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疯长》:有点任性 有点浮夸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荞麦疯长》不是一部“烂片” 只是任性吃多了糖

从情人节档撤下,又在七夕上映的《荞麦疯长》,上映的第一天,豆瓣开分就定在了4字头。对于一部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的片子来说,这个分数真让人意外。不过一切似乎有所征兆,上影节展映之后,豆瓣已经有观众表示“踩雷”,在豆瓣一星走起了。

两次定档明确的主打情侣这个受众群体,又是算得上当红的明星卡司加持,容易让人对类型和爽感有更明确的期待,结果好好想看个电影过节的情侣们,在电影院看了个“谢谢惠顾”。

《荞麦疯长》海报

但就电影论电影,眼下4.7的评分,对这部影片来说并不公平。它是一部没拍好的电影,但笔者看来也倒不算是一个“烂”片,甚至和另一部在七夕当日拿下2.7亿票房冠军的应景之作《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相较而言,这一部在审美意趣上和立意表达上还要稍微有意思那么一点(虽然“时间”的豆瓣5.1也没好到哪去)。

从预告片的绝美画面呈现、“唯有爱与理想值得疯狂”的宣传slogan,以及帅哥美女演员的选择上来说,这好像应该是一部关于恋爱和奋斗的青春的电影,于是当观众真的抱着这样的期待买票被“骗”进电影院的那一刻起,一切的观影体验都变得“货不对版”了——《荞麦疯长》虽然是一部看起来拥有诸多商业元素的电影,却是一部不折不扣满溢着作者表达和符号堆砌的“文艺片”,而这份表达放在一个导演的处女作中,其驾驭能力又没有达到他的心之所往。

编剧出身的徐展雄在叙事上有自己的追求,三段体的三个故事玩叙事技巧的小心思,导演上的功力上没能够handle。要讲的东西太多,拼凑之下各自蜻蜓点(划)水;喜欢的东西太多,又没有一个真正消化成自己的风格。既想要落地,又想要升华,既想要迎合观众,又想要自我表达,一切都带着一种别扭劲儿,让这部影片显得拧巴。但影片的这股拧巴与青涩,倒不是那种自作聪明的显摆与油滑,在观影过程中,反而觉得有一种用力过猛的笨拙可爱。作为青年导演在电影上的探索是积极的,也是深入在电影的各个层面中的。

比如三个人物的故事,分别在色彩上做了区分,马思纯的云荞是明艳的黄调子,钟楚曦的李麦是复古的大红大绿,黄景瑜的吴风呈现出黑色电影的灰冷质感。《荞麦疯长》的片名取了三个主人公名字中的一个字(或谐音),“长”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长,并非空洞的励志奋斗,它更指向人物内心深处的欲求,与恐惧、虚荣、情欲相关的,那些更复杂的渴望。

马思纯饰演云荞

古灵精怪的云荞对生活充满希望,守着一张照片对远方抱有幻想。被姐夫强奸时,母亲明明就在隔壁却选择了装睡。经历一系列变故后她终于离开,而到达的那一刻是狂喜的欢愉迎面撞上惨烈的悲剧。

钟楚曦饰演李麦

李麦原本是县里最美的舞蹈演员,辞了安稳的工作马上要和温柔多金的男朋友去国外发展,原本一片光明的未来被车祸击碎,之后流连辗转在几个男性之间,作为欲望对象的美逐渐模糊了她的梦想光辉。顺带说一句,这部电影里钟楚曦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光看几场舞蹈戏其实就挺值。

黄景瑜饰演吴风

吴风只是一个普通的县城青年,学了次中音号但发现原来是一个离开了军乐团就毫无用武之地的鸡肋乐器,为了兄弟情陷入一场无妄血拼,意外得到横财却最终选择快意恩仇搭上自己的性命。

电影里两处故事发生地,慈镇和海城,分属小镇青年的来处与向往,一边是逃离之念起的生发地,另一边也不过是天真臆想的乌托邦,前程和归途都是虚妄。

在这部电影里面你可以看见太多的影子,王家卫,娄烨、北野武,希区柯克、大卫·林奇……导演呈现出了一些高度浓缩概念化,又并不那么落地的人物,承载了太多他感兴趣的有趣想象,同时不可避免地赋予他们一种架空的塑料感。明亮而迷幻的打光让整个故事产生一种熠熠生辉的不真实。吴风觊觎李麦,以及沿着李麦的那条线索说开的她的美丽与哀愁像是嫁接了《后窗》与《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有点残忍又有点戏谑的黑帮火拼,还衍生出一场有些老港片意味的武侠式对决。云荞那段大概致敬了《重庆森林》里的王菲,再杂糅一点小镇乡土版“天使爱美丽”的影子,在不同鱼缸的金鱼隐喻人物的命运,逃离也不过是从一处囚笼换到另一处而已。

风格化的浮夸叙事,已然拉远了和观众的距离,另一边影片在宣传的时候,又试图把它拉回一种现实的土壤,尤其是片尾强行插入记录式采访,各种路人在讲背井离乡、追逐梦想的心路历程,生生把电影营造的某些抽离感又打破了。主题非但无法升华,反而被硬生生砸到地上,观影体验也就跟着一起砸下来,碎成一地的玻璃渣渣。

导演明明想要呈现的是一种更为无力的宿命感和一种命运的无常与玄妙。在素不相识的小人物彼此交织的生命中,一个微小的举动,可能成为改变另一个人人生的转折拐点,一个擦肩而过的瞬间,可能是他人一生的终结。黑道大哥临终前看着刮开的彩票,说“一辈子拼了个谢谢惠顾”,拥有一张可以换“一等奖”彩票的云荞,其初心是“人生要活得像电影一样精彩”。电影其实埋了不少有意思的小细节,等着观众来发掘和品味,但过于脸谱和符号化的堆砌,进展和转折都太过生猛刻意的叙事,演员空有精致外壳而缺乏内在魅力的表现,都让观众剥离了共情后无法信服和进入。

如同电影的名字《荞麦疯长》,电影本身的成长是不是也有一点被“揠苗助长”的副作用?编剧出身的徐展雄可能写了一个挺不错的文本,那一年作为上影节创投主席的管虎(如今在影片上挂的是艺术总监的名头)给了一个大奖,让这个项目有了一个高起点,拍商业片如鱼得水的另一位监制陈正道,帮着给搭配了眼下这么个全明星主演和一线各技术部门主创阵容,不断加高的投资,让这部青年导演的处女作电影,在“看上去很美”的表象下有些失控。

但这种想把喜欢的东西都试一遍的贪心里,仍有一种属于青年创作者旺盛表达欲的真诚,这是电影瑕不掩瑜的部分。不甘于平庸,也没想着怎么去讨好,就是任性地吃了糖,也得承受点蛀牙牙疼的代价。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