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中 慢慢重建东方美学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我们慢慢重建东方美学  

对于一个拿到过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的电影人来说,叶锦添的名字可能有点过于谦虚了。在众多叶锦添参与过的电影、电视剧中,他的出现不只是“锦上添花”,而有可能是“雪中送炭”、“脱胎换骨”。

谈到叶锦添,很多人会自动联想到“东方美学”这四个字。《卧虎藏龙》拿到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赤壁》(上)拿到香港金像奖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奖,《夜宴》拿到台湾金马奖最佳化妆和服装设计奖、最佳艺术指导奖……背后都有叶锦添和他独特的东方美学的身影。

小荧屏上也不缺少叶锦添的代表作,比如《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红楼梦》。

叶锦添是1967年出生的香港人,和梁朝伟、巩俐等巨星是一代人。而这些巨星的银幕形象很多也正是出自他手。在圈里,叶锦添以有想法、做事认真著称。他是那种常常会喊停导演,让整个剧组等他修改一件服装、一件道具的人。也是那种走遍香港、台湾、大陆、欧洲,寻找创作灵感的人。

从李少红的古装剧,到李安、冯小刚、吴宇森的古装电影,叶锦添做出了中国电影的东方美学。

作为一位艺术家,叶锦添永远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说话轻柔,不紧不慢。但说话的内容却又暗藏机锋,异常犀利。

“有些演员话语权太大,永远要求自己的脸在镜头前是完美的,电影的气氛没了,观众只看到千篇一律的广告光。”

“流量明星让古装剧沉迷于粉粉嫩嫩的审美,连男演员也是如此,中国观众早晚会看腻。”

“行业发展太快,鱼龙混杂,好多人都还没专业,人就已经在坐这个位子上了。”

在叶锦添看来,我们正走进一个迷失的时代——市场越来越火热,电影人却不知道该去往何处。商业、流量、网络……太多东西涌入这个行业,却使我们失去了认真做电影的气氛,失去了原创的能力。

不管周围多么纷乱,叶锦添始终在专心经营自己的一方天地。最新作品《封神三部曲》中,叶锦添继续自己在中国做电影的初心,打造中国的神话体系。“中国电影的成熟期正处在起步阶段,这个时候做《封神》,有中国电影战略的意味。”

“我们对电影还是有很大的期待感,电影还是可以把人引向更智慧的地方,引向更有共感的地方。”面对镜头,叶锦添这样说道。

从1986年为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做执行美术算起,我和电影结缘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

我不想把美术这一行说得很神秘,普通观众对我们应该也有一点了解,比如他们会说造型做得好看就是造型指导;电影拍得好看,场景做得好看就是美术指导。我觉得也没错。

如果让我自己帮美术指导下一个定义,我觉得它和视觉导演有点像。

视觉比对白还快,视觉今天已经发展到可以建立任何东西,真的假的什么都可以做得到,甚至是那些感觉层面的东西。

在呈现视觉的过程中,要用到你对历史的认识、对人情世故的认识、对所有的生活细节的认识。你弄一个茶壶,是什么样的茶壶?茶壶代表什么?每一件道具,每一件服装都有正路跟歪路。歪路就是,当一个角色不是那么精彩的时候,你的道具要帮他,你的服装要帮他。

美术指导需要和导演密切沟通,我也经常是个让导演头疼的人。

当年和陈国富导演合作拍《双瞳》,摄影师是黄岳泰。他们拍戏,我就坐在导演旁边,怎么看都觉得地板好像太白了。我就问有没有办法改灯光,他们觉得很难,改了半天。那么我说我要刷地板,刷一层油在上面,让它吸光。国富就说,“那你刷多久?”我说,“三个小时吧。”然后他们真的整队人走出去,抽了三个小时的烟。

《夜宴》剧照

后来我拍冯小刚的《夜宴》,也跟国富有关。有场戏,章子怡和周迅在评论一块布,是周迅出嫁要用的布料。已经开拍了,我看到那个布完全是皱的,我就怎么看都很不顺眼。后来我说,“那个不行,我们还是要烫。”当时剧组正在赶进度,小刚就傻掉了,因为他没有遇过这种事。他就问国富,“你觉得怎么样?”国富说,“烫吧......”

后来就所有的衣服都烫完才开始拍。小刚还走出来骂那些工作人员,“你们看叶锦添怎么做事情,你们在做什么?”

可惜,不是每一位导演、每一个剧组都能对美术指导这么包容。

比如在国内拍电视剧,时间是个大问题。会有人告诉你,如果每个镜头都要重新打灯,根本来不及。打灯只能打一次,其他都是补光。在我知道的电视剧导演里,只有李少红是例外。

在《胭脂扣》、《卧虎藏龙》那个年代,我们真的很用心去做细节出来,我们说要改就马上改,整组人都在等我们。现在那种气氛没有了,戏根本就不严肃,你搞那个就没有意义。大家注意的东西不一样了。

相比导演,美术指导和演员的关系更微妙。

有些剧组本来就已经在赶进度了,演员的权利又非常大,对灯光要求非常严格,永远都要求保证他/她的脸是完美的,最后就变成了那种广告光。

这个就让很多有能力的人没办法,他有很多电影语言都没法用。电影的氛围就完全牺牲了,全都是商业上的考量。

后来我也理解了。有些女明星,你不照顾她,她可能就没那么好,会出很多问题。

还有些情况就是,如果你是比较新的美术师,有可能你就只能听明星的。在中国是没有制度的,在外国也差不多。到了某个水平,你才叫得动那些大演员。

有些演员就是不穿你定的衣服。你可能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他就是跟你硬着来。我是好运,一些听说很麻烦的演员,到我帮他的时候,他就很听话。

我曾经有过一个很有趣的想法:有些演员不是本身有魅力,是我们做出来的。我们做出来之后,就种在观众和演员的记忆里面。所以有些演员看到我们就会很尊重,他知道我们给了他好多东西。

我们帮演员做出来后,还要看他在镜头里面给不给力,这就叫老天爷赏饭吃。

我跟巩俐合作就是这样的感觉。我平时跟她聊天,见面吃饭,她没有那么强的,整个人很柔。但一到我们开始做造型,我会疑惑这是不是巩俐啊? 她的眼睛很犀利,一看你就觉得她那个东西很不一样。

梁朝伟也是这样。平常你看到他好像是很正常的男孩子,但他在演戏的时候,你就发现他能把整个东西吊起来。

《胭脂扣》剧照

拍《胭脂扣》的时候,张国荣一直是我陪着做造型,他就问我,他额头漂不漂亮?我看了一下,说蛮漂亮的。然后他好骄傲,觉得自己很漂亮。

我是香港人,但这些年经常是在台湾、大陆、欧洲工作。我年轻的时候,表面上香港很向往西方文化,其实都是假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西方文化是什么。就是西方做了很多零零碎碎的东西,我们觉得哪个好,就模仿它们而已。在香港看不到全世界,虽然很接近,但是香港好像永远都难以去到世界的中心。

我念完书的时候,有很多朋友都去了欧洲回来,他们跟我讲了很多。我觉得在香港看不到什么属于我们的厉害的东西,那个时候我也很自傲,我想知道之后的路怎么走,就拿了背包去欧洲。那时候非常疯狂,为了生存还在火车上睡觉,也看了好多东西。回来之后,觉得自己很强大。

后来我又去了台湾,那个时候的台湾有原创的东西在。比如说侯孝贤、白先勇,有一些是是他们做出来的世界,不是其他地方的。在台湾的那个阶段,我觉得我嗅到一点中国的味道,但是到真正深入的时候,我觉得它的力气不够。

我后来发现,我不能再沉迷在那个欧洲的感觉里,中国必须要拍出自己的语言,不要一直跟着西方的语言走,就开始研究中国的东西。中国文化当时在香港很差,大陆那时候也是很保守的,书也很少。台湾多一点点,但也是东拼西凑的。所以在我学习的时候,整个中国的美学根本是一盘散沙,太多不同的价值观在里面,我搞半天都不知道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我觉得东方美学是我们慢慢重新建立起来的。

《大明宫词》剧照

当年我来大陆拍《大明宫词》,沟通会很麻烦,可能他们没有看过,可能他们不知道有另外一种形式。所有的东西都很像,大家的背景很像,懂的东西很像。

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很惊讶大陆的接受能力,可能比香港跟台湾都高。所以我对“东方”充满了信心,就一直会做下去。

《卧虎藏龙》中的服装

当时我们做《卧虎藏龙》的时候,把所有颜色都去掉了,全都是很淡雅的。衣服方面我也创新了很多。我用山水画来做刺绣图案。这是历史没有的,是我做出来的。

再比如,李慕白是一个“藏”的角色,他看似从头到尾都是一套衣服,但布料是不一样的。在不同的戏里面他的衣服出现了四种材质。竹林那场戏,他整个衣服是能够飘起来的。在进宏村的时候,他那个衣服是棉麻的,比较写实,比较坠。

《卧虎藏龙》美术手稿

《卧虎藏龙》成功了之后,我觉得也影响了整个电影圈、整个电影的生态。我不敢说它是文艺复兴,但是它是一个机会,重新去找到一条路的机会。

拍《夜宴》的时候,原来那个角色是巩俐演的,后来因为巩俐来不了,我们就开始很慎重去考虑谁来演,后来发觉章子怡可能适合,但是章子怡当时候还是很年轻,做一个很有分量皇后很难。所以我就要把她的整个年龄提高,把她的发型、衣服都做重很多。最后把她做到母后的感觉。

《赤壁》剧照

绣得时间最长的一件戏服是林志玲在《赤壁》里面穿的一件衣服。绣得好细,都是打子绣,都是卷圈的,几乎绣了大半年。好多人分开好多块一起绣,一个人根本绣不完,手工太复杂。

《赤壁》船只美术手稿

那时我们所有道具都做得蛮细的,确保你怎么拍都没问题,连船舱里面的装饰都做,吴宇森也有拍。

我们从《赤壁》开始画气氛图,后来所有电影都在搞这个,捧起了一批不错的画手。但现在也不行了,现在越画越俗了。

《封神三部曲》道具

《封神三部曲》不是还原历史真实的一个戏,它是一个非常超现实的电影。

我们研究了很多汉以后不同朝代的特色,商朝很特别,有很强的原始的感觉,最主要是巫神文化的特色。商朝可以和其他世界联系在一起,比如玛雅文化和其他的中亚文化。

另外我们搜集了很多关于商朝饮食文化、宫廷文化的资料,再把这些碎片组织成画面,做出游牧民族和汉族道统文化的味道。

《封神三部曲》将大规模地尝试东方色彩,做这个东西责无旁贷。中国电影的成熟期正处在起步阶段,这个时候做《封神》,有中国电影战略的意味。

中国的市场很大,影视行业发展很快,这里面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好的地方是一些世界上比较新的技术可以影响过来。不好的地方就是,以前一些纯朴的拍电影的气氛没有了。

好多人都还没专业,人就已经在坐这个位子上了。画个图,连人都不会画,就画服装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教他们做东西。

《马可波罗》剧照

我是在美国拍Netflix的《马可波罗》,那时我就发觉网络化对电影是一个好大的影响,这个东西一定会完蛋。然后回来发觉中国学的好快——以前电影是电影公司来投,他们是做电影的。现在来投的全都是上市公司,他们全都看商业的效果。先定了商业的可能性,才决定用哪些演员,甚至是不是演员都没关系。

你看现在很多国产历史剧,拍出来就是一个模式,就放不同的人进去,大街上都是这种东西。

一方面是我们对它有影响,因为我们做得少了。另外流量明星这股潮流影响也很大。每个明星都要年轻,都要漂亮。男孩子也要有点粉粉的,永远都是那个东西。

我觉得总有一天中国人看那些“粉粉嫩嫩”的时候会疲劳。当然中国的市场很大,所以它永远都有可能,最重要的是引发人们的好奇。对世界有没有好奇?对人生有没有好奇?除了漂亮的脸蛋,对什么还有好奇?

香港也没有太多个人化的作品了,有可能还在做一些以前模式的延续,还有一些不错的作品,但是已经是看不到新的东西出来。以前香港新浪潮,许鞍华、徐克那批人回来,电影是很有活力的。现在中国人对电影的看法跟我们有点不一样。我们还是那种60年代看电影的方式,会对电影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复仇者联盟》已经是旧时代电影的末期,现在要等新的电影形式出来,不过不会那么快。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迷失的时代,但如果你问未来的电影应该走什么?好多人都知道怎么走!他们是走商业的,他们想的是怎么生存下去,怎么卖票。他们没有想,电影还能做什么。

但我们对电影还是有很大的期待感,电影还是可以把人引向更智慧的地方,引向更有共感的地方。就好像早期的希腊剧场,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听一段音乐,听一段故事,虽然我们不认识对方,但忽然间觉得好靠近。这是电影可以给予我们的。

(图片来源于时光网Mtime及网络)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