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战》中的“昨天”......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在《明日之战》这部集打怪、穿越和家庭伦理于一身的混血类型片中,你可以看到无数电影的影子。菜鸟兵穿越面对外星怪兽的压迫感,与阿汤哥的《明日边缘》似曾相识;穿越父女30年后的际会,恍若《星际穿越》91年后库珀与墨菲父女的重逢;小分队走进俄罗斯冰盖下的飞船,一如《普罗米修斯》里的一行人走进异形飞船;火力密集的怪兽肢解、崩裂、飞溅场景,有如《星河战队》的升级版;而层层叠叠的怪兽涌入的密集感,与张艺谋的《长城》系出一路……当然,这类打怪爽片本就多有近亲繁殖之嫌,有时候只能在技术和场景上一争高下。

《明日之战》剧照

稍微新鲜点的是30年后未来后生的穿越,既不是《终结者》那样来保护某位未养成的重要人物,也不是来改写时间线的走向,而是直接来抓壮丁的。30年后的地球因为外星怪兽的屠戮,人类只剩下五十万人口,兵力不足的未来人类利用时空瞬移大法,将壮丁传送到30年后的打怪战场。影片开局是恐怖片的设计:蒙圈的壮丁们还没准备好战斗,有些连枪都不会使,也不知道敌人什么个模样,就被传输到凶多吉少的未来。编剧为了中和人权问题,给壮丁们的士兵生涯限定为七日,然而能够生还并被传送回来的壮丁寥寥无几。

这个穿越设置首先面临两个诘问。一是未来几十亿人都束手无策的战斗,光靠时空搬救兵的人海战术续命,除了将人类社会的恐慌与崩塌提前30年,又有何实际意义?二是将2022年的人口瞬移到2050年送死,如何解决祖父悖论的问题?关于第一个诘问,影片从略,仅从未来女儿牺牲、基地沦陷看,抓壮丁改变未来的想法是失败的,但从瞬移回2022年的父亲这条线看,壮丁小分队通过扼杀怪兽于萌芽,又改写了未来进程。祖父悖论告诉我们,如果2022年的人类在七日的穿越任务里死在2050年,那他们的后人将不会出生。影片用一个预测性选择绕过了这一问题,比如男主人公丹将死于七年后,那时他未来成领军人物的女儿差不多已成年。

编剧已经很努力打补丁堵漏了,但依旧无法像《信条》那样极尽所能地圆润逻辑的闭环。穿越科幻上行的同时,是人类战斗力和智商的下行。明明是连捕杀野马都要费劲的怪兽,却能轻易将几十亿武装到牙齿的人类啃食殆尽。30年后进入虫洞穿越时代的人类,对抗怪兽的主要武器竟然是轻武器,而我们熟悉的现代武器,各种海陆空重型装备全遁形。捕捉雌性怪兽一役,更是回到了尼安德特人的时代,几乎靠全肉搏。而主角千辛万苦从未来女儿那里带回的致命毒素,似乎也没那么好使,我们的动物园麻醉大型猛兽都知道用麻醉枪,片中的小分队杀死怪兽,却要像护士小姐那般贴身注射。为了给主角一行制造与怪兽肉搏的机会,编剧勇敢地把智商税都搭上了。

《明日之战》穿越的背后,其实是个平行宇宙的命题,几个宇宙时间线交织互动。按照最初的时间线,人类将于30年后毁于异形怪兽浩劫,这是一条线性时间线上的宇宙;未来人类穿越到当下抓壮丁试图改写人类命运,又形成第二个非线性宇宙;任务失败的小分队一行回到2022年,扼杀异形怪兽于萌芽,又改写出一个新宇宙。至于被改写的第三宇宙是否抹杀前两个宇宙,抑或是三个宇宙的平行,影片并没有给出解释。从逻辑上说,男主小分队一行穿越未来,这条时间线的未来即是经历和存在,就算被改写了它也是无法抹杀的。面对一系列宇宙命题,影片一概不做深究。

但凡涉关人类未来的故事,基本都是悲观主义的花朵。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如此,斯科特的《普罗米修斯》如此,诺兰的《星际穿越》如此,刘慈欣行将搬上银幕的《三体》系列和这部《明日之战》亦如此。《明日之战》对怪兽的来源,并没有《普罗米修斯》那般的深层探究,仅以“路过”和“坠毁”的猜疑略过。一如霍金生前对人类“不要与外星生命接触”的警告,不管是什么来路,地外生命和地外文明对人类都是值得警惕的未知威胁。不过悲观主义对《明日之战》来说也非主基调,编导将更多的功夫下在了伦理课题。影片在叙事驱动上,采取的是好莱坞俗套的父女亲情:在原始时间线上抛弃妻女的父亲,因为穿越未来从女儿嘴里“先知”七年后破碎家庭之殇,穿越回到当下的他振作并救赎。俗套是俗套了点,却也俗套得饱满而具维度,也算是一种俗套的进阶。

(原标题:《明日之战》:戴着家庭伦理高帽的打怪片。文字、图片来源北京日报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