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普通所以自信:女性艺术家谱写威尼斯双年展新历史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第5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官宣了主题展和国家馆名单,此次双年展将以“梦想之乳”作为主题,来自58个国家的213位艺术家参展,同时还有来80个国家馆展出。

其中,中国馆展览主题为“元境“,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担任策展人,助理策展人为孙冬冬,4位(组)艺术家受邀参展,分别为刘佳玉、王郁洋、徐累、AT小组(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研究院与清华大学脑与智能实验室联合项目,艺术家成员为:李妍、陈治、管伊铭、陈厚闻、陆飞、彭家园、雷剑豪、刘一晨、闫亮亮)。

作为历史上最悠久、最负盛名的艺术盛会,威尼斯双年展已经成为全球艺术界的晴雨表,每次发布的艺术家名单不仅让人聚焦新近艺术风格和创作,更能引发全球对艺术研究与发展的新讨论。

作为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历史上第5位女性总策展人,以及首位担任该职位的意大利女性,在塞西莉亚·阿莱玛尼(Cecilia Alemani)的统领下,本届双年展将聚焦女性艺术家,呈现“对于男性在艺术史和当代文化史上占据中心地位的深思熟虑的重新思考”。在参展的213位艺术家中,仅有21位是男性(略低于10%,包括在世和已故艺术家),这一数据无疑是突破性且鼓舞人心的。本次双年展也将在众多女性艺术家的合力谱写下,为威尼斯双年展的历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总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玛尼(Cecilia Alemani)组织策划第5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的两年内,全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疫情迫使展览推迟一年,阿莱玛尼则通过 Zoom 对400个艺术工作室进行了线上访问和参观。在电脑屏幕的框架下以虚拟方式与艺术家们见面,通过这个屏幕,阿莱玛尼仔细研究绘画、雕塑、影像、装置艺术和行为艺术等案例,这为她提供了一个与亲身体验截然不同的策展视角,也极大影响了她的策展理念。

艺术家关注生命的目的、未知的未来、与自然的交流、不平等关系和地球健康、身份政治和生态行动主义等问题,有时以反乌托邦式的厄运来设想未来,有时则对未来进行充满希望的重塑。这些问题为阿莱玛尼策划此届双年展提供了依据。

▲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玛尼(Cecilia Alemani),来源:Andrea Avezzù, via La Biennale di Venezia

“梦想之乳”包括来自58个国家的213位艺术家,其中180多位艺术家从未参加过国际艺术展,还有来自海地、塞内加尔、津巴布韦和刚果共和国的黑人艺术家。在127年的历史中,此次双年展首次囊括大多数女性和多样性别的艺术家,这个选择反映了一个充满创造性酝酿的国际艺术场景,也反映了“对男性在艺术史和当代文化史上中心地位的深思熟虑的重新思考”。那些突然出现的艺术家大多为女性,包括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南·戈尔丁(Nan Goldin)、露易丝·奈弗逊(Louise Nevelson)、露丝·阿泽(Ruth Asawa),还有首位代表美国参加其国家馆的黑人女性艺术家西蒙·利(Simone Leigh)。

▲  图片来自艺术家林恩·赫什曼-里森(Lynn Hershman-Leeson)的新视频,“逻辑麻痹心灵”,2021,该作品将在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来源:Lynn Hershman Leeson/Altman Siegel, San Francisco and Bridget Donahue, New York

作为纽约城市公园公共艺术项目高线艺术(High Line Art)的总监和首席策展人,此次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玛尼以超现实主义画家莱昂诺拉·卡林顿(Leonora Carrington)2017年创作的儿童图画书《梦想之乳》为起点,书中那些充满魔幻色彩的关于“身份转变”的故事,最初被画在卡灵顿在墨西哥城家中的墙上。“卡灵顿质疑我们如何定义生命,我们与其他生物的区别是什么,我们能否想象一个身体可以被改造成其他东西的世界?”阿莱玛尼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到。

▲  美国艺术家露丝·阿泽(Ruth Asawa),其分层钢丝雕塑于2018年在圣路易斯的普利策艺术基金会展出,将作为过去和现在对话的一部分,在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呈现。来源:Ruth Asawa Lanier, Inc./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Laurence Cuneo, via David Zwirner

·身体的表现及变形·

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玛尼围绕三个主题策划了这届威尼斯双年展,这些主题的灵感源于艺术家们的启发。首先是对身体如何转变的表述。策展人提到:在各种媒介和技术中,艺术家们 “正试图扩展到画布之外,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用机械装置与各种形式的生命互动“。

▲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Cecilia Alemani,来源:Andrea Avezzù, via La Biennale di Venezia

许多当代艺术家正在想象一种后人类的状态,提出了物种间的新联盟,这些多孔的、混合的、多种多样的生命与卡灵顿笔下的非凡生物没有什么不同。在科技日益侵入的过程中,人类的身体和其他物体间的界限已经彻底改变,重新映射了主体性、进化论、等级和解剖学。

人的形象在展览中逐渐模糊,被动物、混合或机器生物所取代。范加(Jes Fan)的雕塑使用黑色素和母乳等有机材料创造了一种新的细菌培养。由阿涅塔·格热希科夫斯基(Aneta Grzeszykowska)、朱莉亚·菲利普斯(Julia Phillips)、欧瓦塔西(Ovartaci)等艺术家召集的突变体提出了有机和人工的新合并,既可以看做一种自我改造的手段,也可以作为对一个日益非人化未来的令人不安的预测。

·个人与技术间的关系·

第二个主题是“个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阿莱玛尼提到:“一方面有人认为技术可以使我们的生活和身体变得更好、永恒和强大,另一方面则有人担心被机器控制的世界和人工智能的存在。这种恐惧因新冠疫情而加剧,它突出了我们人类是多么的致命和有限。在我们很想与他人在一起并与他人分享的时候,所有的关系都要通过数字屏幕进行调解,很多人际交往禁锢在电子设备的屏幕后面,迫使我们更加疏远。”

细胞失控的末日场景和核噩梦也出现在池田达夫(Tatsuo Ikeda)的画作中,在李美来(Mire Lee)的装置中,类似于某些动物消化系统的机械的抽搐也让人不安。后人类主义先驱、媒体艺术家和电影制作人林恩·赫什曼-里森(Lynn Hershman-Leeson)的一段新视频庆祝了人造生物的诞生,而韩国艺术家郑金亨(Geumhyung Jeong)则创造了可以重新组装的机器人身体。

▲  艺术家郑金亨(Geumhyung Jeong),“玩具原型”,2021,首尔国立现当代美术馆装置展。来源:郑金亨(Geumhyung Jeong)

·身体与地球间的联系·

第三个主题是“身体和地球之间的联系”。受到学者和女权主义理论家西尔维娅·费德里奇(Silvia Federici)的启发,阿莱玛尼想象了一个没有等级制度或统治的世界:不是人类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世界,而是一个“共生与迷人”的世界。

在展览中,许多艺术家想象了与地球和自然复杂的新关系,提出了与其他物种和环境共存的前所未有的方式。艾格雷·布德维缇忒(Eglė Budvytytė)的影像作品讲述了一群在立陶宛的森林中迷失的年轻人的故事,而在郑波的新影像中,人物则与自然生活在一起,甚至是性的交流。在谢荛纳维·阿凯伊维(Sheroanawe Hakihiiwe)的作品和杰德尔·艾斯贝尔(Jaider Esbell)的梦幻作品中,古老的传统也与新形式的生态行动主义相重叠。

·时间胶囊·

对策展人来说,本次威尼斯双年展重要的是5个更小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部分,她称之为“时间胶囊”,或“展中展”,它们旨在培养联系,提供丰富的研究层次和背景。“我对在不同年代之间创造对话非常感兴趣。”这种广泛的、超越历史的方法追溯了跨越几代人的艺术方法和实践之间的亲缘关系,作为一种新的历史叙事,架起了现在和过去的桥梁。

这些“胶囊”将汇集90位主要是20世纪艺术家的作品,他们设想了人类和人工智能的新融合,作为后人类、后性别未来的先驱。当参观者穿过中央展馆和军械库展区时,5个胶囊中的第一个展示了女性前卫艺术家的作品,包括艾琳·阿加(Eileen Agar)、莱昂诺·菲尼(Leonor Fini)、卡罗尔·拉玛(Carol Rama)、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和雷米迪奥斯·瓦罗(Remedios Varo)。

保拉·雷戈(Paula Rego)和塞西莉亚·维纳(Cecilia Vicuña)的绘画和组合设想了动物和人类之间共生的新形式,而麦瑞克凯波·贝哈努(Merikokeb Berhanu)、米瑞纳利尼·慕克吉(Mrinalini Mukherjee)等艺术家采用巧妙的叙事手法,将对环境的关注与古代的神灵交织在一起,产生了创新的生态女性主义神话。

▲ 芋妮卡·穗尔讷(Unica Zürn),“肯尼迪之死”。1964,来源:Unica Zürn

另一个胶囊的灵感来自于 ""Materializzazione del Linguaggio""(语言的物化),这是1978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举办的第一个女性艺术的历史回顾展,艺术家包括探索图像和文字之间关系的视觉诗人米瑞拉·本缇沃格里奥(Mirella Bentivoglio)、玛丽·艾伦·绍尔特(Mary Ellen Solt)和伊勒丝·卡尼尔(Ilse Garnier)等。法国超现实主义作家 吉赛尔·普拉西诺斯(Gisèle Prassinos)的手缝挂毯和芋妮卡·穗尔讷(Unica Zürn)的变位诗、显微照片,以及其他向已故艺术家致敬的实验性作品并列在一起。

军械库展区的展览以贝尔基丝·艾昂(Belkis Ayón)的作品作为开场,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借鉴了非裔古巴人的传统,描绘了一个想象中的母系社会。科幻作家厄修拉·勒古恩(Ursula K. Le Guin)在她的小说中,她将文明的诞生与武器的发明联系在一起,构建了没有男女的中性人的民主世界。该展区的最后一部分,也是最后一个时间胶囊围绕着半机械人的形象展开,包括艺术品,手工艺品和20世纪早期艺术家的文件,如达达主义的艾尔莎·冯·芙瑞塔格-劳瑞霍文(Elsa von Freytag-Loringhoven),包豪斯摄影师玛丽安妮·布兰德(Marianne Brandt)和卡拉·格罗西(Karla Grosch),未来主义的亚历山德拉•埃克斯特(Alexandra Exter), 嘉妮娜·珊西(Giannina Censi)等。

阿莱玛尼说到:“威尼斯双年展不仅仅是一个年轻艺术家的展览,不一定要捕捉过去两年的情况,也不一定要捕捉对新事物的痴迷。”她有兴趣“重新记录那些被当代艺术经典忽略的故事,那些没有被讲述的人,那些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次要并晦涩的作品”,包括因纽特艺术家苏威奈·阿舒纳(Shuvinai Ashoona),苏丹画家易卜拉辛·埃尔-萨拉希(Ibrahim El-Salahi)和委内瑞拉的土著艺术家谢荛纳维·阿凯伊维(Sheroanawe Hakihiiwe)。

▲  作为因纽特人的一员,苏威奈·阿舒纳(Shuvinai Ashoona)将以作品“无题”(2021)亮相威尼斯双年展。来源:Shuvinai Ashoona and West Baffin Eskimo Cooperative

作为第一位策划威尼斯双年展的意大利女性,塞西莉亚·阿莱玛尼特意邀请了许多意大利女性艺术家参展,包括安布拉·卡斯塔涅蒂(Ambra Castagnetti)、茱莉亚·岑西(Giulia Cenci)等,以给予她们一些早该得到的认可。

▲ 威尼斯双年展主席罗伯托·西库托(Roberto Cicutto)与第5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总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马尼(Cecilia Alemani)

“这个展览发生在意大利,而不是在纽约,性别方面的情况是不同的,”阿莱玛尼指出,“我意识到,展览不会改变什么,但它可以具有象征价值。如果回溯威尼斯双年展127年的历史,女性艺术家参与的比例非常低,我想给过去被压制的声音留下空间。”本次双年展也将在众多女性艺术家的合力谱写下,为威尼斯双年展的历史中留下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