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致那瞬间的美好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哪怕只有片刻的美好想象

北京时间2月10日,第92届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即奥斯卡奖)颁奖。《乔乔的异想世界》获得最佳改编剧本奖。此外,本片还入围了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最佳剪辑、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

《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又名《乔乔兔》(Jojo Rabbit),2019年11月在美国上映。从9月开始自多伦多电影节上获得观众选择奖后,这部影片在颁奖季中斩获良多。在刚刚颁发的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中,本片也顺利获得了最佳剧本改编奖。

因为影片的风格独树一帜,从儿童视角出发,借助喜剧形式展现了二战末期德国崩溃前的状态。面对一个有争议的历史主题和沉重的年代,导演选择了以“轻”的方式来展现历史的“厚重”,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却也可能让人觉得不够严肃。获奖这件事至少证明在美国主流影视圈的视角中,这种漫画式的喜剧方式,得到了评论界的认可。

想象一下如果一部影片要描述二战末期日本投降前后的日子,从儿童天真无邪的眼光去看待现实世界的残酷,加上动漫化的幻想风格,那么我们会得到——《萤火虫之墓》。一部极度令人心碎,不太可能变成喜剧的电影。

战斗机投下的炸弹流光,在孩子眼中可以被视为萤火虫。一部同样沉重,同样拥有想象力的影片。

由此可以明白《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在主题风格上的尝试,是非常大胆的,也是为影片带来声誉的重要因素。

本片导演,也是主要编剧之一,塔伊加·维迪提,出生于新西兰,是少数部落的后裔。上一位享誉全球的新西兰导演是执导了《魔戒》三部曲的彼得·杰克逊。也许得益于新西兰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色和奇异文化,这两位导演都善于融合奇幻、喜剧和神奇的图景,给电影世界带来了新的冲击。塔伊加·维迪提,近几年凭借指导《雷神3》,以及近期大热的星战剧集《曼达洛人》,也逐渐步入好莱坞一线导演的行列。

《吸血鬼生活》,导演的成名作,比《雷神3》等影片更充满鲜活的创造力。

事实上在进入美国商业制作之前,塔伊加·维迪提和别人合导的成名作《吸血鬼生活》,利用伪纪录片形式,拍摄关于吸血鬼的喜剧,风格更为大胆和让人记忆深刻。他在其中扮演主要的吸血鬼之一,也展现出足够冷面幽默的风格。

在《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中,他扮演了主角小男孩“乔乔兔”幻想出来的好朋友——漫画版本的“希特勒”,一个大胆而考验分寸的角色。导演同样证明了自己还是一位风格独特的演员。

《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剧照

因为影片是喜剧,所以在众多细节和人物动机设置上,有不少禁不住推敲的部分。主角小男孩是个被纳粹洗脑后狂热想要加入希特勒青年团的孩子,有个参与地下反抗运动的单身妈妈,家里还藏着一个犹太女孩。这些矛盾的设置本身足够产生戏剧张力,容易形成喜剧错位,却很难让人采信故事的现实基础:男孩之前成长的童年中,母亲的正义教育和犹太女孩又在哪里?故事情境有明显编导预设的痕迹,并非和现实紧密贴合的那类讽刺喜剧。当然如果不在意这些细节,那么影片描述的二战末期总体社会氛围仍然是可信的。

影片前一个小时的剧情大致在展现男孩的日常生活,以及他发现犹太小女孩藏在自家隔板后的种种矛盾心理。所有从正常视角来看,都会显得危险和令人不安的纳粹体制,在小男孩的眼中都带上了鲜艳的童话色彩。无论纳粹加诸德国孩子和普通军人的伤害,或是对于犹太人的污蔑和种族态度,都成为了现实世界中合理的一部分。小男孩对于纳粹的狂热向往,也使他跟着官方的洗脑立场,一同在努力粉饰,将丑陋的现实理解为美好的未来。

《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剧照

这些大胆的设置,足够引起对观众情感的冲击。当我们不从常规的批判角度来看待邪恶纳粹的时候,邪恶甚至还带上了几分美丽和可爱。在影片的视觉表现上,所有像童书一样鲜艳的美术布景,喜剧演员们类似儿童剧的天真表演方式,都强化了小男孩这种幻想的艺术塑造性。

——必须再次强调,这些喜剧的分寸感都是很微妙的,特别在沉重的历史题材之中。也许不少观众会对导演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报以最大的赞赏,“吹爆”这部影片中幻想对现实的夸张展现,但另一些观众可能会觉得过于戏谑,认为导演在故作有趣——喜欢与否,没有定论,取决于我们怎么看待影片这种表现趣味,但是主题沉痛却异常沉重的艺术风格。

街边造型怪异的房子,像是在监视主角,也像是在嘲笑的邪恶嘴脸。如同童书绘本般奇特的美术风格。

相比前半段影片一直在建立舞台童话剧般的社会环境,后半段的故事显然更为真实而动人。小男孩乔乔在和犹太女孩的交往中,渐渐从种族敌对中发展出了孩童的纯真友谊,从仇视变成了喜欢并主动保护;而他妈妈参与地下抗争遭到处决,则让懵懂的小男孩觉察出了社会残忍而邪恶的真相,也由此改变了对纳粹的看法。虽然这些情节仍然流于表面,谈不上多么深刻或水到渠成,却影射了现实中可能发生的种种惨剧,彻底揭露了纳粹主义的专制和暴虐。观众也越发能明白面对这样一个真实的黑暗世界,玫瑰色的美化视角,是多么重要。假装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大约是保护一个天真的孩子,心灵不受伤害的唯一办法了。

影片中耿直的德军教官,以夸张的英雄造型负隅顽抗。但他同时也救了乔乔兔的命。是个又可悲又可怜的角色。

如同另一部伟大的影片《美丽人生》,进入集中营的父亲即使在面对德军的屠刀,最为恐惧的时刻也努力在孩子面前假装“这只是一个游戏”。因为保护孩子的天真是多么的重要啊!从灾难中活下来,幸存者们带着伤痛和噩梦般的回忆活下去,这是残忍的现实;但我们更希望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些灾难,就如同孩子眼中的一个童话,但愿所有罪恶都只是一场梦:善良的人能死而复生,正义终将会战胜邪恶,所有天真的美好愿望,都能够成真。

4K修复版《美丽人生》刚刚在电影院中重映过。有些影片值得在数十年后再度观看,因为它们更是艺术,而不仅仅是娱乐。

这就是所有能够打动人心的童话,始终在描绘的美好世界。卖火柴的小女孩,从点燃的微小烛火中能看到最向往的幸福图景。哪怕结局是悲惨地冻毙于街头,死前最后的刹那,她也怀着美好的愿望,保留着对幸福的美好想象。也许面对这个称不上“完美”,甚至是“异常糟糕”的世界,当个体的力量太过微弱,完全无法改变什么的时候,我们能改变的,也只剩下自己看待世界的眼光,努力从无意义的仇恨中寻找出一丝人性的温暖。

《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剧照

这是一部谈不上多么完美的影片。它只是将一个想象中的美好世界,尽力通过缤纷呈现的画面展现给观众。即使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社会,原本是多么的黑暗,甚至我们也明白,这样去看待世界的孩童,哪怕是最幼小懵懂的孩子,也不可能存在。但作为成年观众,我们终究会被影片的某些部分打动,希望能创造一些美好想象,哪怕让观众在一个半小时内能忘记残忍的历史真实,而沉醉于虚幻的光影之中。

从这样的意义来说,本片像经典歌舞片那样造就了一个缤纷的虚拟时空,借助儿童剧和喜剧的形式让我们重新审视了那段悲剧的历史——本片的主题,如同大部分描述二战社会的影片一样,足够严肃,反战而反思,饱含着人道主义的同情。这也是电影超越娱乐化的意义:片刻的极致美好,给予我们直视历史和生活的勇气。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