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上芭蕾翩跹起舞 杂技艺术别样演绎《化·蝶》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生死相随,皆缘和你永远徘徊缠绵;旷世蝶恋,只为在你肩头片刻停留。”

当杂技遇上梁祝,会发生怎样奇妙的化学反应?

《化·蝶》化蝶之肩上芭蕾。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近日,海南岛春季国际艺术展舞台艺术精品2022年展演剧目——大型当代杂技舞剧《化·蝶》在省歌舞剧院上演。中国经典爱情故事在杂技艺术中焕发出别样的生命力。

杂技艺术别样演绎

与过往改编相似,《化·蝶》同样是以梁山伯和祝英台凄美浪漫的爱情作为故事主线。不过,总导演赵明并不想讲一模一样的故事。以结构为例,《化·蝶》一方面是传统的梁祝爱情故事加入破茧化蝶的情节,另一方面则展示了庄周梦蝶、物我两忘的境界,使全剧更加丰满、曲折,充满情趣和意境。

与过往改编不同,《化·蝶》没有采用惯用的多语言表达,而是用杂技艺术作为主要表达手段,并融合舞蹈、戏剧、默剧、魔术等多元艺术形式。“梁祝爱情故事是最具中国特色的爱情故事之一,曾被多次搬上舞台。我们不能去重复过去,要用杂技独到的艺术形式来展现它别样的韵味和美感。”赵明说。

不重复过去,想要实现,并不容易。赵明向海南日报记者坦言,创排作品的过程中,最大的难题就是找到故事和杂技艺术的有机结合点,常规的杂技表演没有叙事、没有情境,该如何表达爱情、化蝶、抗争与自由?

走进剧院,观众会在演出中找到答案。例如,书院里,书童和书生们以“毛笔手技”的杂技表现书院的青春活泼氛围,祝英台因此对书院更加向往;梁山伯出场时的“集体扇舞”,既表现了书生们的交游,又刻画了梁山伯翩翩书生的形象;马文才家向祝家求亲时,则采用了“滑稽钻箱”的杂技,表现出马文才家的财大气粗以及祝英台父母的见钱眼开……“所有杂技的表达都是根据剧情需要,为剧情和人物服务,而不是为了炫技。”赵明说,而这样突破身体极限的表达只属于杂技艺术,非其他艺术形式可代替。

“杂技艺术本就是身体的极限表达,非常神奇。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与破茧成蝶有着同样的寓意。”赵明说,这也正是团队最终选择以《化·蝶》为名的原因。

杂技艺术,中外有之。值得一提的是,《化·蝶》采用的大多都是中国味儿十足的杂技技术。譬如空竹,其灵动映照了蝴蝶飞舞的自由自在;抖杠表达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遭到封建社会的阻拦和压迫;蹬伞则营造出梁祝分别时的无限离愁别绪。

肩上芭蕾翩跹起舞

为丰富演出表达手法,给予观众震撼观感,广州市杂技艺术剧院历时两年打造了许多新创意项目,包括芭蕾转碟、蹬伞、抖杠、毛笔手技、滑稽钻箱、集体扇舞等。

虽然绝活频出、亮点颇多,但如果要问其中最震撼的一幕,大多数观众都会把票投给“肩上芭蕾”:“祝英台”轻踮脚尖,立于“梁山伯”的肩头,双臂翩跹,上下翻飞,如同蝴蝶展翅,刚柔并济,柔美而自由,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记者了解到,演绎“肩上芭蕾”的两位演员正是这个项目的创始人——国家一级演员吴正丹、魏葆华夫妇。他们在《化·蝶》中分别扮演祝英台与梁山伯。

2003年,他们就曾与赵明合作,将杂技短节目《化蝶》搬上央视春晚舞台,他们大胆突破、精心创编的“肩上芭蕾”由此在国内掀起热烈反响。吴正丹告诉记者:“之后近20年里,我们总觉得和这个节目还有未了的缘分。”

10多年的等待之后,三人终于寻得机会再次合作,将几分钟的短节目扩编为一个完整的杂技舞剧。

在吴正丹眼中,梁祝的故事关乎爱情,但《化·蝶》却不仅仅是讲爱情,“我们希望以新的表现形式赋予这个故事更多内涵。在梁祝爱情之外,《化·蝶》也寓意着生命,寓意着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过程。”

吴正丹认为,肩上芭蕾的形式与梁祝化蝶之后的爱情十分契合,其呈现出的浪漫与自由恰是梁祝二人对生命和爱情的诠释。

空灵意境韵味十足

2021年,《化·蝶》在多地巡演,就引发了观众广泛、热烈的讨论。有观众在网络上有感而发:“我看过不同版本的‘梁祝’舞剧,大多在‘剧’和‘讲故事’上着力。但《化·蝶》则重意象,重空灵和浪漫,巧妙地将舞蹈、杂技、音乐、舞美融合一体,表现了‘人蝶互梦,物我两忘’的哲思。”

是的,除了表演本身外,《化·蝶》的舞美、服化道等方面也都充满了空灵与浪漫的气息,既有传统中国文化的审美,又不失当代舞台表演的创新。

《化·蝶》的舞美由著名舞美设计师秦立运一手设计。在元素使用方面,特意避免了满台是蝴蝶元素的视觉印象,反而运用大量的圆形和线条,辅以竹、月、云等意象,进行多样化的组合,典雅大气,使得舞台充满诗意与韵律。在色彩方面,整体色调以灰白为主,对传统杂技舞台的艳丽色彩进行淡化处理,为杂技动作赋予更深刻的情感内涵和文学底蕴。

作为广州市杂技艺术剧院总经理兼艺术总监,提起《化·蝶》的舞美时,吴正丹连连称赞其为“时尚的古典美”:“舞美运用了大量充满中国风的形状和因素,色彩很克制,并不繁复热闹,却很有冲击力。每一段、每一节的舞美设计都有自己的个性,能让观众从中看懂团队的表达。”

而由主力设计师李锐丁操刀的服装也十分别致,例如书院学子的服装都是半人半蝶式样,表现出书院在梁祝二人眼中的美好。同时,一些服装上还运用了水袖等元素,十分唯美。

吴正丹还另外点出了演出道具。她说,以往的杂技表演会用上大量的大型道具,用以展示演员们的技艺之高超。但在《化·蝶》中,道具却是以扇子、伞等轻巧道具为主,“更加贴合这个剧目空灵、浪漫、自由的基调。”

吴正丹表示,自己曾与丈夫多次来到海南演出,“海南很美,在艺术方面的态度很开放、很包容。而且通过演出反馈可以看出,海南人民对艺术是有判断力和要求的。”

“希望海南观众能够来到现场观看我们的演出,并给予我们反馈,帮助我们越演越好。”吴正丹说。

(原标题:一朝“化蝶”成百戏。文字、图片来源海南日报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