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那段被忽略的旧日激情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想当年丨《喋血街头》:吴宇森暴力美学的沧海遗珠

1986年,随着一部《英雄本色》在香港和整个东南亚地区大卖,从业已二十余年的吴宇森终于成为香港最热的商业片大导。在随后的几年间,他拍出《英雄本色2》,又在《喋血双雄》中创造出经典的“枪战教堂白鸽”场面,完成了吴氏暴力美学的标志。一时间,无论是在艺术成就或是商业价值上,吴导都达到了事业的高峰。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雄心勃勃要创作一部“有史以来香港投资最高的影片”,希望完成更高的艺术追求。这就是投资了2000万制作费的《喋血街头》,于30年前,1990年8月17日上映。然而这部影片的命运,却和预想中大相径庭。不仅只收回了864万的票房,造成投资公司的巨大损失,同时也没有给吴导带来良好的口碑。只在次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帮助他获得了一个安慰性的最佳剪辑奖。好在1991年吴宇森又凭借《纵横四海》的大卖,为制片公司挽回了损失,也标志着他自此后的风格,从男性荷尔蒙爆棚的状态,拐往了更为喜剧和轻松的商业电影路线。

这部《喋血街头》,是吴宇森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连串的成功之中,一次不小的失败。然而这部影片,却是吴导本人创作生涯中最为喜爱的作品。不仅在其中注入了他童年的生活记忆和情感,更是一次努力突破自我创作上限的尝试。

上映时票房惨败的《大话西游》,十年后被观众认作了周星驰最为经典的代表作;而《喋血街头》的拍摄虽然耗费了吴宇森极大的心力,却始终不被视为他的标志之作。这似乎暗示了他这一生创作生涯的天花板——对于耗资巨大的题材,对于表现宏大人文情怀的主题,吴宇森的创作总有种心有余力不足的欠缺感——比如日后同样声势浩大但口碑平平的《风语者》、《赤壁》和《太平轮》。

也许吴宇森最擅长创作的还是表现男性英武阳刚之气的暴力小品,而不是那些更为深邃的人文题材吧。

《喋血街头》剧照,李子雄、张学友、梁朝伟

《喋血街头》的毁誉参半,也有这样的原因。

本片故事描写了1967年港英动乱中的香港社会,三位好朋友阿B(梁朝伟饰)、辉仔(张学友饰)、细荣(李子雄饰)终日打架嬉闹,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义。三人为了发财,决定去越南闯荡一番。在美越战争的混乱背景中,为了营救被黑帮控制的华人女歌星,三人和当地杀手阿乐(任达华饰)抢劫了黑帮酒吧,又在逃亡途中被越南游击队俘虏,受尽精神摧残。中途细荣为了抢占一箱黄金,开枪打伤了辉仔。阿B伤愈苏醒后,面对已经痴傻的辉仔,含泪亲手送兄弟上路。淘金梦碎,他两手空空又回到香港,和细荣决战,为三兄弟间的恩怨终于做了了断。

吴宇森借三兄弟上世纪60年代的这段磨难经历,从香港到越南,从都市到丛林,试图展现当年港片中罕见的宏大叙事视角。虽然之前已有许鞍华《胡越的故事》、《投奔怒海》等片涉及香港人流亡东南亚的经历,但作为商业电影来说,《喋血街头》无论从制作规模或是创作野心来说,都是前所未见的。动荡的时代中社会激变,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成了人物命运变化最重要的导火索,为影片在枪战暴力之上增添了一种特别的人文和历史情怀。

这个跟好莱坞经典影片《猎鹿人》相似的主题,同时吸收了吴宇森师父张彻《刺马》的三角人物关系,更是在开场前20分钟通过吴宇森自己操刀,流动诗意的剪辑方式,呈现出少年人热血嬉闹的怀旧氛围,从而有几许《美国往事》的影子。从本片风格来说,可以明显看出吴宇森对这些经典艺术电影的借鉴和模仿,绝不是又一次为了票房的枪战商业片复制。

而吴宇森一贯擅长的男性情义塑造,以及漫天礼花般爆炸的枪火特效,在本片中也毫不吝啬,淋漓尽致地宣泄在每一个场景中。从香港街头,到越南酒吧的黑帮火拼,再到美越作战的森林河滩,所有场景都是接连不停的爆炸场面,甚至还出动了不少直升机和坦克以呈现战争的残酷。吴宇森为“暴力美学”燃烧掉制作经费,也在本片中达到了一个高峰。

《喋血街头》,任达华

然而即使有创作野心,即使场面浩大,艺术和暴力的拼接相比之前更为直观的“白鸽枪火”,却显得有些生硬。《喋血街头》一直在试图表达人生漂泊命运际会,造成人心分离渐行渐远。然而《喋血街头》对人物的塑造,相比吴宇森其他作品而言,却更为单薄,欠缺了让人感动的动力。

在长达140分钟的影片长度中,似乎动作场面的渲染耗费了太多的时间,而留给文戏的空间少了。三兄弟的人物个性尚来不及做出前后明显变化,无论是梁朝伟扮演的“被卷入暴力旋涡的普通人”,或是李子雄扮演的“终会背信弃义出卖兄弟的小人”,都是从开场就明确写在人物脸上,失去了后面再度变化的空间。

吴宇森之前的成功,都在于擅长在影片中塑造英雄,特别是失意的落魄英雄。他最好的作品《英雄本色》或是《喋血双雄》中,主人公无论怎么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却始终无法变得普通。这种“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的气质,是吴宇森与生俱来的。在《喋血街头》里吴宇森文艺化地投入了不少自己童年生活的记忆,试图表现普通人的成长变化,却显得诗意有余,英雄气概不足。

《喋血街头》剧照

在影片漫长的一个半小时人物磨难后,真正进入到吴宇森习惯的“兄弟反目”、“英雄归来”情节,反而是最让人感叹唏嘘的时段。张学友,作为无冕之王的演技派天皇,银幕形象却一贯是“爱强出头的市井小人物”。在本片中他同样扮演一个被兄弟插了两刀的傻小子,在吴宇森英雄气概的烘托之下,却奉献出了让人最为印象深刻的表演。

当已经变得痴呆的辉仔物是人非,再也无法说话,只能用肢体表现吸毒后的癫狂状态时,观众也能理解阿B看到兄弟后两眼含泪,肝肠寸断的那种痛苦。这场阿B为了拯救辉仔,含泪为他开枪送行的戏,剧情虽然老套,梁朝伟和张学友的演绎却让人感同深受,是全片最好的一段剧情。可惜的是张学友这次最佳表演,只于次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上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最后败给了出演《阿飞正传》的张国荣。可能评审们认为这样好的演技,有一半功劳也要算在梁朝伟给他的对手反应上吧。

在这段戏后,阿B已经从普通人变成了身负复仇使命的英雄,再往下的剧情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吴宇森式铿锵有力的节奏。然而文戏已经不多了,阿B和细荣对峙,怒斥他背信弃义之后,就匆匆进入了结尾的复仇枪战场面。吴宇森影片的高潮,往往都出现在结尾之前,人物情绪最为屈辱即将挺身反抗的时候;对于结尾,轰轰轰一通爆炸,顶多变得酣畅淋漓,也很难再有更多的余味了。《喋血街头》的结尾,两人分别驾驶两辆汽车,像古代将领骑马大战回合一样,一次次来回交错地对撞拼枪。这里特别和之前少年时的骑车奔跑还有一段诗意的对应。

这显然是设计过的、有创新企图的动作场面。然而实际效果却显得打斗形式感过强,太过做作,甚至破坏了之前所有描写社会纷乱背景的写实化努力。这种设计带来的问题,后来也贯穿在吴宇森的其他作品之中。比如《碟中谍2》中不停耍帅的动作造型,或是《风语者》中两个士兵拿着三八大盖对峙,都成了有点雷人的桥段。只能说吴宇森一直以自己独特的美学观在体现暴力。“枪火教堂白鸽”,如果是其他人拍出来,恐怕也会显得做作吧,反而成了吴宇森的标志。然而创新与失败仅有一线之隔。《喋血街头》的结尾,有意境,却显得过于写意,有些用力过猛了。

《喋血街头》不算是吴宇森最好的作品。当然如果是其他导演拍出来,也算是相当不错了。然而对于“吴宇森”的招牌来说,却尚不足以满足观众对他的期待。这可能是吴宇森创作前期最为搏命的一次尝试了。之后,他逐渐进入好莱坞,后又进入内地市场,在此后的30年试着更为圆融地成为一个商业片大导。然而却越来越没有那种旧日的激情。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