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永明:从日常中逃亡,向飘渺隐去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2023 年4 月, 白夜将举办品牌创始人翟永明的首个画展。

不管是作为诗人、作家、编剧还是摄影师,翟永明对创作都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敬畏与敏感,绘画则是诗人翟永明的一次全新旅程与探险。

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现场报道

翟永明希冀于学习和探索艺术中的各种可能性,避免既定的规则与技术手法所带来的驯化和束缚,大胆地将自己的观念以独特的手法展现在画布上,长年的文学修养与个体经验在色彩、构图、运笔的配合之下都化为一首“视觉之诗”,引领观者走向更广的维度和空间。

▲ 翟永明:诗人、作家、编剧,文化品牌“白夜”创始人。著有诗集、诗文集、散文集等多部作品。作品被译为英语、法语、荷兰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德语、阿拉伯语等,并在上述语系国家发表出版。先后获得“中坤国际诗歌奖”、意大利“Ceppo Pistoia国际文学奖”、第31届美国北加州图书奖翻译类图书奖、第13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杰出作家奖”。2019年获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大奖。曾参与编剧《24城》和《蜻蜓之眼》。摄影作品在多地举办过个展,并参加2022年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展特展《全沉浸脚本》。

 

据翟永明介绍,自己是从2019年初开始画画的,起因也颇为“意外”——她邀请艺术家朋友熊文韵教自己的侄女绘画,但有一天因为侄女爽约,熊文韵便鼓励翟永明也试着画一画。

“我从开始识字起,就被文字所吸引,在孩提时代就从未画过一笔画。多年来,我身边的艺术家朋友多于作家,而且他们多是赫赫有名的画家。这让我对绘画既好奇又敬畏,觉得那是一件美好但又技艺高超的事物,难以触碰。所以,虽然我长期以来对艺术充满兴趣,关注它、研究它,依然是用文字去描述我的感悟。我固执地认为我的思维方式是文字的而不是视觉的。所以当熊文韵拿来一个杯子,让我用钢笔来描摹时,我觉得真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落笔于我仿佛有千钧之重。但是,对一个坐在你客厅里执拗地动员你画画的人,你最终只能从命并按照她那百试不爽的方式,拿起了钢笔。我体会到44岁开始画画的邱吉尔第一次拿起画笔时的恐惧,也好像听到打破他紧箍咒的那声断喝:画呀,你还犹豫什么?”

于是她用钢笔画下了人生中第一个勾线写生的杯子然后又接着画了一把刀子和一个烟盒。

▲翟永明《不同的次元》 2022 布面油画 80×60cm

“第二天我画了一颗白菜,一束花,全都是勾线。我感觉体内的某种东西被唤醒了……”翟永明回忆,“一个多星期之后,临近春节的一天,我坐在阳台上,看着一大盆掉光了叶子的枯枝,冲动地想要去描摹它,于是,我用钢笔画了第一幅静物写生。”

此后,翟永明又先后尝试了用毛笔写生、用水彩颜料调和绘画,继而开始画油画。

▲ 翟永明《巨大阴影2》 2022 布面油画 100×80cm

▲ 翟永明《孔雀》 2022 布面油画 60×80cm

“我并不打算在我的绘画中,导入更多的指向性。我希望它们有一种不确定因素。画面上飘浮一些凝重或轻盈的笔触,似是而非地代替画面中潜伏的情绪,或情绪的波动。”翟永明构图上依赖于多年摄影的经验,而色彩上则更多地学习中国和印度壁画,并学习壁画中那种随时间而来的斑剥印迹造成的抽象感与布局。

▲ 翟永明《奇异的山 》2021 布面油画 100×80cm

▲ 翟永明《花间记》2021 布面油画 60×50cm

▲ 翟永明《传说这样开头》 2022 布面油画 60×80cm

翟永明谈到“画下壁画的工匠们不被现代艺术观念所束缚,用我的眼光看去,他们画得随意而大胆,我期盼着能在专业和’拙‘的中间地带里找到自己的位置,达到一种可贵的随心所欲:画由心生,色为已设。我将竭力去接近将自已的文学修养化为观念,派生淬练出别样品味的作品,超越了既定的艺术规则。”

▲ 翟永明《不同的荒漠》 2022 布面油画 80×60cm

▲ 翟永明《女人与蝎子》 2022 布面油画 80×60cm

杜尚曾经说:“艺术不在于艺术本身,而在于我们对它的关注”。对翟永明来说,绘画就是这样的。除此之外,她还感到了许多素人画家常有的体会:画画是可能疗愈身心的。当拿起画笔时,内心的烦燥、焦虑、抑郁,甚至野心,全都一扫而空。只有一种宁静、一种空,在陪伴我们;让我们超越现实,超越年龄、超越职业,进入一种观照自我、物我两忘的真空状态。

去年某天,翟永明租的临时工作室被水淹了,摆放在地上的一些画也被浸湿了。沮丧之余,原本不打算在近期办展览的她,“突然强烈地希望能够把这些画展示出来”,于是有了这人生第一次的绘画个展。

“人生短暂且易遗忘, 只有片刻的欢愉能够抚慰当下。希望我的画作能够传达出这样一种想象。”

▲ 翟永明在现场   摄影:任督

▲ 开幕式现场   摄影:任督

著名当代艺术家徐冰在看了翟永明的画之后表示:从没见过这样的画。“以前我看过的画,都是有心成为艺术家的人,多少有点绘画基础的;即使艺术上不好说什么,至少技术上是可以指点一二的。可是看着翟永明当时的画,想从技术上说点什么,都不知道从哪说起,因为几乎不涉及技术问题。”

徐冰认为,最好的创作其实是手跟不上脑子,画出的东西有种“拙”感;油画就特别需要这种感觉:找来找去、改来改去的,画就厚重了。加之女性对颜色又敏感,色彩也会活跃起,画就好看了。而翟永明的画就恰恰有这种感觉。

▲展览现场   摄影:任督

徐冰谈到,近几日看到翟永明最新的画,画面造型的处理虽大体还是老样子,但画面传递出的情绪却浓烈且精准了许多,并兼具多层暗喻,真有点像诗的行间距地带才有的东西。画面的每一处似乎都显露着“这部分该怎么画”的临时尝试;笔触总处在“表达”与“技巧”的纠结中而生出某种张力与意想不到的精彩,给作品留下些许生长感,同时也避开了主流绘画趋同的熟练弊端。

▲展览现场   摄影:任督

在徐冰看来,中国文学讲意境、文字讲画面,文人都是“情境的异想大师”,翟永明作为一个熟谙文字的诗人和写作者,即使说“不懂艺术”,但对图像有着自己的认知。“他们一旦拿起画笔,即使没有技巧准备,不善于处理画面,而这到正与今天艺术界流行的‘不会画’‘不构图’风格撞上了。” 

二者的区别则在于:后者是假装不会画,前者是真的没技巧。徐冰说,如果翟永明的画里有特别的、有价值的东西,那就等着人们去发现吧。翟永明自己也表示:写作太费神,通过画画可以疗愈,这就够了。

▼展览信息

入画——翟永明绘画作品展

When Painting Unfolds——Zhai Yongming Solo Exhibition

策展:翟永明

策展团队:幸言 谈竞

海报设计:幸言

展期:2023年4月1日——2023年7月2日

(每日13:00-17:00,周一闭馆)

地点:成都市芳华街28号 白夜花神诗空间

(凤凰艺术 成都报道  编辑/索菲  责编/索菲)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冈山县立大学校园

霏之宇留学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