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带你领略百年前的时尚与珠宝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100年前,人们曾这样走出艰难岁月  

百年前的今时今日。

迈入2020,我们又正式迎来一个新纪元。回顾100年前的今天,却发现1920年代似乎有独特魅力。

从《了不起的盖茨比》到《午夜巴黎》,从《唐顿庄园》到《大西洋帝国》,都把背景设在1920年代,尽显风流浪漫。

同样开启新时代,百年前的黄金10年,他们曾怎样度过?

“ 1920穿什么? ”

1920年正值一战结束,百废待兴,女性开始走出家庭、投身社会,当战争的残酷被甩在脑后,伴随物质追求与享乐主义的Flapper girl(时髦女郎)就这样出现了。

1920年代因巨大的艺术文化活力被称为史上最精彩的时代

Flapper本意为“刚学会飞的小鸟”,Flapper Girl则用来形容20年代年轻女孩们独立张扬,又享受浮华的时尚态度。

美艳的Flapper Girl为无数当代设计师提供了创作灵感

这一时期女孩们多以短发、细眉、烟熏妆示人,她们努力工作、流连在午夜派对,像男人一样抽烟喝酒、听爵士、纵情享乐,潇洒自我。

一战前女性极少出现在酒吧,抽烟也不被允许。

画细眉蓄短发的Flapper Girl代表人物Clara Bow / 波波头短发风潮背后,是女性地位的提高和思想解放。

香奈儿是此时最受欢迎的设计师,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摩登女郎。在女性解放思潮开始涌现的1926年,香奈儿设计出了史上最为著名的小黑裙(Little Black Dress),让人“看到了时尚的未来”。

《VOGUE》宣称小黑裙会出现在所有工作女性的衣橱

与此同时,女孩们舍弃了丰乳纤腰的刻板审美,开始以直线式造型展现自然的人体线条,松散流畅。堆砌满流苏、羽毛、亮片元素的裙摆,璀璨奢华。

流苏、羽毛和亮片刺绣是当时女性造型的一大特点

20年代女装廓形基本以低腰直线为主,身心双重解放女性

也许这就是20年代“时髦女孩(Flapper Girl)”所象征的意义:她们登上城市之巅,然后把一切化进华服,重新主宰起自己的命运。

战后人们开启报复性享乐,纸醉金迷

“ 1920璀璨珠光 ”

“装饰艺术是人类需要愉悦和逃亡 的反映。”——1925装饰艺术博览会入口标语

1920年代装饰艺术风格香水广告

1925年巴黎举办装饰艺展后,装饰艺术风格 (Art Deco) 由此诞生,最初在建筑领域崭露头角,随后普及到珠宝、时装、绘画等领域,在此后近半世纪里,成为影响欧洲乃至世界的艺术风格。

戴有各式装饰艺术珠宝聚会的时髦女孩

克莱斯勒大厦是典型装饰艺术代表,放射性线条代表复兴精神

Art Deco珠宝早期主要由几何线条来展现,如简洁的对称几何、扇形辐射状的阳光构图等,色泽鲜艳。

精致的装饰艺术风格对称几何钻石项链

随着珠宝切割技术的提高,设计师们开始从宝石、贵金属到创新材质,逐一探索华丽绽放的装饰艺术瑰宝,翡翠、珊瑚、珐琅、珍珠都开始被频繁使用。

黛西头饰镶满钻石、缟玛瑙和淡水珍珠,价值约20万美元,灵感源自蒂芙尼古董珍藏

各式装饰艺术风格钻石手链

佩戴装饰艺术风格钻石手链的黛西

作为装饰艺术时期珠宝的标志之一,流苏吊坠项链搭配自由的低腰筒裙,随着淑女们的动作在胸前摇摆,仿佛能听到珠玉之间碰撞出的悦耳声,娇柔妩媚。

流苏耳坠完美展呈现装饰艺术珠宝之美

各式装饰艺术风格(Art deco)流苏项链,辨识度极高

《咖啡公社》中佩戴装饰艺术风格流苏项链的斯图尔特

Art Deco就这样完全超出这个流派本身,成功营造出了一种带有现代艺术美感的生活方式,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 来自1920的韵律 ”

“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了不起的盖茨比》原著作家菲茨杰拉德

1922年,菲茨杰拉德首次将爵士年代(Jazz Age)写进小说,也无意间为1920年代的美国定了性,命了名。

抖森扮演的作家菲茨杰拉德

在文学出版界,菲兹杰拉德是此时的小说之王。他被公认为“疯狂调情舞蹈、游手好闲又若有所思的年轻人”的代言。他作品里的生活方式,被女孩们奉为行为准则。

不知是菲兹杰拉造就摩登女郎,还是她们造就了这位作家

而文豪笔下的爵士年代,怎么会没有爵士乐?具有强烈原始感的爵士乐在当时则成为了反叛精神的象征,风靡1920年代,并持续火热到欧美5、60年代。

伴随音乐流行的还有查尔斯顿舞和林迪舞,这些舞蹈作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交流方式,形成了后来的国标舞,成为世界竞技项目。

流光溢彩的1920万物生长。人们从未如此大胆自由,所有美好、叛逆、奢侈、革新都在此刻被传唱。这十年犹如一捧绮丽焰火,夹在两次世界大战的短暂和平间隙中,绽放。

10年后,伴随1930钟声的敲响,最好的时代落幕。

纸醉金迷的1920如青春期少年般,带我们探索着世界。少年好奇,于是有了最美的艺术。少年好斗,于是我们为自由一次次斗争,一次次胜利。

如今,我们的2020开局动荡,仿佛生存就已用尽全力。但还记得吗?100年前的绚烂,也曾从一战走来。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透过绿光所及便是黛西家,光束是盖茨比的信念与希冀,绿光就这样无数次穿越雾霭,或早或晚,落在他眼底,生生不息。

你看,光总是会来的。事实上,它已经亮起来了。我们奋勇向前,逆水行舟,被不停地向回推去,直至回到往昔岁月。——《了不起的盖茨比》

(图片来源于想法)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