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夏加尔的《拉封丹寓言》不期而遇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他被誉为“法国的荷马”,其编写的《拉封丹寓言》与古希腊的《伊索寓言》和俄国的《克雷洛夫寓言》并称为世界三大寓言。他便是17世界法国古典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让·德·拉·封丹(Jean de la Fontaine)。

300年后,一位旅居法国的“外乡人”用蚀刻版画重新演绎《拉封丹寓言》,他就是作品常被人评价为“诗人般的绘画”的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

又过了100年的今天,一个特别的展览将古今贯连——ICI LABAS艺栈画廊携“拉封丹《寓言》夏加尔原版蚀刻版画展”在京开幕——古老的箴言如同一首吟游诗,黑白版画雕绘出更加立体而真实的人性,看上去是两个“陌生人”的不期而遇,实则是人类文明共鸣下的机缘重逢。本次展览展出了画廊创始人丁韵秋收藏的100幅夏加尔绘制的《寓言》插图版画(89/100版,34x42cm),通过版画作品真迹与拉封丹寓言诗歌文本的展示,实现了一场文学与艺术的世纪对话,亦邀观者共赴这场文艺与智慧之旅。

拉封丹《寓言》夏加尔原版蚀刻版画展画册,将拉封丹寓言文本与夏加尔的版画对应并翻译成中文

“拉封丹《寓言》夏加尔原版蚀刻版画展”沙龙对谈现场

拉封丹搜集和借用现成的民间故事,并从古希腊的伊索、古罗马寓言家费德鲁斯和古印度故事集中选择蓝本和汲取灵感,以诗歌体改编传统的散文体寓言进行再创作,使之富有音韵感,同时化繁为简,琅琅上口便于诵读、记忆,易于流传,在兼具艺术表现力和文学价值的同时,更具文化教育意义,成为西方数百年来的启蒙教育读物。拉封丹在《寓言》中创造了许多人物、动物和神话角色,通过一个虚拟的大千世界对17世纪法国社会的丑陋现象进行了大胆讽刺。他尤擅长以动物喻人,讽刺势利小人和达官贵人的丑恶嘴脸,语言淳朴却寓意深远。

展厅现场

本次展览中,观众就会看到许多似曾相识的寓言故事:农夫与蛇,狼与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它们不仅勾起了我们的童年回忆,更令人感叹古往今来,除却地缘和历史因素,人类文明的智慧竟总是那么相似又相通。

《拉封丹寓言——乌鸦和狐狸》

乌鸦和狐狸

乌鸦老板栖在高树梢儿,嘴叼一大块奶酪。

狐狸老板循香味来到树下 对他大致说了这番话:

“乌鸦先生,您好哇;您真漂亮!我看您帅呆了!

实不相瞒,如有副好嗓儿 能同您那身羽毛相当, 

您就称得上这林中的凤凰。”

闻听此言,乌鸦颇为不悦,

为了亮一亮他的好嗓儿,

大嘴一张,到嘴的美味便失落。

狐狸得了奶酪,又说道:

“老兄啊,千万记牢,奉承者就靠爱听的人活着。

这一课完全值一块奶酪。”

乌鸦不禁满面羞惭,他发誓再不受骗,可惜有点晚

《拉封丹寓言——乌鸦和狐狸》(夏加尔插图及翻译见上)

《拉封丹寓言——狐狸和葡萄》

狐狸和葡萄 

一只加斯科涅的狐狸,也有人说在诺曼底,他已经饿得半死,

望见架上的葡萄,看样子完全熟了,

葡萄皮红里透紫,显得十分鲜艳。 

这个滑头很想美美一餐,无奈葡萄架高不可攀。

于是他不屑地说道:“这葡萄又青又酸,只配给那些粗汉。”

吃不着就说葡萄酸,还不如发几声怨言

《拉封丹寓言——狐狸和葡萄》(夏加尔插图及翻译见上)

《拉封丹寓言》的广泛影响力和文化价值,使其成为历史上包括法国版画家、插图作家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西班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等在内的知名艺术家的创作源泉。夏加尔第二次在法国居住期间,著名艺术赞助人安布洛瓦兹·沃拉德(Ambroise Vollard)委托他为果戈理、圣经和拉封丹的寓言绘制版画,正如沃拉德所言:“在我看来,他(夏加尔)的美学与拉·封丹非常相似,既天真又微妙,既现实又天马行空”。夏加尔前后花了3年时间(1928年至1931年)完成这些作品,但由于种种原因,它们直到1952年才被出版。

为本次展览作序的赫尔辛基大学文德教授(Prof. Dr. Fred Dervin)介绍《寓言》

沙龙现场

为本次展览作序的赫尔辛基大学文德教授(Prof. Dr. Fred Dervin)介绍到:“夏加尔的创作十分有趣。他几乎不懂法语,所以他的妻子将《寓言》先翻译成俄语,然后,夏加尔通过自己的理解对版画进行创作,让《寓言》真正的实现‘寓言’的价值。显然,这些版画展现了夏加尔对拉·封丹故事的敏锐观察和尊重。”

旅法翻译家李锋分享手中的《拉封丹寓言》和旅法往事,“在法国,孩子们很早就学习《拉封丹寓言》。”

在谈及夏加尔的作品时,巴切拉写道:“如果仔细观察他的作品,这些作品就会开始自己创造故事。夏加尔知道如何挖掘《寓言》的精髓。当我们站在这些作品面前,这些文字就像走出来一样,栩栩如生。夏加尔想通过艺术绘画,让更多的人用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出奇妙的世界。” 

展厅现场

的确,与其说夏加尔在为《寓言》绘制“插图”,不如说这本是一场“再创作”。他的作品并非对《拉封丹寓言》的依附与衍生,而是对人性和神性的反思,夏加尔将自己对世界与寓言的理解重新内化,从而形成了新的诠释与演绎,通过自己的艺术风格赋予《寓言》以新的生命。 

《天鹅与厨师》

《两只山羊》

《下金蛋的鸡》

值得一提的是,夏加尔始终以其瑰丽的色彩和童话梦境般的诗意绘画被人们所熟识,而这一批版画的呈现展示了艺术家创作的另一面,在黑白灰中为观者让渡出新的思考余地。自由艺术家,法国国际学校教师彭友钧观展后表示,夏加尔在这组版画作品中的线条和叙事表达令他印象深刻,“在他的艺术表达中,我读到了一种看不见的恐惧和内心的抽象隐喻,它远比色彩更加深刻和强烈。”旅法翻译家李锋在接受采访时更是一针见血:“夏加尔用可视化的版画痕迹,描绘出抽象无形的人间真理。”

《两只鸽子》

《死神与樵夫》

《驮海绵的驴和驮盐的驴》

很多人基于夏加尔的创作题材和用色将其冠以“诗人般的绘画”,而其本人却不以为然:“我们的内心世界就是真实,可能比外面的世界还更加真实。”而这份真实,正是艺术家予以世界的一份回响。因此,这100张版画作品看上去也许不是“最美的”,但却是足够真实,足够具有艺术张力和视觉冲击力的。

展厅现场

驻足夏加尔《寓言》系列作品前,诗人与画家的创作交织重现形成新的互文,不禁令人回想起儿时读过的那些似曾相识的寓言。在当天的研讨会上,嘉宾们抛出一个问题——夏加尔为法国的《拉封丹寓言》绘制版画而享誉全球,那么中国的寓言故事是否也可以实现文化的交织和转译?倘使国外艺术家读到我们的《揠苗助长》、《狐假虎威》、《猴子捞月》、《守株待兔》、《画蛇添足》等经典寓言故事时,又会怎样进行描绘呢?在岁月慢慢的长河中,沉淀的是人类共同文明的智慧结晶,它们无分国别与时空,这些共性的叠合虽存在语言差异,却共享着普世的价值。

展厅现场

就如同夏加尔和拉·封丹,即便相隔三个世纪,即便他们的社会地位、个人经历各不相同,但他们的作品总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深思。它们仿佛一面镜子,也像一座桥梁,让我们能够不断面对自己、正视自己、反思自己。亦如同举办此次展览的画廊名字 ICI LABAS一样——在这里,亦是在那里——欣赏夏加尔的这些作品,重新阅读拉·封丹寓言,就像把我们传送到一个寓意满满又充满想象力的童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终将遇见更好的自己。

驻足作品前的观众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23年7月5日。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冈山县立大学校园

霏之宇留学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