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朵小红花》:也许很“鸡汤” 却也很应景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送你一朵小红花》:我们心中的爱与怕

作为韩延导演“生命三部曲”之二,《送你一朵小红花》与《滚蛋吧!肿瘤君》一样,也是抗癌题材电影。但不同于《滚蛋吧!肿瘤君》以一种浪漫手法刻画主人公面对死亡的乐观,《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故事要现实得多,也沉重得多。

关于绝症和死亡,这样主题的电影多少让人心生畏惧。因为我们怕病,也怕死。

记得在不谙世事的少年时期,是不怕死的。当时有一种天真的乐观,对什么困难都不怕,有时会想着:大不了一死。

可再懂事一点时,顿时察觉到年少时想法的危险和幼稚。所谓的懂事,更确切地说,是懂得了爱与被爱。死亡本身或许并不可怕,毕竟人都会死,可怕的是,一个人的死亡会给爱他的人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当我们开始害怕我们所爱的人会疼痛时,我们就开始畏惧绝症和死亡——无论它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发生在所爱之人身上。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理解韦一航(易烊千玺 饰)在遭遇绝症时的“丧”。

他的丧,首先是因为强烈的不服。十八九岁的年纪,本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年龄,但韦一航却已经与死神打过照面,并上了死神的备选名册里。他一定强烈地、无数次地质问老天爷: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平?

丧,是因为对生命还有热爱和期待。可他又觉得,对于一个罹患绝症并时时有复发风险的人来说,热爱和期待反倒是对他的一种“嘲讽”,他认为自己“不配”享受这些东西了。所以他说,“我怕我刚把我的真心掏出来,我就死了。”

作为绝症患者,他连热爱都如此胆怯和小心翼翼。

他的丧,也来自于心中的怕与爱。他爱爸爸妈妈,他怕爸爸妈妈因为他的绝症而受苦受累,害怕他们失去了自己也就失去了生活。而他害怕的一切,则在每天的生活中上演。他看到爸爸(高亚麟 饰)偷偷地在周末开专车;他看到妈妈(朱媛媛 饰)每天为了两毛三毛精打细算安排着生活;他看到家宴上奶奶为了给自己治病打算卖掉房子;他看到平日里五大三粗的父亲在家宴上失声痛哭……

如果疼痛只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就算了——就像我们每一次跟父母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可当韦一航发现,自己的疼痛也给父母带来更沉重的疼痛,他生出对父母的心疼与愧疚,他觉得自己是个累赘。

当韦一航偷偷去当试药志愿者攒钱,为此跟父母起了冲突,韦一航终于情绪爆发了。他说,“我再不逃出去喘口气,我还不如去死。”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他并非不热爱生命,只是当所爱之人在为自己硬扛时,他难免会消极地想:我不能给他们增加负担了;也许我死了,他们也就长痛不如短痛了。

心中有所爱,心中必然有所怕。

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罹患绝症的病人的家属,常常要比病人看上去更乐观。因为他们知道一个病人怕什么,因为爱,他们就要打消病人的怕。

一个病人害怕自己可能命不久矣,所以家人要乐观地跟他说:没事,治得好的;病人害怕自己掏空家里的积蓄、成为家庭的累赘,所以家人要乐观地跟他说:没事,钱的事你不用担心;病人害怕家人因为自己的疾病而失去他们正常的生活,所以家人要乐观地跟他说:没事,你好好治病,我一点儿也不辛苦……

乐观,不见得是真的乐观,而是他们不得不乐观,他们是病人最后的庇护和盔甲,如果他们撑不住了,病人也就撑不住了。

韦一航曾以为老天爷就在跟他一人作对,他难免执拗倔强。但他后来发现,并不是如此。家人强撑的乐观背后,是高度紧绷的弦、是郁积的情绪,在某一个瞬间可能就会彻底崩塌和决堤。

所以,韦一航的妈妈对着怀抱孩子的女乞丐咆哮说:“你孩子生病了吗?他生病了吗?”那个失去了女儿的父亲,在医院门口吃那碗牛肉饭时,会无法抑制情绪地崩溃。

爱我们的人不见得是真的坚强,只是因为爱我们,他们选择撑住。吴晓昧(岳云鹏 饰)说得对,“你得病了难,周围的人更难。”

《送你一朵小红花》写实又细腻。虽然抗癌题材的作品不少,但它精准写出了抗癌家庭的内心波动,击中了观众内心的爱与怕,影院里此起彼伏的啜泣声也证明了影片打动了观众。

韦一航是如何治愈他的丧的呢?韩延让他遇到一个乐观的女孩马小远(刘浩存 饰)。马小远相信存在着一个平行时空,她带着韦一航去领略这一平行时空的精彩,他们在想象中去往南极、死海、撒哈拉和外太空。必须承认,电影的这一段拍得真是飞扬又浪漫。女孩打开了男孩的心扉,他学会积极去生活。

这是每个人都懂得的大道理:乐观是一天,悲观也是一天,为什么你不乐观地过呢?到了电影中,就是马小远对韦一航说的,“那你觉得上天喜欢谁?你觉得上天喜欢他们吗?可他们一直在和生活死磕。而你呢,只会叽叽歪歪。活着,就不是容易的事儿。”

马小远说出这一段话之前,易烊千玺刚结束一段特别精彩的独角戏。马小远还举了聋哑外卖人和丢失了孙子的老奶奶为例,向韦一航论证:他们也很惨,但他们也很乐观地生活,你并没有比他们惨,你怎么一味叽叽歪歪?

很可惜,马小远这一场戏(虽然刘浩存很灵)是这部电影的“败笔”,实在配不上韦一航那段生动又细腻的独白。

这一段话太心灵鸡汤,它本质上是一种“比惨”,它并没有在根本上回应绝症病人心中的“怕”。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心中的怕——因为那是生发于爱,但哪怕心中有怕,我们也鼓励人们积极去生活,这是因为它是我们对抗疾病的唯一武器了,是我们唯一可以依恃的力量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只能在最糟糕的情形下,选择最不坏的选择。而积极生活,就是最不坏的选择。它实际上也是一种没有选择的选择。

《送你一朵小红花》后半程可能会让有些观众觉得稍稍有些“松”,它与导演在一些关键地方的处理,滑向“鸡汤”有关——虽然处理得还是很具有电影感。

我们为什么害怕疾病?事实上,还有另一个深层次的答案,就是《我不是药神》里说的,“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金钱的确买不了健康,但如果有充足的金钱,人们至少在面对疾病时更加坦然一点,不必为了医疗费用发愁,不必担心因为疾病失去工作,不用担心因病返贫……

人们恐惧疾病,因为他们知道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只能靠自我救济——家人生病了,就只能靠自己来扛了。制度救济虽未缺席,但做得还是远远不够。

如果观众细心一点,也不难发现另外一个残酷的事实:电影中穷尽一切为家人治病的,都是父母在拯救子女,而不是成年子女在拯救父母。现实生活中亦然。生命的繁衍生息常常是牺牲上一代,成全这一代。但这不是自然规律,这是有限的金钱下能够做的“最佳”选择。多么残酷,又多么无奈。

《送你一朵小红花》并没有探究到这些更复杂更沉重的层面,但它依然不失为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它很适合贺岁档这个氛围,让人们因为电影感动落泪,在泪水中获得短暂的心灵净化,也鼓励人们积极乐观生活。

(文字、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豆瓣电影,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