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怀念披头士

  • 0 次浏览
  • 0 人关注

原标题:披头士已经解散50年了……

2020年是the Beatles披头士乐队成立60周年,解散50周年——1970年4月10日,保罗正式退出,回望这只只有十年寿命的甲壳虫,我们或惊叹于其经典的作品或感慨于其不欢而散的结局。

而今再回首,这样一支传奇的队伍在一问一答中能够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启迪?

英伦入侵

20世纪初,世界上第一台矿石收音机诞生了。这种收音机的最大特点是不需要任何电能就可以工作,在电力还未普及的年代,这宣告着收音机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开始了。

60年代,淘金热潮催生出了嬉皮摇滚。摇滚乐在英国最受欢迎的时候,摇滚甚至成了音乐的代名词,而此时,披头士横空出世了。

他们迅速地席卷了那个“人人都守在收音机前听音乐”的年代。由于他们的影响力,英伦摇滚甚至英国文化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造成了“英伦入侵”。

但他们的成功绝不是单纯的幸运这么简单。

60年代是音乐的工业革命时代。伴随着科技的发展,披头士创新式地在他们的作品中大量运用了多轨录音、倒带混缩、自然音采风甚至合成音效技术等,这使得他们的作品区别于他人地出现了许多新鲜的声音。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纪念“给英国做出贡献的逝去的人们”的投影墙里,有乔治哈里森的照片。时年70岁的保罗麦卡特尼,引领全场合唱《Hey Jude》的场景,怎能不令人动容?

而对于披头士的致敬与模仿,也一直持续到60年后的今天。

因为他们,“披头士狂热”(Beatlemania)一词甚至被写入英语词典。意指美国年轻人都陷入了一种痴狂的不治之症。

披头士成立50周年时,男女老少在艾比路披头士走过的那条斑马线旁聚集,以纪念这个伟大的乐队。

虽然披头士早已没有新作,但他人的作品之中却始终有着他们的身影。

电影《昨日奇迹》花掉了3000万英镑购买披头士的音乐版权,让披头士的歌迷能在电影院里“过个年”;

打雷姐邀请约翰·列侬的儿子西恩·列侬同台演唱了歌曲《Tomorrow Never Came》,向披头士乐队的《Tomorrow Never Knows》致敬;保罗·麦卡特尼和林戈·斯塔尔也在艾比路录音室来了一场重聚。

回到今天,我们不仅能够享受他们为我们带来的众多经典作品,更能享受到在他们影响之下催生出的更多优秀的作品。

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永远怀念披头士。

(图片来源于最爱历史及网络)

免责声明: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关于

霏之宇国际文化艺术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文化艺术交流与发展的国际性机构。我们提供多种赛事项目、招聘信息、海外学习机会、艺术资讯,以及与多个合作机构紧密合作,旨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学习者和从业者提供广阔的平台和资源。

公众号
微信号

友情链接:

页面加载用时:0.51 秒