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夏威夷 线上的一花一世界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线上展览 | 看花是种世界观——夏威夷考察记

夏威夷风光

梁启超在《夏威夷游记》(原名《汗漫录》)中说:“东坡在琼州有句云:四时皆是夏,一雨便成秋。此二语可以移咏檀岛。竹林果园,芳草甘木,杂花满树,游女如云,欧美人谓檀岛为太平洋中心之天堂,非虚言也。”

檀岛,即夏威夷群岛。2011年8月8日我“借着洛克的光”来到了夏威夷,接下来的一年,在博物学家威尔逊所说的这个“生物多样性的刑场”开展个人的博物考察,重点是植物。为访学而设计的研究题目是“洛克对夏威夷本土植物的研究历史”。

洛克(Joseph F. Rock, 1884-1962)

博物学家、人类学家、夏威夷植物学之父

浩瀚的太平洋正中间“漂浮”着夏威夷群岛。这里仍是这个星球上有关地壳变迁(如活火山)、生物演化(如适应辐射、生态危机)、民族文化融合的理想研究之地。夏威夷原是独立的国家,直至1959年才正式成为美国的一个州。中国人确实一直就与夏威夷有往来,夏威夷土著人是从江浙一带经波利尼西亚辗转过去的。西方人来访则是最近的事,但后果很严重,80-90%的夏威夷土著人纷纷死掉,因为他们对外来的病菌完全没有免疫力。当年美洲印第安人大部分死去,也是由于同样的原因。若说一点启示,将涉及“辩证开放”的问题:完全开放,则失去文化个性;完全不开放也有风险,因为一旦联通,后果不堪设想。应当介于开与放之间。人这个物种与其他物种一样,必须与其他生命和环境协同演化,缓慢接触大量病菌以尝试产生免疫力,能适应就存活下来,不适应就拜拜了。

洛克遗嘱执行人韦西奇先生从柜子里拿出洛克的旅行箱,一件一件地给我讲述其中的遗物。行李签上洛克手书的地址是Dr.J.F.Rock/3860 Old Pali Road/Honolulu,Hawaii,其中老帕利路3860号是洛克的女粉丝家的地址,晚年洛克一直住在这所大房子中。

夏威夷群岛是一串火山岛链,由132个或大或小的岛组成,较大的岛有4个,从西向东、从老到新分别是考爱岛(Kauai)、瓦胡岛(Oahu)、毛依岛(Maui)、大岛(Hawaii)。这些岛的中文名并不统一,对于旅行者来说一定要清晰地记住其英文名,并知道它们的相对位置。

韦西奇先生手持大风子科大风子的果实,此树由洛克收集的种子繁殖而成。2011年11月17日摄于檀香山。

一起跟随镜头,去认识夏威夷的植物吧——

黑喉红臀鹎在啄食豆科大叶宝冠木(Brownea macrophylla)的花蜜,同时为其传粉。

“花谢花会再开,只要你愿意”!一个月后观察,树上依然有几簇花,原来的落了,结出豆荚,新的又开放。三个月后观察,依然如此。过了一年,还在开放!

玉蕊科炮弹树整个花序。每个花序上通常最多有一只花最终能结果。

这一株为美国作家怀尔德(Thornton Wilder,1897-1975)1933年所植,他曾三次(1928,1939,1943)获得普利策奖。怀尔德童年曾在香港和上海度过,父亲是美国驻中国领事。

马兜铃科美洲马兜铃(Aristolochia durior)花的喇叭口中央入口处微距图,可见密密麻麻的倒刺儿,客人到此,“请君入瓮”,倒刺儿会推着昆虫向前走,一直走到雌蕊着生的花筒底部。

花在演化过程中展现出的所有“设计”,都为了一个“目的”:传粉从而传宗接代。喇叭口部紫红色,白色的花筋儿闪电状,具有自相似的分形结构。

莲叶桐科莲叶桐(Hernandia nymphaeifolia),它的英文名相当奇怪:Jack-in-a-box Tree。

英文名反映了其果实的构造:黑杰克被包裹在一个盒子中,莲叶桐的核果隐藏在碗状的肉质总苞中。总苞顶部有一个半径约为果实半径四分之一的圆形开口,透过这个小孔,里面的黑色核果隐约可见。此植物原产于东非和马达加斯加。在夏威夷的街上很容易见到同名的连锁快餐店!

杜英科圆果杜英(Elaeocarpus angustifolius)。

这类植物容易识别,远远望见大量绿叶中的若干红叶(老叶),就能猜出它是杜英科的。圆果杜英果皮的蓝色招人喜欢。大树下,满地都是圆圆的蓝果,像散落的珠宝。

BBC影片《植物的私生活》中讲过,这类果实的颜色与森林中一种鸟双垂鹤驼脖子下的肉锤颜色相仿,鸟以树的果实为食。树与鸟在演化过程中形成了有趣的共生关系。

夹竹桃科(原萝藦科)王犀角(Stapelia gigantea)的花,外形有点像海星。

此植物非常茂盛,看来山坡上火山石缝中有它喜欢的丰富养料。

秋水仙科(原百合科)嘉兰(Gloriosa superba)。

原分布于亚洲热带地区和非洲。其根状茎有剧毒。

豆科铁岛合欢(Wallaceodendron celebicum)的豆荚。

桃金娘科草莓番石榴(Psidium cattlenium),外来种。

在夏威夷野外最容易吃到的一种野果。这一串红果就能让人吃个半饱,而一株大拇指粗的小树就能长出好几串。它一边开花一边结果,什么时候上山差不多都能吃到果子。

山龙眼科火轮木(Stenocarpus sinuatus),夏威夷大学校园Webster Hall东侧有两株。

树太高,无法接近像小火轮一样的花序,只得用150-500mm的“大炮”拍摄。

玉蕊科小猴钵树(Lecythis minor)。

蒴果像厚胎的小茶缸一样。成熟时,果实前端的蒴盖会与母舱分离、落地,于是枝头举着一只只丢了盖、满载种子的茶缸。在植物学上,这种果实应该叫盖果,是周裂蒴果的一种。在风的吹动下,茶缸中紧密排列的外表带棱的种子撒到地面,空茶缸还会在枝头保留许久。种子外形与柚的种子相似,更加丰满。我的牙能迅速打开一排啤酒瓶,咬开这类种子不成问题。果仁香脆,脂肪较多。与中国市场上出售的所谓“鲍鱼果”(巴西栗)是同类,同科同味,就是小点。

玉蕊科小猴钵树的花。

花黄白色,雄蕊柄和雄蕊束合在一起有字母e形结构,雌蕊圆盘状。同科炮弹树的花也有此结构。

小猴钵树的果实,成熟后盖与缸子之间自动裂开;小猴钵树的果实形如厚胎的小茶缸,里面挤满了种子。

蒺藜科愈疮木(Guaiacum officinale),也叫绿檀、愈创木。木材芳香、比重远大于1。你可能用过由其木材制作的梳子或笔筒,可曾注意它的花?

粗壳澳洲坚果(Macadamia ternifolia),也叫夏威夷果。

有一次登山失败,返回时突然发现有逸生的澳洲坚果,采了许多。放置几天,外果皮沿缝合线裂开。德裔植物学家穆勒(Ferdinand J.H. von Mueller, 1825-1896)于1858年描述了这个种,属名用来纪念好友麦克亚当(John Macadam, 1827-1865),这样一来, 穆勒也同时建立了澳大利亚的一个特有属。

由洋底岩浆不断生成的夏威夷山地上,生存着大量珍贵的植物特有种。特有种在当地全部植物中占有比例为89%,这个数值相当高。夏威夷有32个特有属,另有5个接近于特有属(属内只有一两个种分布于太平洋其他岛屿上),特有属的比例接近15%。如果仅考虑双子叶植物,特有属、特有种的比例更高,分别达到19%和92%。不过,普通人所见的满地绿色并无特别之处,基本上是外来种,在地球的别处也能见到。如保护生物学家、鸟类学家皮姆(S.L.Pimm)所说:“你一定要经受了寒冷、潮湿和疲累的考验后,才能见到夏威夷的本土鸟。”看特色夏威夷植物,通常得登高山,甚至有生命危险。

上面展示的植物,还算好看,甚至可以说很奇特。但是它们都是近期引进的,严格讲并不属于也不能代表夏威夷!如果来到夏威夷整天被这类植物吸引,就很可怜了。

欣赏夏威夷植物,最好知道其分科信息和对应的夏威夷名,比如Loulu=棕榈科金棕属,Huluhulu=锦葵科毛棉(夏威夷棉),Hapuu=蚌壳蕨科灰绿金毛狗,Lapalapa=五加科宽叶桕叶枫,Koa=豆科金合欢属寇阿,Kawau=冬青科异型冬青,Kanawao=绣球科浆果绣球,Haha=桔梗科半边莲亚科樱莲属,Iliahi=檀香科檀香属,Wiliwili=豆科夏威夷刺桐,Ahinahina=菊科剑叶菊属,Ohai=豆科美田菁,Ohe=五加科夏威夷羽叶五加,Ohelo=杜鹃花科齿叶越橘,Ohia lehua=桃金娘科铁心木属。

桔梗科半边莲亚科卡科瓜莲(Clermontia kakeana)。

花被长45-55毫米,托杯长8-14毫米。果实像小南瓜,黄色。瓜莲属在夏威有22个种,都是特有种。属名用以纪念法国海军大臣Aimé de Clermont-Tonnerre(1779-1865),此属的夏威夷名为Oha wai。

洛克1911年7月采集的8801号标本,此植物为桔梗科夏威夷瓜莲,特有种。

希拉伯兰特曾定名为Clermontia macrocarpa var. hawaiiensis,洛克后来重新处理为C. hawaiiensis,延用至今。

桔梗科紫冠瓜莲(Clermontia fauriei),特有种。

桔梗科窄叶樱莲(Cyanea angustifolia),特有种。浆果紫色。

桔梗科展序孔果莲(Trematolobelia macrostachys),特有种。

桃金娘科摇叶铁心木(Metrosideros tremuloides),特有种。

叶细小、枝弱。种加词tremuloides相当于aspen-like, 即像欧洲山杨(Populus tremula)的。而tremulus是trembling的意思。这种树的叶在这个属中算是小而薄的,风一吹就会摇,在山岗上其枝叶随风抖动。

桃金娘科摇叶铁心木。

洛克1909年采集的摇叶铁心木标本4827号,摄于Bishop博物馆植物标本室。与标本馆的标本对比,是鉴定植物的重要手段。

洛克采集的摇叶铁心木标本4827号标签放大图。

桃金娘科光叶多形铁心木(Metrosideros polymorphya var. glaberrima),特有种。此标本2012.02.20采集于拉尼坡山道中下段木麻黄林中。

观察、压制、晾晒昨天采集的标本光叶多形铁心木。从叶形上与附近的灰叶多形铁心木容易区分。晚上读钱穆的书。法华经注:‘真理自然。’悟,不是离开生活而另有某种超然的东西。世间法即佛法。生活世界即科学世界。生活史即科技史。当下看不是这样,那是因为科技、科学史观出了问题。博物分形:‘一叶,一叶,复一叶。/真理自然。/悟在当下,/悟在点滴而不觉。’”——摘自刘华杰考察日记

杜鹃花科火山越橘(Vaccinium reticulatum),特有种。

在草丛和新生的熔岩上大量分布。果实可食。

澳石南科(尖苞树科)普基阿伟(Styphelia tameiameiae),特有种。小灌木,Styphelia是硬(叶)的意思。此科在夏威夷只有一个种,当地先民在宗教或政治仪式中会用它燃起烟雾,夏威夷名Pukiawe。此植物多细而脆的分枝,果实颜色多样,白、黄、粉红等。在毛依岛的山坡上此植物更常见。

看似贫瘠的火山渣上其实并不缺营养,少水、存不住水倒是事实。地表长着一些坚强的本土植物,如普基阿伟和火山越橘,它们俩都贴着地结出了红红的小果实。本土特有种短叶红猪蕨更是‘炉渣’上的勇士。这种树蕨的基部常有陈年的枯叶,但它们并不显得老气,因为新叶泛着亮光,小叶密集交错彰显着生命的顽强与乐观。草丛中外来的竹叶兰也特别多。无患子科本土非特有种车桑子在其他地方结的果实呈绿、淡黄色、淡粉红色,而在此植株矮化的同时果实也红些。——摘自刘华杰考察日记

尝试行走计划已久的拉尼坡(Lanipo)山道。到达相对平缓的局部坡顶,见到一株书带木,旁边有一些半卷叶的灌木,一时没认出来。仔细端详数量不多的花和果,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卷叶弗氏檀香!它是当年檀香木贸易的主角。其长相与海岸厚叶檀香差别悬殊。——摘自刘华杰考察日记

檀香科卷叶弗氏檀香(Santalum freycinetianum var. freycinetianum),特有种。半卷的叶,形似鞋拔子,好像缺水,其实它就这个样子,即使雨水充足叶也如此。它的木材极为珍贵,这也为它引来杀身之祸,令人想起《庄子》里的寓言故事。福斯特植物园门口一棵榄仁树下堆放了一些压舱石(ballast stones)。这些形状规则的花岗岩条石竟然来自中国,时间在1790年到1840年间,它们是檀香木贸易的产物。满载檀香木的货船返回夏威夷时,为了安全通常载入一些压舱石。

檀香科椭圆叶檀香(Santalum ellipticum),特有种。分布于瓦胡岛钻头山北坡。

东君殿檀香(Santalum haleakalae var. haleakalae),只生长在毛依岛的高山东君殿(Haleakala)高海拔处,植株呈半球形。

梨果檀香(Santalum pyrularium),只生长在考爱岛。

果上有纵棱,果上环的位置变化很大。生长于林缘,土壤相对干旱。此种檀香木的名字和指称关系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变来变去,到2010年为止,好象又回复到了一百多年前!此特有种的特点是叶长椭园形、纸质,叶柄和叶脉红色,花裂片内侧为紫红色、红色、粉色、淡黄色,果实个大。果上有环,环的大小变化很大,有的接近果实末端,大部分在果实三分之二处,个别竟然在果实腰部以下。

果实常有纵棱,夏威夷其他种均没有。果实成熟后紫黑色,果仁香脆。估计全世界没几人品尝过。

菊科韦尔克斯菊(Wilkesia gymnoxiphium)。

世界上只有夏威夷有这种植物,在夏威夷也只有考爱岛有,在考爱岛只有红河谷一带才有!算准了时期(花期5-7月),乘飞机从瓦胡岛到考爱岛,租车直奔红河谷专程看它。可以说主要为这一种植物而花费1000多美元。多轮菊属(Wilkesia)由美国植物学大师格雷建立,属名用来纪念海军上尉韦尔克斯(Charles Wilkes,1798-1877)。他是美国1838-1842年南方诸海探险考察(也称韦尔克斯考察)的指挥官。

远处是夕阳照耀下的红河谷东坡,近处是相对平缓的西坡。约会韦尔克斯菊的现场十分安静,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在第一天的天黑前就与目标植物相遇,考爱岛之行至此已经值了!过了一会,我相机上的土制GPS才正常工作,坐标为( N 22°3.08',W 159°39.55')。16:20拍摄到有花序的植株,坐标(N 22°3.08',W 159°39.52')。如果没有准备,第一眼见到这种特有的菊科植物,可能误以为是龙舌兰科的某种龙血树。

草海桐科黄花草海桐(Scaevola glabra),特有种。

菊科东君殿剑叶菊(Argyroxiphium sandwicense subsp. macrocephalum),夏威夷名Ahinahina。

夏威夷最具标志性的木本植物。此属以前译作银剑草属,我将其改为剑叶菊属。在北京赴夏威夷前,一位植物学家曾跟我说,如果见到请采一份标本。考虑再三,还是没有采。这种植物极其稀少,生长不易,如果人们都想采集标本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灭绝。

菊科东君殿剑叶菊,其叶厚肉质,像剑一样。

瓦胡岛库劳岭的最高峰生长的五加科宽叶桕叶枫(Cheirodendron platyphyllum subsp. platyphyllum),坐标为(N 21° 21.18', W 157° 47.33')。

叶非常漂亮。跟洛克描述和拍摄的完全一样,也与莱昂采集的标本相符。它生长在山脊,风吹树叶发出“啦啪啦啪”(lapa-lapa)的声音。其夏威夷名Lapalapa。幸运的是,在附近同时还见到了五加科特有种瓦胡羽叶五加、三叶桕叶枫原变种。后者叶全缘,与大岛所见同变种的叶有明显差异。这类植物同一变种之间的个体差异也很大,后来到考爱岛进一步确证了这一点。

五加科宽叶桕叶枫标本,毕晓普博物馆。莱昂1908年9月15日采集于瓦胡岛。夏威夷的莱昂树木园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海报

(图片来源于未名读书及网络)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