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影像中的沃霍尔 巴斯奎特……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视界|八十年代黑白影像里的沃霍尔、巴斯奎特……  

在1980年代,摄影师珍妮特·蒙哥马利·巴伦(Jeannette Montgomery Barron)来到了许多艺术名家、演员和作家们的家中及工作室中,按下她的哈苏相机快门,拍下来如安迪·沃霍尔、巴斯奎特、威廉·S·巴罗斯等人的摄影肖像。目前, 纽约帕特里克·帕里什画廊(Patrick Parrish Gallery) 呈现的这一展览因疫情而转为线上展出。疫情期间,宅在室内也为这一系列肖像摄影增加了新的意义。

1978年,摄影师珍妮特·蒙哥马利·巴伦(Jeannette Montgomery Barron)和其他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怀着梦想移居纽约。在市中心找到一间公寓后,她把时间花在了繁华的市区附近,成为了一名摄影师,并拍摄了20世纪最著名的艺术界名人,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到威廉·S·巴罗斯(William S Burroughs)。

闭馆前的展厅现场

她的黑白摄影系列《80年代的艺术家肖像》最近在 纽约帕特里克·帕里什画廊(Patrick Parrish Gallery)展出,呈现了30多幅定义了1980年代纽约艺术的艺术家、演员和作家的肖像。如今,虽然画廊因疫情而关闭,但作品仍然可在网上看到。

是什么让这个系列作品与定义时代的其他摄影师作品不同?答案是,这一系列肖像摄影均是在艺术家们的住宅的亲密环境中拍摄的。

安迪·沃霍尔(右)和让·米切尔·巴斯奎特(左)

珍妮特·蒙哥马利·巴伦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我们都在家,我们需要弄清楚如何做到最好。有人给我们留言。 我们必须在自我隔离中安静地学习。”这些照片描绘的是与快速移动的场景相关的明星比安卡·贾格儿(Bianca Jagger)、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等。她设法捕捉到他们宁静的瞬间。

蒙哥马利·巴伦说:“我喜欢在他们的家中或工作室拍摄照片。因为我会在他们的桌子上看到一些东西,例如他们正在阅读的书,这样你就会立即了解他们。这是一个线索。 它为你提供了一些要讨论的内容。那是我让他们放松,并将他们从自我中带出来的方法。”

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1982年

搬到都市后,蒙哥马利·巴伦最初是一名摄影师,制作一部低预算的电影,这也使她有机会拍摄了一系列艺术家肖像。起先,她从好友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Francesco Clemente)入手。照片中,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坐在窗台上,室内洒满了阳光,他正沉静在精神的宁静中。

蒙哥马利·巴伦回忆道:“他喜欢这些照片,所以他叫我去拍摄凯斯·哈林(Keith Haring)。我开始获得艺术家的电话号码,然后不时地打给他们。这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但就这样,我拍摄到了让·米切尔·巴斯奎特和安迪·沃霍尔。”

安卡·贾格儿

这些摄影包括比安卡·贾格儿(Bianca Jagger)在喧闹的54俱乐部的公寓门口为杂志摆拍。这一形象与她今天作为人权活动家的生活相去甚远。在蒙哥马利·巴伦看来,“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很棒,这是从那时开始的转变。她正在用自己的力量完成某件事,这真是令人钦佩。”

坐在沙发上的镜头包括让·米切尔·巴斯奎特和安迪·沃霍尔。蒙哥马利·巴伦回忆说:“他们只是在那而已。沃霍尔是个旁观者,一个观察者。 他喜欢看东西。 他没说话。 和我在一起,他很有礼貌,但是从来没有太多闲聊。 他总是很忙。”

安迪·沃霍尔,1985年

这一系列里,巴斯奎特在邦德街工作室里高对比度照片则十分罕见。“虽然他与毒品接触,但那时是他职业生涯的最高峰。那天晚上他真的很前卫。一些人进进出出,然后他显得十分镇定。我在聚会上看到他,他有点害羞。”

让·米切尔·巴斯奎特,1984年

她设法吸引了一些这个时代最凄美的政治性的艺术家。 其中,包括艺术家利昂·戈尔布(Leon Golub)在家里工作室的照片。蒙哥马利·巴伦回忆道:“我记得我与利昂及他的妻子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访问,我几乎就像他们是亲戚一样。据我所知,利昂的个性与他的画作完全不同。”

芭芭拉·克鲁格

照片中,女性主义艺术家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穿着一对松散袜子,坐在家中。 “我需要了解她在成为艺术家,担任杂志设计师之前的过去和生活”,蒙哥马利·巴伦说,“这就是我喜欢做这个肖像系列的原因,我去了解她的生活。”

凯斯·哈林,1985年

在这一系列作品中,较早期的摄影是在工作室的凯斯·哈林(Keith Haring)。那是我做过的最简单的拍摄之一。当我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周围的墙上都是他的涂鸦作品。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在经历了所有动作后,他坐在了那里。”

威廉·S·巴罗斯,1985年

最难拍摄的呢?那是1985年,在威廉·S·巴罗斯71岁生日时拍摄的照片。未被放入画框内的部分是桌子上放了一些猎枪。“他当时正在公寓里创作他的猎枪作品。我被他吓了一跳。 我不明白他画猎枪的原因和理念。’我的天啊,我当时有点天真。随后,我意识到他正在用枪支制造艺术品。”

蒙哥马利·巴伦使用的是笨重的哈苏500C / M(中画幅相机)拍摄这些照片。(该相机的生产年代为1970年代至1990年代。)她试图使这些拍摄尽可能的简单。她说:“当我走进房间时,我看上去不是很吓人,没有带很多东西,也没有助手。当然,我也没滞留太久。”在意大利生活了十年之后,如今,她住在美国康涅狄格州。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她拍摄的最令人生畏的人物可能是饱受争议的摄影师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我花了很多年才找到他,在我终于鼓起勇气给他打电话之后,他回复说可以。”蒙哥马利·巴伦说,“拍摄另一个你欣赏的摄影师是一项挑战。 我以为,他会以为我是假货;我不会正确地握住相机,对用光一无所知。”然而,一切都在梅普尔索普位于第23街的公寓中完成。“他让我放轻松。我知道他当时生病了。”她谈到他的艾滋病诊断时说道, “我希望我能更好地了解他。”

辛蒂·舍曼, 1984

每张摄影都有蒙哥马利·巴伦试图捕捉的本质。 她说,“我试图从他们身上吸取一些东西,是关于他们的本质,而不是模仿。”

这些照片也显示了纽约的创造性和实验性一面,同时也显示了财务方面的困难。“在1970年代后期,这座城市的状况不佳。很危险,地铁,道路,一切都崩溃了。然后华尔街蓬勃发展,到处都是毒品、粗人。让我们一起挣钱!这也是我们所经历的。有了这么多钱,然后繁荣,我们也得做出改变。”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侵删。)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6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