝绸之路这些兄弟国家的十个亚洲院校院校的学生们共同创作,对当地口口相传的渔业习俗进行艺术创作与文化保留。

我们一切的艺术介入便由这个厕所开始,从民宿改造到公共空间,最终我们成功打造了海岛名片。

德国鲁尔区,图源:视觉中国

Q3艺术家如何介入城市更新?

艺术家的创作是自由的如何与城市契合?

艺术家的进入社会网络如何寻求突破?

陈志光(福建师范大学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

确实,现在有很多公共艺术是命题作文。

但我相信做艺术是为了呈现作品与真实的情绪,展现给观众、形成共鸣。做纯粹的艺术家,就能把更多的艺术思考带给社会。

福建师范大学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陈志光

作为一个艺术家,用艺术介入社会,说实话也是很难的,艺术品的好坏没有明确的评判机制;在介入城市的过程中,艺术品的购买机制也还没有完全成熟,不过我相信以后会完善的。

Q4公共艺术介入城市的聚焦点与操作关键?

李凤禹(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思朴设计(SPD)创始人):

公共艺术介入城市的操作关键

第一是化复杂为简单,抓重点、找突破口。

第二是用渐进式的方式,用长期的服务来改变他们的意识,形成战略伙伴关系。

第三是在这些小的创意上真正给当地创造福祉,在另外一种语境下,在逆境中打出一片天地。

艺术介入城市更新要以公共利益、共愿景作为行指南,公共艺术应该作为一种社会共识的精神的催化剂、要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

城市永远在更新,以艺术导向的城市更新应该聚焦在公共空间、而非私密空间,只有在公共空间解决那些不好、不美、不舒适的问题,我们城市才会有未来!

城市文化

与艺术介入

“城市文化与艺术介入”

研讨二

主持: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项目部主任李震

嘉宾

ToMASTER明日大师创始人兼CEO刘泉

SRC街景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李泽琨

青年雕塑家、品辰艺术创始人张一鸣

深圳意大利设计协会创始人Deborah Campana

Q1什么是城市街景重构?

除了绿植、马路

你是否注意过城市的街景?

街景重构

重构的是什么?

李泽琨(SRC街景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街景重构”是一个这个行业比较前沿的技术理念,是为城市功能的基本功能作补充、

通过对艺术和文化的融入不断提升城市公共空间的品质。

街景空间其实是城市公共空间特别基本的一个单元,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公共艺术都是放在这些空间之上的。于是就有一个问题的关键——街景设计师在设计空间的时候,是否有意预留了公共艺术家们创作的空间?

SRC街景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李泽琨

有一个概念叫“场”特别重要,要明白空间将来哪些空间会作为整个片区空间节奏的一个亮点,把这个场留给公共艺术家来发挥。因为只有那种有引领性的公共艺术作品,才可以把“场”点起来,从线和面参与到街景中。

目前有三个机制需要更明确的提出。

第一个机制是业主方,也就是街景业主方的工作机制;

第二个机制是设计师和公共艺术家们的协同机制;

第三个是公众参与机制。

把这个机制构建起来,才能更好地达到我们所期望的明日之城未来有机更新,艺术之城的构建。

Q2城市是为谁而设计的?

设计与城市谁关系是什么?

设计与艺术的关系是什么?

城市是为谁而设计的?

Deborah Campana(深圳意大利设计协会创始人):

我是一位意大利的设计师,我们所生活的城市是设计的对象。但是在成为建筑师、艺术家,设计师之前,我们都是公民,我们需要从这个角度思考怎么能够改善城市的面貌、肌理。

我们参与过很多项目,发现城市的居民并不是想离开自己的场域和空间,而是要寻找有活力的城市空间,这就意味要把经济、文化、运营各个不同的要素整合在一起。

其中艺术介入的社区项目,也需要有社会创新的策略。它应该为市民而设计、要正确理解舒适这个概念。城市需要的是舒服的空间,以此让城市和市民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产生更多的联系。

Q3除了初心和情怀公共艺术还需要什么?

做艺术讲究情怀

但只讲究情怀的项目却总无法善终

从实操看待公共艺术

还需要什么?

刘泉(ToMASTER明日大师创始人兼CEO):

做公共艺术真正的需要初心、情怀,但更需要方法论、底层逻辑使得它能生存下去、辐射到更多领域。

我能够参加这个论坛是小有感触的,因为把我这个不是美院出身、而是建筑出身的人邀请来,让我觉得很荣幸。在未来,我相信公共艺术将会结合更多科技、媒体、文化的内容。

某种角度说,公共艺术是大众狂欢的多巴胺系统。

大众多巴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作品是容易理解、容易解读、容易传播的,所以也会诞生网红打卡现象。但要注意两点:第一,我们的艺术项目是真正能够带来价值的;第二,就是多巴胺一个重要系统,愉悦,也就是情绪共鸣,

Q3学公众艺术究竟是学什么?

公共艺术的科班学习

是理论还是实践?

那些学公共艺术的人后来都去做什么了?

张一鸣(青年雕塑家、品辰艺术创始人):

我是公共艺术科班出身,16年前我对公共艺术是迷茫的,入学后我才发现公共艺术并不只是一个专业,它结合了雕塑、建筑、景观、平面、电影、色彩各种各样的专业。

这两年我开始重新审视公共艺术,发现它不只是一个专业,更是很多人的事业。如果公共艺术真的能变成一个大家的事业,整个城市春天才会到来。

艺术这个东西很微妙,很多人认为它很奢侈,但是它最核心还是真善美,而公共艺术的最重要的是美好的共鸣,情感的共鸣,是靠真实的情感完成的。

做公共艺术到底是应该很理性、很官方?还是说就做一个最真实的形态?其实,流露真情实感的东西最容易在公共空间中给人产生共鸣,产生共鸣就可以收获不错的公共艺术的效果。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